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858章      特么的忘记拿衣服了

    顾臻难免有些自责。

    但自责的同时,忽然感觉有点冷,低头一看,特么的忘记拿衣服了。

    只穿着一条内裤跑出来,实在悲催。

    他伸出手,想要敲门,让温暖把门打开拿衣服。

    可还没敲门,就听到了温暖哭泣的声音。

    顾臻不敢再打扰她,只能就此作罢。

    他转身依次推了推门,好几个房间都住了人推不开。

    直到走到最后一间,推门走了进去。

    项灏正在床上呼呼大睡。

    顾臻:“……”

    算了,也没有别处吧,就在这讲究讲究吧。

    顾臻困的要死,一头扎在了床上,顺便一脚将项灏踹了下去。

    翌日一大早,蓝芷跟苏邵诚便回来了。

    佣人在给念念扎头发。

    苏夜辰坐在沙发上看文件。

    酒酒在玩自己的玩具。

    除了苏夜辰以外,其余人都在大睡特睡。

    昨晚不但闹到很晚,而且喝的太多,所以这么早起不来。

    “外公外婆。”

    念念眼尖的看到了两人。

    “我们的念念起这么早啊,真乖。”

    “嗯,爸爸妈妈都没起来呢。”

    爸爸妈妈?

    苏邵诚跟蓝芷皆是一愣。

    “爸妈,你们先休息会吧,一会吃早餐我们再说,他们几个都还睡着没起来。”

    “嗯。”

    “一会你过来跟我把具体情况说一下。”

    苏邵诚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了,所以脸色不是很好看。

    等苏浅醒来的时候,已经上午十点了。

    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感觉有点不对劲,一道灼热的视线,正在身上打转。

    她急忙转头望去,便见慕少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两人都只穿了单薄的睡衣。

    苏浅微微一怔,随后反应过来,猛地坐了起来,瞪大了眼睛,“我怎么会跟你睡在一起?”

    昨晚喝的实在太迷糊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都不知道。

    “老婆,你跟我睡在一起,难道不是很正常?”

    慕少倒是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

    苏浅:“……”

    “这是在我家,我们还没复婚,让我爸知道了非得弄死你。”

    苏浅无奈抓了抓头发,“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好歹矜持一点。”

    “你昨晚怎么没回去?”

    “看你喝的太多,所以不太放心,浅浅我们都是成年人了,不是未成年,睡在一起以为没什么,不犯法的。”

    “……”

    “天,都十点了。”

    苏浅随手拿过了手机,才发现自己一觉睡到了十点。

    “赶紧起,赶紧起,起来你先回去,我爸妈回来就遭了。”

    哥哥们放任她胡闹,不代表老爹这一关可以过啊。

    “岳父岳母已经回来了。”

    慕云靳倒是不急,一句话打破了她的侥幸。

    苏浅顿时语塞,沉默片刻,皱眉道:“真的?”

    “真的,所以我没敢下楼。”

    慕云靳点了点头,很是诚实。

    苏浅:“……”

    能不这样吗?

    “那你打算跳窗逃走,二楼你还行吗,不会胳膊残了,腿也残吧。”

    苏浅下了床,拉开窗帘,往下开了一眼,分析着地势,“不然我找几个保镖接着你,你现在跳下去?”

    慕云靳已经下床换衣服了。

    换完之后,走到她身边笑道:“跑什么跑,总要见面,今天就算正式拜见岳父岳母,一会我让顾臻去买礼物。”

    他就没打算走。

    现在留下来刚刚好。

    “我爸一直想弄死你,你确定不走?”

    “不走。”

    “好吧,不怕被揍死,你就留下来吧,我要饿死了,下楼吃东西。”

    苏浅换好了衣服,洗了脸,扎了头发,一身干净利落的简约打扮下了楼。

    慕云靳也一起跟着下了楼。

    楼下,苏邵诚正坐在沙发上等他们,看上去神色严肃的很。

    苏远帆几个也刚起来没几分钟,站在客厅里低着头。

    估摸着是昨晚玩的太嗨,所以被训了。

    倒是展汐起的很早,跟未来的公婆吃了饭。

    其余几人,全部挨训。

    苏浅忽然有些心虚,但还是硬着头皮道:“爸妈,回来很早啊,以为你们下午回来呢。”

    “嗯,回来晚了看不成好戏。”

    苏邵诚点了点头,语气有些冷。

    苏浅凝眉,“这也没什么好戏看啊,您吃早餐没,吃了的话,我就不管您了。”

    “我都快饿死了。”

    苏浅拉开椅子坐下。

    佣人开始添饭。

    苏邵诚也管不了女儿,冷漠的眼神,一直在慕云靳身上打转。

    “爸妈。”

    慕少走过去,很有礼貌的开了口。

    苏邵诚脸色一冷,急忙打断了慕云靳的话,“不用叫我爸,我儿子已经很多了,一个个烦的要死,恨不得全都赶出去,不需要再多一个儿子。”

    “您老是不缺儿子,不过您应该缺个女婿,所以请许我毛遂自荐一下。”

    噗嗤……

    苏浅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她一脸懵逼的看着毛遂自荐的慕云靳,瞬间愣在那。

    这货一定是吃错药了。

    居然还毛遂自荐!

    其余人也是一脸愕然。

    这个出场方式挺特别啊。

    “爸爸,爸爸,什么叫毛遂自荐?”

    酒酒拉着慕云靳的手,不解的问道。

    “酒酒,过来妈咪跟你讲。”

    苏浅对儿子招了招手。

    酒酒麻利的爬过去,爬到了苏浅身上,“妈咪,爸爸说的是什么意思呢?”

    “你爸爸的意思啊,就是把他这个智障,推荐给你外公外婆,好来咱们家洗菜洗碗拖地顺便看孩子。”

    苏浅嘴巴贼损贼损的。

    她现在特别喜欢将慕少比喻成智障。

    不过慕少追她的样子,还真的是宛如智障。

    “那智障是什么意思呢?”

    念念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飞子,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把飞子抱着。

    她不解的看向妈妈,好奇智障这个词。

    “智障就是你爸爸又傻又二的意思。”

    苏远帆代为解释。

    “才不是!”

    念念瞬间炸毛,怒道:“爸爸威武帅气还牛掰!”

    “你再说爸爸,我就让飞子咬了你哦!”

    苏远帆:“……”

    苏浅已经笑的直不起腰了,看着女儿问道:“谁教你的,还威武帅气牛掰。”

    “哥哥教我的!”

    念念挺直了腰板。

    酒酒从苏浅身下跳下了,伸出手臂,摆出一个酷酷的姿势,“没错,老爸最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