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891章  复婚

    看到苏浅跟慕云靳两人手牵手。

    杜易恒微微一愣。

    这一幕有些刺眼。

    他瘦了很多,也黑了很多。

    说是出差,不知是不是去了一趟非洲做了难民。

    苏浅也没想到杜易恒会出现在这。

    两人这阵子没有联系。

    慕云靳的事情已经让她焦头烂额了。

    连孩子都快顾不上了,更何况别人呢。

    “你们……”

    杜易恒皱着眉头,眸光冷漠。

    想要说的话,此刻压在心头,一句也说不出来。

    “我们去民政局领结婚证。”

    慕云靳神色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经历过这一场生死,似乎那些所谓的竞争也没什么意思了。

    他将她追回来,并不是为了向别人宣布他的胜利,他的得意与自豪。

    现在看来,那些所谓的胜利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还在这,在他身边。

    他的幸福与别人无关,只与自己有关系。

    听到结婚证三个字,杜易恒的表情更是难看无比。

    这么快就决定了吗?

    他抬头看向苏浅,问了一句,“浅浅,你真的决定了吗?”

    决定复婚,决定回到过去。

    闻此,苏浅温柔一笑,点了点头,“嗯,其实这没什么好犹豫的,感情这种事本来就不该勉强自己,而且我跟云靳也有了酒酒跟念念,以后不管再遇到什么,我们都不会离婚了。”

    “杜易恒,谢谢这四年你一直那么照顾我,我真的很希望你也能找到属于你自己的幸福。”

    感情中,有人爱,有人不爱,总有一个先受伤。

    所以,感情是两情相悦的事。

    单恋太苦,若是能早日放手,对自己来说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可是放手谈何容易。

    杜易恒愣愣的看着她。

    回来第一件事便是来找她,本来想跟她谈谈。

    但是现在看来,真的没什么必要了,还有什么好谈的呢?

    杜易恒沉默片刻,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除此之外,他什么都没说,上了车落寞的离开。

    苏浅轻轻叹了口气,心中很是愧疚。

    她是真心希望杜易恒能放开,能努力去寻找属于他自己的幸福。

    可认识杜易恒这么久了。

    她也多多少少了解对方的性格。

    杜易恒其实是个很执着的人。

    所以想要他放手,也实在是难。

    “走吧,一会要来不及了。”

    慕云靳打开了车门。

    他现在没法开车,不太方便。

    其实一只手也没什么问题。

    但苏浅怎么可能同意。

    所以是司机开车过来的。

    苏浅上了车。

    慕云靳伸手,很是自然的将她抱在怀里。

    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感受到她一直在身边。

    去了民政局,很快换回了结婚证。

    看到那红彤彤的小本本,苏浅瞬间没忍住,现场飙泪。

    她当真没有想到,跟慕云靳还能有复婚的这天,真的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慕云靳伸手帮她擦去眼泪,无奈笑道:“怎么跟个孩子似的。”

    苏浅将红本本放到一个小包包里,嘟囔道:“结婚证我拿着,回去藏起来,以后就不会再拿出来了。”

    省的某人再逼她去离婚。

    她干脆放好藏起来。

    不拿离婚证还怎么离婚。

    慕云靳:“……”

    这是得了离婚后遗症?

    慕云靳定了餐厅,两人吃了一顿,算是庆祝复婚。

    晚上孩子回来,又带他们出去玩了两个小时。

    慕云靳也是奇怪,非要带着两个孩子瞎折腾。

    所以回来的时候,孩子已经睡着了。

    苏浅本想抱着他们回自己屋。

    慕云靳却道:“风姨已经收拾好他们自己的房间了,让他们单独睡。”

    苏浅微微一怔,瞪大了眼睛,不解的很,“他们跟我们睡的好好的,为什么要单独睡,万一醒来闹怎么办?”

    “有人看着不必担心。”

    慕云靳执意将两个孩子送回了他们自己的房间,自己的小床。

    孩子的房间布置的也不错。

    念念有自己单独的公主床。

    飞子有单独的窝,窝在念念屋子里。

    而酒酒的屋子里,就没那么多小孩气息,简洁的很。

    酒酒也不喜欢那些乱七八糟的颜色。

    将两个孩子安置好以后。

    慕云靳跟苏浅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慕少反锁了门。

    他低头吻一吻苏浅柔软的唇瓣,笑着道:“今天是我们的洞房夜,怎么能让两个孩子在。”

    苏浅脸颊一红,瞪了他一眼,“一只手的洞房花烛?”

    “一只手怎么了?”

    慕少一边嘟囔,一边脱衣服,“一只手一样伺候老婆。”

    说着,他已经换好了衣服进了浴室。

    苏浅:“……”

    等两人都洗完澡,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了。

    苏浅没把他的话当回事,拉过被子便睡。

    谁知他上了床,掀开被子,直接压了下来。

    一只手撑着,丝毫不费力。

    这就是平常多练的好处。

    苏浅吓了一跳,伸手推他,“别闹了,睡觉。”

    “浅浅。”

    慕云靳低头,咬住她圆润的耳垂,轻声道:“我们都好久没在一起了,今天是我们的新婚夜,我实在忍不住了。”

    听了他的话,苏浅脸颊红的厉害,滚烫滚烫的,心跳也变得急促起来,结结巴巴道:“不,不行,你手臂还没好呢,等你好了再说。”

    “不影响。”

    “不…唔…”

    可怜的浅浅菇凉,到底还是逃不过被吃的命运。

    忍了这么久,慕少就像是一匹饿极了的狼,完全疯癫了。

    苏浅总算明白为什么他一直在外面折腾。

    孩子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原来是想把孩子折腾睡着,这样两个孩子就不会吵着跟她睡。

    他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将她拆吃入腹了。

    许久之后,这一场缠绵才结束。

    苏浅起身去洗澡,回来之后,已经没什么力气了。

    慕云靳倒是兴奋的很,丝毫不见有什么睡意。

    “老婆。”

    他伸手将苏浅抱在怀里,还算满足。

    如果不是受伤,他还要更久。

    所以现在也只是小小的尝一下。

    要知道,他这几年可一直清心寡欲。

    能这么容易放过她,完全是因为手不方便,再怎样体力还是有限的。

    苏浅白了他一眼,表示自己不想说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