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过四个蝼蚁而已,不必担心,乖,去车里。”

    慕云靳低头吻了下她的额头,打开车子,将她硬塞了进去。

    “刚刚谁碰我老婆?”

    慕大少冷眼看着那四个人,明显心情不好。

    “你老婆,那么个小姑娘是你老婆,开什么玩笑?”

    还是之前那人,不屑的开口,“她年龄那么又穿成那样,我看是出来卖的吧。”

    这话彻底惹恼了慕云靳。

    因此,这话刚刚说完,慕云靳忽然上前,一个漂亮的勾拳打在了男人身上,之后伸脚一踹,直接将那人踹了出去。

    “我们一起上!”

    见此,三个男人全部抡起拳头,对着慕云靳打了过去。

    洛浅坐在车里,看的惊恐不已,整颗心都揪着,祈祷慕云靳千万不要有事。

    不过,从小便文武双修的慕大总裁似乎根本不将这些人放在眼里。

    因此,不等对方反应,便麻利的将对方撂倒了。

    其中有人掏出了随身携带的尖刀。

    “云靳,小心!”

    洛浅顿时吓的喊了出来,脸颊泛白,似乎呼吸都停止了。

    慕云靳眉头一皱,一脚将那人手中的尖刀踹飞,随后抓住他的胳膊,猛地用力。

    只听咔啪一声,那人的胳膊就这么被慕大总裁给卸了。

    收拾完这些蝼蚁,慕云靳打了个电话。

    随后掏出纸巾擦了擦手,打开车门,发动车子,踩着油门离去。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没有多久,几乎是瞬间完成。

    他转头看了一眼副驾驶上的洛浅。

    洛浅还沉浸在刚刚那一幕恐惧中,吓的小脸惨白,一个劲的拍着胸口,呼吸急促,说不出话来。

    “好了,没事了。”

    慕云靳单手握方向盘,腾出一只手来安慰她。

    洛浅点点头,转头仔细看着他,似乎想看看他有没有受伤。

    “为什么在这种地方等着?”

    不过,慕大少理智还是很清晰的,该问也得问,该罚也得罚。

    “你应该在东边五百米那条路上等着,这里僻静的很,人也少,很容易出事知不知道?”

    他的声音有些冷。

    还没回过神来的洛浅,被他这么一问,更加手足无措,支支吾吾,结结巴巴道:“对,对不起,下次不会了。”

    他没有说话,沉默的开着车子。

    “你受伤了吗?”

    洛浅抿了抿唇,小心翼翼的问。

    “嗯。”

    慕云靳淡淡的应了一声。

    “伤哪了?”

    闻此,洛浅顿时瞪大了眼睛,面上满是惊慌,着急的就要去扯他。

    可想到他开着车,自己这么一闹,肯定会出事,只能急着喊,“云靳,你伤哪了,给我看看好不好,不然我们去医院?”

    “你别生我气了,我保证下次不会再让这种事发生了,身体要紧。”

    她还真以为他受了伤,因为刚刚坐在车子里,可能有些细节看的不是很清楚。

    慕云靳既然沉默,洛浅急的满眼泪水,险些哭出了声。

    沉默许久,他才回头看她,却发现她红了的眼眶,以及苍白了的小脸。

    她脸上所表现出来的,全是满满的担忧,为他所谓的受伤而担忧。

    顿时内心一片温暖。

    慕云靳一脚踩在了刹车上。

    车子急速刹车,洛浅没有准备,瞬间朝着前面跌去。

    慕云靳伸手抱住她,将她捞进怀里,低头在她额上一吻,无奈道:“怎么这么笨,安全带也没系。”

    “伤哪了?”

    洛浅却顾不得这些,坐直了身子,扒拉着他的衣裳,寻找伤口。

    查看了胳膊脖子脸,都没有看到伤。

    洛浅有些急。

    慕云靳咳嗽了一声,故意道:“隔着衣服怎么可能看得到。”

    “啊?”

    洛浅微微一愣,随后不等他回答,便把他的外套拽开了。

    查看了一下还是没找到,情急中连衬衫都徒手撕了。

    慕少瞬间愣住,惊讶的看着忽然化身女汉子的她。

    居然徒手撕了

    那么柔弱的她。

    可惜的是,上身的衣服都脱光了,洛浅也没看到伤口,顿时一脸懵逼。

    “咳咳咳。”

    慕少咳嗽两声,故意艰难道:“浅浅,其实,其实我伤在了下面。”

    “哪?”

    洛浅抬头,精致的小脸上,满是疑惑。r1

    伤在了下面?

    “你帮我脱掉裤子就知道了。”

    慕少靠在座椅上,一本正经的说出无比下流的话。

    “脱,脱裤子?”

    洛浅渐渐回过神来,却没有立刻拆穿他,只是支支吾吾的问了一句。

    话说,小浅浅内心也藏着个逗比女汉子。

    “嗯,脱裤子,不脱裤子怎么看?”

    慕少点点头,依然一本正经。

    他以为洛浅一心担心他受伤的事,智商为零,比较好哄。

    因此,便想诱哄着她做些羞羞的事。

    “可是这是在路边上,让人看到了不太好吧。”

    洛浅咬咬唇,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

    “那有什么,刚刚你不连我衬衫都撕了吗,再说了你是我老婆,为我检查伤口,应该没什么。”

    慕大总裁头头是道,只是想诱拐洛浅这只小白兔。

    “我的意思是,你堂堂慕氏集团总裁,若是光了被人看到,明天会不会上头版头条?”

    洛浅已经坐直了身子,收回了手。

    见此,慕云靳微微一愣,随后便反应过来,伸手去弹她的脑袋,“小丫头,长本事了,居然敢耍我。”

    “是你先骗我的。”

    洛浅红着脸瞪着她,看着他**的上身,那迷人的腹肌,莫名又想起了昨夜,脸颊更红了。

    “脸怎么红了,在想什么?”

    慕云靳敏锐的发现了她的变化。

    洛浅慌忙摇头,支支吾吾说不出什么来。

    慕云靳低头吻上她的唇,依旧是那让人贪恋的味道。

    吻了好久,慕少才算稍稍知足,放开了她,压低了声音道:“以后不许做这么危险的事,回来之前要么让我去接你,要么让小程去接你,不然我真要给你安排保镖了。”

    闻此,洛浅眸光微闪,急忙开口,“我知道了,我不会了,我不要保镖。”

    她实在不习惯,被人天天跟着的日子,总觉得像是监视。

    “知道错了?”

    慕云靳勾唇一笑,看向洛浅的眼神,多了几分不为人知的宠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