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887章  居然是她

    温暖手臂上还缠着纱布。

    见此,欧阳煜急忙伸手扶住她,皱眉道:“怎么下床了,医生说了,你虽然恢复的不错,可还是要多卧床休息,听话赶紧回去。”

    “我没事,偶尔下来走走。”

    温暖无奈看了他一眼。

    欧阳煜将手中的玫瑰递给了她,“送给你的。”

    “哇,好漂亮。”

    温暖看到那束花,眼睛瞬间亮了。

    一束花,便俘虏了温暖的芳心。

    温漓:“……”

    苏浅:“……”

    “你们进来啊,在外面站着做什么?”

    温暖进了病房,将花摆好,回头看了一眼还站在门口的两人笑道。

    “温暖,你脑子里有包吧。”

    “这么快就原谅他了,你是有受虐倾向还是怎样,这次是车祸,下次你还想闹什么,我怎么跟二叔二婶交代!”

    温漓当场发飙,“总之,我不许你跟他在一起,找谁都好,坚决不能找他。”

    “姐,你别闹了。”

    温暖可怜巴巴的看着温漓,嘟囔道:“哪有情侣不吵架的啊,我现在跟阿煜已经和好了,我们没事了。”

    “怎么没事?”

    温漓皱眉,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温暖道:“你们才在一起多久,他就那样对你,这种事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我是为你好。”

    她才不相信欧阳煜以后不会故技重施。

    在她看来男人如果真的爱你,绝不会动手。

    不然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家庭暴力这种事,都是一而再再而三的。

    “姐,不会的!”

    温暖也有些急了,“怎么可能呢,阿煜不是你说的那种人,求求你了,不要再管我的私事了好吗?”

    “再说了,你跟姐夫也经常吵架啊,浅浅跟慕少不也一样,他们经历了那么多,现在也一家四口团圆了啊,我总不能为了一点小事,就真的放弃自己的感情吧。”

    温暖现在处于甜蜜中,压根听不进去。

    温漓气的要死。

    苏浅也是无语的很。

    不过感情的事情,她这种外人只能劝诫,不能帮忙做决定。

    更何况,当初也有很多人不看好她跟慕云靳,现在也一样过来了。

    所以,她不知该说什么。

    只是姐妹两个吵着吵着,不知道怎么就扯到蓝铭身上了。

    温暖突然说了一句,“姐,其实我还觉得姐夫一直不可靠呢,你们别说结婚了,根本不订婚,蓝老夫人现在都没松口,你只是试用期……”

    说到这,温暖忽然意识到说错了什么,立刻闭了嘴。

    温漓脸色一变,怔在那里。

    苏浅看的糊涂,什么意思?

    什么叫做试用期,这又不是去上班。

    “好,好,你的事情,你有理,我不会再管了。”

    温漓生气离开。

    苏浅一脸愕然,皱眉道:“暖暖,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我,我……”

    温暖咬了咬唇,面上闪过一抹愧疚。

    都怪她这张破嘴。

    “温漓的话虽然难听,可她也是为你好,你怎么能这样伤她的心呢?”

    苏浅叹了口气,急忙追了出去。

    温暖站在原地,难过的很。

    欧阳煜伸手抱了抱她,“对不起暖暖,都怪我不好,改天我陪你去跟你姐道歉。”

    温暖狠狠的点了点头,“姐姐一直很疼我,刚刚实在是我过分了。”

    苏浅追出去的时候,已经不见温漓的身影了。

    倒是有个女人,抱着孩子急匆匆的撞了上来。

    “对不起,对不起……”

    女人慌忙道歉,话还没说完,抬头看到苏浅顿时脸色一变。

    苏浅也看到了她,微微一愣,以为自己在做梦。

    抱着孩子撞上来的是陶小陶。

    孩子很小,看上去也就几个月大。

    “小陶。”

    她迟疑的开口,看着面前这个狼狈的女人,差点认不出来。

    陶小陶的确很狼狈,穿着家居服,穿着拖鞋,头发没梳。

    显然是急匆匆赶过来的。

    “嗯。”

    出人意料的是陶小陶竟然没有发脾气,抱着孩子退后一步,嗯了一声。

    孩子哭的很厉害。

    苏浅一眼瞥到孩子的胳膊上满是水泡,看样子是烫的。

    “孩子烫到了?”

    “嗯。”

    “先去急救室,赶紧找医生,烫的这么严重,如果不及时治疗很麻烦的。”

    苏浅也是做母亲的人了。

    所以看到小孩子受伤很心疼。

    她陪着陶小陶带着孩子去看医生。

    小孩子一直在哭,撕心裂肺。

    陶小陶急的要死。

    医生不悦的看着她斥责道:“孩子这么小,怎么不小心点,烫的这么厉害。”

    “我,我当时在忙,没看到她在小车里去拿旁边的杯子,所以……”

    小孩子现在六个多月了,正是乱动的时候,小手不老实要去拿杯子。

    杯子里全是开水,他拿不动,杯子打翻,热水直接烫了上去。

    陶小陶这才抱着孩子跑到了医院。

    “好了,去交费吧,一共两千三。”

    护士催促陶小陶去交费。

    治疗费药费一共两千三。

    “这么多?”

    陶小陶瞬间呆住,就这么一小会。

    然而,这种大医院费用高。

    而且医生还开了不少药。

    她兜里只有三百块,正好只够零头。

    “我去吧。”

    苏浅起身,跟着护士去交钱。

    看着苏浅离开的背影。

    陶小陶心中满是复杂。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苏浅交完钱回来。

    陶小陶正打算抱着孩子离开。

    “钱我会很快还给你的。”

    陶小陶没有看她,低声说了一句。

    “不用了,如果是别人,我也会帮的,我也是一个母亲,见不得孩子受罪。”

    苏浅的声音很平静,也没说要帮陶小陶。

    只说换做谁都会一样。

    她也没必要拿这点小恩小惠让陶小陶不舒服。

    闻此,陶小陶笑了,点头道:“谢谢。”

    而后,她抱着孩子离开,背影落寞。

    陆莫寒是提前出狱。

    然而,陆家毁了,他什么都没有,只能从头再来。

    陶小陶执意要跟他在一起。

    陶父陶母本来都为她找好了相亲对象。

    可却被她故意搞砸了。

    她除了陆莫寒以外,谁都不肯嫁。

    陶父为此气的住院。

    陶母对女儿失望之极。

    最终,陶小陶拿了户口本从家里跑出来,私自跟陆莫寒结了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