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885章  爸爸去教训他们

    “好了,不许再哭了,多大的人了。”

    慕云靳伸手帮她擦去眼泪,实在无奈的很。

    都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结果哭起来比女儿还要可怕。

    他现在终于明白女儿的哭功怎么这么厉害了。

    原来都是遗传惹的祸。

    苏浅擦擦眼泪,洗了把脸,心情逐渐平静下来。

    “我先去叫医生过来帮你检查一下。”

    “没事。”

    慕云靳摇头,“没感觉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只是躺了太久,没有力气罢了。”

    不过接受治疗那会,真的像是进入了地狱一般,疼的意识分离。

    那个时候,他是真的觉得自己要食言了,见不到他们母子了。

    那时候,他是真的很努力的在撑。

    可是后来实在撑不下去了。

    昏迷前的一刻,心中满是愧疚。

    担心她无法承受,更无法跟孩子交代。

    所以今日醒了,听到念念稚嫩的问话。

    他也实在愧疚。

    他这个父亲对孩子并没做多少。

    然而两个孩子却一直都很爱他这个父亲。

    “那也不行,还是让医生来看看好,这件事必须听我的,你的身体不能马虎。”

    见他不肯看医生,苏浅顿时皱起了眉头。

    见此,慕云靳立刻笑着点头,“好,老婆说的都对,你说什么是什么。”

    这是他以前奉行的原则,也是以后奉行的原则。

    总之一句话:我家媳妇说的都对。

    苏浅跑去找来了医生。

    看她轻快的速度,就知道她到底有多开心。

    慕云靳能醒这么快。

    而且醒来精神还这么好。

    完全出乎医生的预料。

    医生帮慕云靳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

    发现除了身体有些虚弱以外,并未任何病症,甚至观察一天,就可以出院了。

    这个消息,对于一家四口来说,无疑是老天赐给他们最大的惊喜。

    连日来的阴霾瞬间烟消云散。

    苏浅高兴的都快疯了,急忙给家里人依次3打了电话。

    看着她一会哭一会笑,幼稚的像个孩子。

    慕云靳无奈一笑,满是歉疚。

    明明是自己欠了她的。

    她怎么就不记仇呢。

    等医生仔细检查完,又折腾了一番,已经是中午了。

    今天是周末,孩子不上学。

    苏浅把两个小娃留在了医院,自己匆匆忙忙跑回去做饭。

    慕云靳让佣人把饭送来,她却不愿意,非要自个跑回去做。

    两个孩子围绕着慕云靳,又是问这又是问那的。

    念念还说起苏浅打架的事。

    “爸爸,妈妈可厉害了,把那些骂我跟哥哥的坏人都打趴下了!”

    “念念跟爸爸说都发生了什么事,谁欺负妈妈了,爸爸去教训他们。”

    念念光着小脚丫坐在病床上,拉着慕云靳的衣服,开始夸张的说自己从新闻里看到的那些。

    慕云靳听着,脸色越来越难看。

    没想到他刚刚昏迷,便闹出这么多事了,到底还是委屈了她。

    之后,叶澜慕严老爷子都来看他,见他没事,老爷子乐乐呵呵道:“不错,臭小子还算你有点骨气。”

    慕云靳:“……”

    怎么看,怎么都觉得这不是亲爷爷。

    哪有亲爷爷这样的?

    老爷子只是象征性的来看他一眼。

    最后注意力都放在了念念跟酒酒身上。

    老爷子抱着念念乐不可支,“咱们家酒酒跟念念很快就可以认祖归宗了。”

    老人家还是希望孩子改姓的。

    这下慕少也算彻底将媳妇追了回来。

    慕云靳看着时间,算着苏浅快回来了,便道:“爷爷,爸妈,你们回去吧,浅浅一会该过来给我送饭了。”

    他刚刚醒来,自然有很多悄悄话要跟媳妇说。

    “酒酒,念念,让爷爷奶奶带你们去玩,下午妈妈去接你们。”

    慕少打发完长辈,又开始打发小辈。

    连儿子女儿都要送走。

    念念有些不乐意。

    叶澜便道:“念念,奶奶带你去游乐场,爸爸需要休息。”

    一听去游乐场,念念才算点了头。

    “可我想去科技馆。”

    然而,酒酒的路线跟念念的却不一样。

    于是,慕少便看着慕严道:“爸,您带酒酒去科技馆,妈带念念去游乐场。”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慕严冷漠的看了他一眼,“你倒是会甩包袱。”

    随随便便两句话便打发了所有人。

    所以苏浅来的时候,病房内只剩慕云靳一个。

    慕云靳还下了床。

    开始站都站不稳,这会走路已经没问题了。

    “谁让你下来的,赶紧躺上去休息,一只脚刚刚从鬼门关迈出来,又想迈进去吗?”

    苏浅手里提着香喷喷的饭菜。

    见此,急忙将饭菜放在了桌上,扶着慕云靳欲要坐下。

    不想慕云靳忽然伸出右手,将她拉入了怀中,紧紧抱着。

    她微微一愣,感受到他强有力的心跳,莫名心安。

    “老婆,对不起。”

    他愧疚的道歉,“你为我做了那么多,那么爱我,还为我流过一个孩子,可我却那样对你,我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

    他曾经说过,在他跟她领证的那一刻,就没打算离婚。

    然而,他却亲手摧毁了自己的诺言。

    不想起来的时候,内心的疼痛还没那么剧烈。

    现在想起来了,当真煎熬的很。

    那些愧疚,如同利刃一般,一点一点将他凌迟,疼的要死。

    他怎么就那么禽兽呢。

    他怎么就能做出那样的事,对她说出那样的话?

    他怎么就那么混蛋!

    他抓着她的手,放在自己脸上,低头看着她道:“你打我两巴掌好不好,或者你想打几巴掌,我都不躲。”

    苏浅抬眸看着他,水灵灵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惊愕。

    看到他这个样子,真的是又好气又好笑,无奈道:“你都想起来了?”

    慕云靳点了点头,捏着她柔软的小手,“嗯,全都想起来了,所以你打我几巴掌出出气好不好?”

    苏浅:“……”

    “我真打了。”

    她很严肃的开口。

    慕云靳点头,“打吧。”

    见此,苏浅伸出手在他脸上捏了一下,笑弯了腰,“打什么打,怎么跟个孩子似的,也不怕别人笑话。”

    “有什么可笑的,我做错了事,自然该接受惩罚,老婆你打我几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