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848章    我脱了衣服等你算账

    但看念念满脸都是蛋糕的模样,似乎比任何人都要滑稽,苏浅也不生气了。

    “不要跟女儿生气,先带女儿去换衣服。”

    慕云靳笑看着她道。

    苏浅无奈,“进来吧,不要以为说几句好话,我就忘记你私自跑出医院的事了,改天再跟你算账。”

    “好,改天我们单独算,我脱了衣服等你算账。”

    慕云靳低头在她耳边轻轻说了一句。

    虽然现在浑身是伤,不能做些什么。

    但是调戏一下还是可以的。

    杜易恒站在门口看着两人亲密的互动,眼底一片黯然。

    他努力的想要追到她,那么的努力,费尽心思。

    而他那么伤害她,最后还是能得到她的感情。

    他们在一起,似乎不费吹灰之力。

    他想跟她在一起,却是努力再多都没用。

    难道这就是命运吗?

    他从不认命,然而这一次却是输的彻底。

    慕云靳当然也看到了杜易恒,没什么特殊的表情。

    苏浅领着念念进去。

    念念要面子,捂着脸呜咽。

    “哈哈哈。”

    看到她满脸蛋糕的样子,苏远帆顿时不厚道的笑了出来,“我们的念念原来饿了啊,这么想吃蛋糕。”

    “小舅舅太坏了,不理小舅舅了!”

    念念不依不饶的嘟囔。

    “你先坐着,我带女儿上去换衣服。”

    苏浅回头看了慕云靳一眼,便带着女儿上楼去了。

    身为苏家两位小公主,没理由把自己弄的太邋遢。

    苏浅的衣帽间也大的很。

    几位哥哥恨不得把所有地方腾出来给她做衣帽间。

    她找了自己的衣服出来。

    又给念念找了几套。

    “妈妈,不穿这个,这个太小了。”

    “啊,妈妈,这个太大。”

    “妈妈,不要这个带花的。”

    “妈妈,帮我拿那一件好不好?”

    念念挑剔的很。

    苏浅白了她一眼,“我都没你这么挑。”

    “你的衣服比我的好看。”

    念念扁了扁嘴巴,“念念是小公主,不能太丑了,念念要漂漂亮亮的!”

    娘俩在楼上翻衣服,把慕少直接扔在了楼下。

    苏浅也没交代苏夜辰照顾下慕云靳,或者担心几位哥哥欺负他。

    她相信自己的男人有能力解决这一切。

    慕少刚进来,就收到了各路人的围攻与鄙视。

    “前夫追到家来,还真是很不厚道啊,我们又没邀请你。”

    苏远帆第一个炸毛。

    苏焱冷笑道:“脸皮厚啊,自己就上门了。”

    苏莫轩接口,“一来就惹事,还不如不来,再说了我们是家庭聚会,慕少来这不合适吧。”

    三位哥哥态度够强硬。

    慕云靳带了不少礼物,还特意给蓝芷跟苏邵诚买了保健品。

    不过,都被搁置在一旁,并不受欢迎。

    苏夜辰也不吭声,默认了几个弟弟为难的行为。

    倒是展汐有些担心,轻声道:“别闹的太过了,浅浅舍不得的。”

    “没事。”

    苏夜辰倒是不担心什么,笑着揽住展汐的肩道:“若是连这些难关都过不了,只怕他真的不配做我妹夫了。”

    想要跟他妹妹复婚可以。

    但也要有那个能力才行。

    “慕云靳,想跟我表妹复婚,倒也可以,跟我们这一二三四五六几个哥哥,轮流喝几杯吧,不醉算你本事。”

    蓝铭指了指手中的酒,“一人十杯,怎样?”

    六人对战慕少,慕少要喝六十杯。

    喝完这六十杯,就可以去见阎王爷了,都不用考虑的。

    “快点,倒酒,倒酒,正好也让我们看看慕氏总裁的酒量如何,酒量不行,还想娶媳妇,简直做梦啊。”

    蓝铭嚷嚷着要佣人倒酒。

    慕云靳眼角的余光,淡淡瞥了一眼欧阳煜,并未吭声。

    欧阳煜的存在感的确很低。

    他查欧阳家的时候,也没怎么在意这人。

    但越是存在感低的人,越是有问题。

    要么真的愚笨,要么便是故意藏拙。

    况且真正愚笨的人,又怎么可能在欧阳家生存下去。

    “喝什么喝。”

    温漓一把躲过蓝铭手中的酒杯,瞪了他一眼,“打一架也比喝酒好啊,你怎么就知道喝酒,没出息。”

    “上次是谁差点喝死了?”

    温漓是讨厌蓝铭跟人拼酒的。

    他们这群公子哥,没事凑到一起,能喝的昏天黑地。

    每次都差点把自己给喝死。

    “姐夫,我姐的意思是只喝酒不算男人,打架才是真男人,你跟慕少打一场试试,看看你们谁更厉害,若是慕少输了,我就支持浅浅另嫁。”

    温暖也在一旁起哄。

    相比之下,杜易恒跟展婷两人就黯然的很。

    展婷的目光一直放在杜易恒身上。

    杜易恒的目光,却不知放在谁身上了。

    “什么,媳妇你嫌我不够man?”

    这可是个严重的问题。

    蓝铭西装外套一脱,攥起拳头对慕云靳道:“来,咱们还真没较量过,看看今天谁在自己媳妇面前有面子!”

    众人怪异的目光,齐齐落在慕少打着石膏的手臂上。

    这好揍啊……

    一拳打在石膏上,一招致胜,都不用费脑筋。

    慕云靳衣服上还抹着蛋糕,手臂打着石膏,行动只是表现出来的利落,其实走路都疼。

    他现在能站着,已经很不错了,打架那是更不可能的。

    见此,顾臻忙道:“蓝少爷,我们家总裁受伤了呢,不然我陪您练练?”

    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怂啊。

    虽然他不一定能打得过。

    今个专门过来帮忙的项灏闻此立刻道:“你掺和什么,又不是找你打,难道你对我们小姐还有什么想法不成?”

    “我说你一个基佬话怎么这么多?”

    “谁是基佬?”

    “谁搞基谁是!”

    两人水火不容,差点没打起来。

    众人看的一脸懵逼,到底该为难谁!

    “都别说话!”

    酒酒忽然爬上了椅子,站在椅子上,双手叉腰,看着众人嚎道:“下面是酒酒小少爷的时间,各位叔叔阿姨舅舅舅妈请沉默。”

    酒酒这样子,倒是挺有气势的很。

    苏夜辰点了点头,“你说。”

    “都不许欺负我爸爸!”

    酒酒站在凳子上,颇有气势的瞧着众人,“我爸爸是天底下最好的爸爸,你们再欺负我爸爸,我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