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876章    预感不好

    即便要分手,也要明确告诉这人,是你混蛋,不关我的事。

    为什么非要让别人误会。

    苏浅实在舍不得看温暖被欧阳煜误会成这样。

    当然,如果欧阳煜因此要挽回。

    那也得看温暖怎么想了。

    温暖若是硬气点,就应该立刻拿拖把把欧阳煜打出去才对。

    这种渣男不打出去,难道还留着过清明节吗?

    欧阳煜脸色微微一变,没想到这才是事实。

    看样子,他又被人套路了。

    对方发照片的目的,无外乎就是想要破坏他跟温暖的感情。

    所以他跟温暖分手,才真的是中了对方的圈套。

    “谢谢。”

    欧阳煜点头道谢。

    不管如何,苏浅告诉他事实,他的确应该说声谢谢。

    苏浅:“……”

    “三哥干什么呢,聊的挺好啊。”

    一道不和谐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这声音很熟悉。

    虽然这么久没听到。

    可苏浅却不会忘记这个声音。

    她抬头看去。

    果然见欧阳聘婷一身休闲装,推着小推车走了过来。

    小推车里放了不少东西。

    难得欧阳大小姐亲自来逛超市,也没带佣人。

    在这遇到很意外。

    “没什么。”

    欧阳煜神色淡淡的开口,情绪内敛。

    欧阳聘婷转头看向苏浅,最后目光落在两个孩子身上。

    苏浅伸手护住孩子,面色冷漠。

    “都这么大了呢。”

    欧阳聘婷轻笑一声,“没想到啊,苏浅你挺有福气的,居然能生下一对龙凤胎,还能让他们健康成长,的确有本事。”

    她以为苏浅回一蹶不振,甚至自杀。

    却没想到苏浅活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

    即便带着两个孩子,也依然活的精彩。

    “真是抱歉,没能让你如愿。”

    苏浅浅笑一声,眉梢微挑。

    欧阳聘婷摊了摊手,“无所谓了,反正我现在也不喜欢慕云靳,我已经订婚了,所以你跟慕云靳如何,我都不在乎。”

    “只是今天遇到很意外,我请你跟孩子去吃西餐怎样?”

    欧阳聘婷出人意料的和气。

    这几年关于她的事情也越来越少,低调的很。

    不过因为前几年那一场矛盾。

    欧阳企业被打压的厉害,公司营业额一再下滑,以至于现在都没缓过气来。

    现在的欧阳家,已经不是当初的欧阳家了。

    所以,欧阳聘婷嚣张的资本,也是没多少了。

    “不必了。”

    “欧阳小姐的西餐,还是留着跟你的三哥去吃吧。”

    “酒酒念念,我们走了。”

    苏浅不想多留,急忙带着孩子结账离开。

    欧阳聘婷不屑的笑了一声,而后看着欧阳煜道:“你跟温暖吵架了?”

    “看样子,温家二小姐还是挺有眼光的,不至于一直糊涂。”

    欧阳聘婷哼着歌,推着小推车去看别的东西了。

    一句话,讽刺不已。

    这是说他太渣了?

    不过对于这个妹妹的鄙视。

    欧阳煜早就习惯了。

    二十多年不一直如此吗?

    苏浅带着孩子回了苏家。

    明天周末,正好可以睡懒觉。

    晚上,她打了电话给慕云靳,一切正常,没发现什么。

    其实,慕云靳在准备治疗。

    明天一早接受治疗,该交代的他已经交代好。

    准备好的文件在他保险柜里。

    如果他出了事,剩下的一切顾臻会帮他办妥。

    这件事,除了顾臻以外,谁都不知道。

    他连父母都没敢告诉,生怕他们承受不住。

    顾臻也在别墅。

    负责治疗的医生护士也都到了。

    今晚检查身体,确认一切正常,明天准时开始。

    “你在酒店吗?”

    苏浅忽然感觉慕云靳所在的地方背景有那么一丢丢的熟悉。

    慕云靳已经让人布置过。

    不想还是被她看出了端倪。

    “当然是在酒店,刚刚下飞机,在酒店旁边看到一些当地土特产,你一定喜欢吃,等我回去的时候带一些回去。”

    慕云靳不动声色的掩饰着。

    苏浅不知怎么的,就是感觉不安心。

    见她脸色不太好,慕云靳便道:“浅浅,怎么了,是不是累了,要不要早点休息?”

    “没事,就是感觉不太好,老公你这次出差,一定要注意安全,早点回来。”

    “你刚走,念念已经开始念叨了。”

    女人的直觉永远是最准的。

    慕云靳虽然没告诉她真相,也还没开始治疗,她便已经感觉到不对劲了。

    并没有任何蛛丝马迹,只是一种直觉。

    慕云靳愣了愣,看着她一脸担忧的样子,心中满是不舍。

    他又何尝愿意离开她跟孩子。

    但是治疗必须做。

    他必须赌一把。

    他已经很对不起她了,不能真的把记忆丢掉。

    他一定要冒险找回来,然后向她求婚,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

    这是他欠她的。

    孩子都已经四岁了。

    而他们却始终没办过婚礼。

    所以,他实在不想带着遗憾去办婚礼。

    “傻瓜,我身边带着人呢,怎么可能出什么事。”

    “是不是我一离开,你便想我,却不好意思说?”

    慕云靳笑着调戏她,“这次回去,不许再拒绝我,我要吃肉,绝不只喝汤了。”

    苏浅的注意力果然被他转移。

    听她这么说,忍不住白了她一眼,“一只胳膊还想做什么,都成独臂侠了,你还是好好休息吧,别总想那些有的没的。”

    两人开了会玩笑。

    念念跟酒酒跑过来跟慕云靳说话。

    “爸爸,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都想你了。”

    “爸爸,我今天又画画了,老师还夸我了呢,你快回来,我画画给你。”

    看着女儿天真的眸子,慕云靳心中的不舍骤然放大。

    如果他真的出事,她跟孩子怎么办?

    女儿岂不又要没爸爸了。

    然而,这件事他已经决定了,所以仍然义无反顾。

    “嗯,爸爸大概三天左右就能回去,你要乖乖的好不好?”

    念念点头,“好,我答应爸爸。”

    “爸爸。”

    酒酒忽然开口,“我忽然想去冒险,爸爸我们一起去吗,我们是男子汉,我们最勇敢!”

    他所谓的冒险,估计也是游乐场里的冒险游戏罢了,并不是什么的真的冒险。

    “好,爸爸带你去冒险。”

    “酒酒,你是小男子汉对不对?”

    慕云靳笑着问。

    酒酒很认真的点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