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889章    肯定是被苏浅害的

    刚刚她也没想怎样,就是顾臻那句话让她生气而已。

    见此,欧阳煜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笑道:“我没理由相信他,不过我相信你。”

    “你说没什么,那肯定没什么,要有外心,那也是别人有外心。”

    这话意有所指。

    顾臻冷漠的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离开了病房。

    温暖愣了愣,觉得有些对不起顾臻,几次都将顾臻扯进来,成了受害者。

    “来,吃饭,我买了你最喜欢吃的鸡腿。”

    欧阳煜压下心头的怒气,牵着温暖在一旁坐下。

    温暖收回目光,不再多想,却没看到欧阳煜眼中一闪而逝的冷漠。

    顾臻离开的时候,碰到邱灵在等车。

    “上来吧,我要去公司。”

    顾臻停下了车子,看了邱灵一眼道。

    “顾助理,你刚刚不是回去了吗,怎么还在这?”

    邱灵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不解的问道。

    “哦,刚刚买了些东西,你药拿到了?”

    “嗯,拿到了。”

    “那就好,以后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

    毕竟是念念的救命恩人。

    所以,苏浅跟慕云靳对邱灵比较照顾。

    自然照顾的事情就由顾臻这个助理来做了。

    “谢谢顾助理。”

    邱灵开心的道谢,身上满是阳光少女的气息。

    “不客气,好好工作。”

    顾臻礼貌的回了一句。

    下午的时候,又有人造谣慕云靳成为植物人的事。

    这次慕云靳故意撤掉保镖,让那些记者钻了空子。

    不止那些记者,还有许多爱慕慕云靳的人,每天都在医院蹲点,想要证实他到底是不是被苏浅给害成了植物人。

    毕竟慕严一回到慕氏,便谣言四起。

    很多人没见到慕云靳出声,便以为慕云靳的确成了植物人。

    不然没那么严重,慕严怎么可能回去管理慕氏。

    所以,保镖一撤,那些记者还有蹲点守候的人却是不得了了。

    一个个全部冲到了病房里。

    还有人一边跑一边道:“看着吧,慕少一定成植物人了,肯定是被苏浅害的,那个女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安分的主。”

    “对啊,肯定是为了财产。”

    “唉,慕少真是可怜啊。”

    苏氏一次次的打压。

    苏睿都发飙揍人了。

    顾臻处理了一批造谣的人。

    结果,这些人还是嘴欠,总是喜欢将人想到最坏。

    苏浅在他们口中,就是该死的妖女。

    结果,所有人冲进来的时候,全都吃了一惊。

    慕云靳并未躺在床上,而是穿着病患服站着。

    虽然穿着一身病患服,可仍旧抹杀不了他那与生俱来的王者气质。

    所以看到他在那站着,且神色不善。

    气势冲冲的一群人瞬间蔫了。

    没,没成植物人?

    那之前他们得到的消息是假的?

    苏浅坐在一旁织围巾,看颜色肯定是给慕少织的。

    众人全部哑然。

    慕云靳皱了皱眉。

    不过还是有人大胆的开口挑刺,“慕少,请问你身体怎么样了,慕少奶奶都不照顾你吗?”

    闻此,慕云靳神色不悦的看了那人一眼,问道:“你眼瞎了?”

    众人:“……”

    苏浅:“……”

    呃,骂人要低调一些,这样不符合高冷总裁的身份啊。

    被骂的人是个年轻姑娘,顿时委屈的很,“您怎么能这么说话?”

    “你公然欺负我的妻子,我难道不维护我妻子维护你?”

    慕云靳冷漠的看着闯进来的人道:“我妻子对我很好,我很爱护她,欺负她便是不给我面子。”

    “好了,我不想跟你们说什么,现在立刻出去。”

    “慕少,我们其实想问下……”

    这些人还是不死心,总想闹出点什么事了。

    然而,还没问出什么,警察到了。

    慕云靳报了警,以这些人私闯病房且人身攻击为由,将这些人全部送去了警察局。

    关也好,不关也罢,终归是要给些教训的。

    不然的话,岂不每个人都可以欺负他媳妇了?

    自个的媳妇,自个宝贝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允许他人欺负。

    见此,苏浅放下手中的围巾,笑着道:“你怎么这么凶啊,你看那些小姑娘,都快被你吓哭了呢。”

    慕云靳伸手抱住她,“她们哭不哭我不管,不惹我媳妇哭就好。”

    “浅浅,让你受委屈了。”

    他低头轻吻着她的唇,一点点研磨,品尝只属于他的味道。

    如果不是刚刚醒来,身体太虚弱,他都想直接吃肉了。

    禁欲了这么多年,如今当真已经忍到极限了。

    “说什么委屈不委屈的,那些话都是假话,我只希望我们一家四口以后都不要再分开了。”

    苏浅靠在他怀里,揪着他的衣角道:“慕云靳,什么都没你的命重要,以后不要再这样冒险了,不然我真的会生气不理你的。”

    这次的事情实在吓到她了。

    “好,我答应你,以后都不会了,我会为了你跟孩子照顾好自己的。”

    “对了,温暖跟欧阳煜的事情你怎么看,我总觉得欧阳煜这人做事不显山不漏水的,但是他对温暖的感情又不像是假的。”

    “还有,之前我遇到欧阳聘婷了,她……”

    提起欧阳聘婷,苏浅依然一脸介怀。

    本来也没什么事了。

    可慕云靳这次却因为恢复记忆险些没命。

    苏浅都对欧阳聘婷难免多了几分怒意。

    “她怎么了?”

    慕云靳脸色一变。

    他走到病床前坐下,将苏浅拉到怀里,捏了捏她的鼻子道:“浅浅,我跟她真没有什么,那时候我虽然错乱了记忆,但是我对她没感觉,即便她救了我,我还是没感觉。”

    “所以我根本没勉强过自己碰她。”

    现在想来,他真的庆幸那时候他记忆虽然错乱,却能遵从内心的感觉。

    无论欧阳聘婷使用什么手段。

    他都无法勉强自己碰那个女人。

    不然,即便想起来,他也没脸再见苏浅了。

    苏浅其实早就猜到是这样的。

    她到底还是相信这个一直深爱她的男人。

    相信他不会背叛自己。

    “嗯,我知道。”

    苏浅点了点头,莞尔一笑,“我相信你。”

    “她倒也没怎样,像是变了一个人,还要请我跟孩子吃饭,而且我看她跟欧阳煜的关系很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