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875章    一定要回来

    对于苏浅来说,慕云靳忘记他们曾经那么多有意义的过去,的确可惜。

    但是她更珍惜的是现在。

    只要心结解开了,到底要不要恢复记忆,其实没什么意思。

    苏浅早就不许他再吃药了。

    可那些记忆对他来说却是重要的很。

    他珍惜他们两人之间的感情,也珍惜那曾经遗失的记忆。

    听别人说是一回事,自己真正将记忆找回来,又是另外一回事。

    那些记忆,他不想落下。

    不然,他跟她的人生到底是缺了些什么。

    东西收拾好之后,苏浅送他去了机场。

    “我说要跟着你去,你怎么都不肯,以前你都让我跟着你的。”

    苏浅叹了口气,帮他整了下领带,皱眉道:“还有,你的手臂还没好,就要出差,我们的钱又不是不够用的,你能不能少赚点钱,多听听我的话。”

    慕少还吊着胳膊,看上去异常可怜。

    苏浅压根不想让慕云靳出差。

    而且天气这么冷,气温不稳,她担心他在外面照顾不好自己。

    “酒酒跟念念马上过生日了,你在家张罗他们的生日,他们也没离开过你,我担心你跟我离开,他们不适应。”

    “我就出差几天,很快回来,乖乖在家等我。”

    看着苏浅眼中的不舍。

    慕云靳心中的感觉有些复杂。

    万一真出了问题,怕是再也见不到他们母子三人了。

    “可你不是说最快也要三天吗,慢的话还不知道什么时候。”

    苏浅不开心的抱怨着。

    慕云靳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笑道:“这是我陪孩子们过的第一个生日,绝不会迟来的,相信我。”

    “那你照顾好自己。”

    “嗯,回去吧,飞机还要等一会,孩子们要放学了。”

    慕云靳坚持要苏浅先回去。

    苏浅无奈只能妥协开车离开。

    然而,她刚刚转身离开。

    慕云靳也离开了机场,赶往自己另一处别墅,准备治疗的事。

    苏浅接了孩子之后,带他们去超市买东西。

    “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啊,我都想爸爸了。”

    慕少才离开,念念便吵着想爸爸。

    “快的话三天就能回来了,如果爸爸有事,也会在念念生日前赶回来的。”

    “真不喜欢爸爸出差。”

    念念嘟了嘟嘴,便去挑东西了。

    “妈妈,买这个给温暖阿姨好不好?”

    酒酒不知从哪里抱来一个很大个的海绵宝宝,比他都要高,“妈妈,把这个给温暖阿姨,她就不伤心了。”

    “可温暖阿姨不是崴脚了吗,抱得动吗?”

    念念眨了眨眼睛问道。

    “小笨蛋,温暖阿姨的脚会好的。”

    酒酒无奈的看了妹妹一眼。

    妹妹实在太笨了!

    “你才笨呢。”

    念念不开心的哼了一声,“妈妈,温暖阿姨是被那个坏叔叔推倒在地上,才崴脚的是吗?”

    闻此,苏浅微微一愣,问道:“念念,你怎么知道的?”

    这些事,他们一般不会跟孩子说。

    孩子能懂什么。

    “我听温漓阿姨跟温暖阿姨她们说话的时候说的,顾叔叔是好人,是顾叔叔救了温暖阿姨,把她送医院里送回来的。”

    “妈妈,顾叔叔跟温暖阿姨是不是要结婚生宝宝啊。”

    念念是个好奇宝宝,还喜欢偷听大人讲话。

    “他们怎么会结婚,他们又没什么关系,念念不许胡说,被温暖阿姨听到肯定生你的气。”

    苏浅实在佩服女儿的脑洞。

    “不开森,没有弟弟妹妹陪念念玩,妈妈我想要个弟弟,不然你跟爸爸生一个吧。”

    “……”

    “好了,宝贝,我们去付钱了,外公外婆等我们吃饭呢。”

    苏浅实在无法跟女儿继续探讨这个问题。

    她准备付钱走人。

    突然有人喊住了她,“等等。”

    苏浅回头,见是欧阳煜。

    欧阳煜应该也是来买东西的。

    “你喊我?”

    苏浅冷笑一声,“干嘛,还想挨一顿揍,不要以为当着孩子的面,我就不敢打人。”

    “坏叔叔!”

    念念躲到苏浅身后,嘟囔道:“这是个坏叔叔,温暖阿姨哭的好伤心。”

    温暖很疼念念。

    所以小人儿等于在为温暖打抱不平。

    不要小看小孩子,小孩子并不是什么都不懂,反而听到什么便会记住什么。

    “那天是怎么回事,温暖受伤了?”

    欧阳煜皱了皱眉,对这个结果很惊讶。

    他并不知道这事。

    当时顾臻去温暖家中做什么,他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的是温暖从不随便邀请别人去家中。

    而且温暖跟顾臻什么关系?

    顾臻从她那出来难道不是有问题?

    但这一周他也在反思自己当时过激的行为。

    他给温暖打了电话。

    结果发现自己被打入了黑名单。

    所以两人就这样僵持着,谁也没搭理谁。

    今天偶然听到念念小人在这嘟囔,才知道温暖当时崴了脚。

    “怎么回事现在跟你还有关系?”

    苏浅瞬间气笑了,“你都弄不清楚怎么回事,便对温暖下手,欧阳煜你还真不是个男人!”

    欧阳煜脸色有些难看。

    他承认,他当时收到那些照片的确是气疯了。

    到了地方之后,看到温暖刚刚起来,脑子里也不知道胡思乱想了些什么,便做出了那种事。

    事后想想,实在太不符合他的行事风格了。

    “那天我去找温暖,看到了顾臻,所以……”

    欧阳煜倒也没瞒着。

    苏浅冷笑一声,“欧阳煜,你是没谈过恋爱吧。”

    欧阳煜眉头一皱。

    恋爱倒是谈过,但是从没上心过。

    温暖可以说是他第一个如此认真对待的女孩。

    否则也不会因为吃醋,而闹成这个样子了。

    “你知不知道情侣之间最需要的便是信任,你如此不信任温暖,还有什么资格说喜欢她。”

    “如果不是你将她推倒在地,她崴了脚,会因此去医院吗?”

    “去医院险些被人欺负,所以顾臻才送了她回去。”

    “虽然他们只能勉强是朋友,但我看顾臻比你这个真正的男朋友合格多了。”

    苏浅不屑的看了欧阳煜一眼,说出了事实。

    她知道温暖并不想解释。

    但她只想说,那就是个傻姑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