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871章    他到底爱不爱我

    “浅浅,别追了。”

    温暖泣不成声。

    苏浅反应过来,急忙关了门。

    而后又跑到卧室里,拿了被子来给温暖盖上。

    温暖那身衣服已经不能穿了。

    “温暖,别怕啊,没事了,没事。”

    苏浅握住温暖的手,轻声安慰着。

    温暖坐起来,抱住她嚎啕大哭,身子止不住的颤抖。

    她不知道欧阳煜怎么会变成这样。

    他们在一起虽然时间不长。

    可他一直很尊重她的,从未有过粗暴的时候。

    欧阳煜下了楼,狼狈的钻进了车子里。

    他攥起拳头,对着方向盘狠狠的砸了一拳。

    现在清醒过来,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刚刚是怎么了。

    为什么突然用强,而且还停不下来。

    他从未有这样失控的时候。

    以前无论面对什么事,他都能很理智的面对。

    哪怕再气愤,也会压在心里,不会流露出半分。

    在欧阳家那种地方长大,他早就学会了隐藏自己的情绪。

    然而,多年的修炼似乎在遇到温暖之后便破了功。

    他抬头透过车窗看了一眼温暖屋子的方向,眸色暗沉,一直怔在那,无法回神。

    温暖哭的撕心裂肺。

    苏浅一直在安慰她。

    实在无法想象,前不久两人刚刚撒了一波狗粮,转眼便成了这样。

    温暖才刚刚公布恋情,便差点毁在男朋友手里。

    换做谁谁也受不了。

    温暖一向是个明媚的姑娘。

    这时候是真的伤心了。

    “为什么这样对我,我那么喜欢他,他怎么可以这样?”

    温暖哭的像个孩子,紧紧抓着苏浅的手问道:“浅浅,你告诉我,他到底爱不爱我,他是不是一开始就只是跟我玩玩的?”

    这个问题,苏浅无法回答。

    她连两人怎么认识的都不知道。

    但看那晚欧阳煜对温暖的呵护,不像是假。

    可欧阳家的人一向精明。

    或许演戏的功底很强也说不准。

    “好了温暖,不要伤心,为了那种渣男不值得。”

    “人生谁还没遇到几个渣男。”

    苏浅拿过纸巾帮温暖擦了擦眼泪,看着她苍白的小脸问道:“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天塌下来也要吃饭。”

    “就算别人不爱你,你也要好好爱自己。”

    “浅浅,你怎么会来?”

    温暖啜泣着问道。

    “顾臻打电话给我,说你受了伤,让我过来看看。”

    “原来是他。”

    温暖点了点头,心中生出些许感激。

    如果不是顾臻,她今天大概难逃此劫。

    苏浅起身去给温暖做饭,才发现揍人揍的鞋子都报废了。

    无奈只能换了拖鞋。

    中午她没回去,在这陪温暖。

    慕少负责哄娃吃饭,送娃上学,然后回家等媳妇。

    下午的时候,温漓赶了过来,一进门便道:“温暖,我就说你瞎了眼,还真是瞎了眼,欧阳家的名声什么样你不知道吗?”

    “还说这个欧阳煜跟别人不同,有屁的不同。”

    “你们才在一起多久啊,他就这样欺负你!”

    温漓刚办完事,便接到了苏浅的电话,急忙开车赶到了这里。

    助理也跟她说了昨日的事。

    温漓快气炸了。

    她哪里能看着妹妹这么被欺负!

    温暖眼睛红红的,中午哭了太久,一直肿着。

    被温漓这么一骂,又要哭了。

    “你别骂她了,有这个力气,还不如去骂欧阳煜,暖暖是单纯,没看透欧阳煜的本质罢了。”

    苏浅急忙出言阻止温漓。

    温漓的无奈的很,而后问道:“那个混蛋呢?”

    “被我打了一顿跑了,还以为他要跟我打一架呢,谁知道那么不经打,打了才几下就跑了。”

    “如果不是记挂着温暖,我非追上去把他从楼梯上扔下去不可。”

    苏浅皱了皱眉,越发觉得后悔,当时就该不顾一切的追上去,再补一脚的。

    闻此,温暖看了她一眼,抽抽搭搭道:“哪里是几下,你一拖把拍他脑门上,后来又拿高跟鞋打,高跟鞋都被砸烂了。”

    苏浅所谓的几下,却揍的欧阳煜满身是伤。

    当时她出手太快,欧阳煜都没来得及反应。

    一拖把下去,人都快挂了,哪里还有力气反抗。

    莫说欧阳煜了,就是换成别人,这么彪悍的打法,估计也吃不消。

    “他活该,如果我在,我就拿菜刀砍死他!”

    “我说温暖,你还是我们家人吗,怎么这么怂,他那么对你,你不会去厨房拿把菜刀,砍不死他,也要阉割了他!”

    温漓比起苏浅的彪悍来,也是有过之无不及。

    “我脚崴了,都走不动,怎么去拿菜刀啊。”

    “再说了,我也不知道他会那样啊。”

    温暖现在想起来,还后怕的很。

    真的只差一点点,她就完了。

    如果苏浅再慢一分钟,她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傻!”

    温漓怒不可遏,恨铁不成钢,“你们才交往多久,你就这么信任他,出身在那种家庭里的人,多有心机你不明白吗?”

    “可慕少跟姐夫也一样精明,他们不也都是好男人吗,我以为欧阳煜也是。”

    温暖委屈的要死。

    她是真没看出欧阳煜有一点渣的地方。

    谁知道正甜蜜着会遭遇这种事。

    难道就是因为他昨天迟到,自己多说了几句,便这样了?

    温暖怎么也弄不清楚欧阳煜的发疯到底是为何。

    “欧阳煜不会有精神病吧。”

    苏浅皱眉,看着温漓温暖道:“而且欧阳家的人做什么生意,你们也清楚,他们可是私下里研究各种药剂的,谁知道欧阳煜吃没吃。”

    温暖:“……”

    “不是神经病,也要立刻分。”

    “而且还不能就这么算了,明天我去他公司跟他谈谈。”

    温漓冷笑一声,猛地一拍桌子道:“给我准备两把菜刀,我要放在包里。”

    见到渣男先砍一刀。

    这是基本问候礼仪。

    砰砰砰……

    敲门声突然响起。

    三人顿时面面相觑。

    这个时候,谁会来温暖这。

    不会是欧阳煜去而复返吧。

    “一定是那个渣男!”

    温漓脸色一冷,走到厨房,拿了菜刀出来。

    温暖这除了她跟苏浅以外,也就欧阳煜常来了。

    所以除了欧阳煜还能有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