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847章    可是妈妈有爸爸了

    这个戒指,他很早前就订好了,专属一枚。

    今天刚刚拿到。

    就是为了去拿这个戒指,他才迟到的。

    其实,他也明白今天的结果。

    可明白有什么用呢?

    明白依然也还是义无反顾的尝试了。

    展婷愣在一旁,眼睛瞪的大大的,伤心几乎是没掩饰,眼里含着泪水,难过的要死。

    她死死的抓着衣服,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

    见此,展汐也是轻轻一叹,伸手抓住了展婷的手,希望能给她些力量。

    感情啊,总是这样的磨人。

    有人恩爱甜蜜,便有人痛苦不堪。

    “浅浅。”

    杜易恒的语气已经很难过了。

    说实话,在场的人看的也有些心酸。

    四年的等待,不是一朝一夕,也的确很难为人。

    苏浅垂眸不语。

    她自始至终爱的只有慕云靳一个,从未变过。

    以前也不过是将感情尘封在心底罢了。

    那份深沉的爱,其实一直都没离开过。

    苏浅不说话。

    杜易恒转头看向念念跟酒酒问道:“念念,酒酒,你们不喜欢干爸吗?”

    “我喜欢干爸,也喜欢爸爸。”

    念念很诚实的回答。

    杜易恒早知道念念会如此。

    自从慕云靳出现,念念便彻底改变了,不再粘着他。

    到底是血浓于水,这一点他的确比不了。

    “酒酒呢,酒酒干爸跟妈妈在一起照顾你好不好?”

    杜易恒又看着酒酒问道。

    酒酒似乎很认真的考虑了下,而后才道:“干爸,你很好,可是妈妈有爸爸了,干爸一定要幸福哦。”

    酒酒已经不站杜易恒这边了。

    至于其他人,没人愿意让妹妹伤心。

    而且感情这种事,当然是当事人说了算。

    谁也不能替谁做主。

    杜易恒的确不错,痴心不改。

    可并不是每一份痴心,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感情。

    所以,没人开口。

    最后,苏夜辰说了一句,“易恒,感情的事强求不得,放手对你跟浅浅来说都是一种解脱。”

    “我不想放弃。”

    杜易恒皱眉,眼中闪过一抹痛苦。

    他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不肯起来。

    他抬头看向苏浅,皱眉问道:“浅浅,我到底哪里不好,你告诉我,我都可以去改正,你喜欢什么样的人,我便做什么样的人,这样都不可以吗?”

    你喜欢什么样的人,我便做什么样的人……

    何其悲凉的一句话。

    气氛瞬间僵持在这。

    所有人都默不作声。

    本来挺不错的聚会,现在却充斥着一股子悲伤。

    苏浅叹了口气,正想说些什么。

    就在这时,管家忽然着急跑进来,“小姐,小姐,慕少爷来了,就在门口,被保镖拦下了,您看……”

    众人一脸懵逼。

    慕云靳?

    苏浅也是一脸懵逼。

    不是还在医院躺着吗?

    “爸爸!”

    念念率先反应过来,端起桌子上的草莓蛋糕便跑了出去。

    “为什么拦着我爸爸!”

    酒酒哼了一声,也跑了出去,派头十足。

    杜易恒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无比。

    却说,酒酒跑出去之后,对着保镖吼道:“不许拦我爸爸!”

    保镖们:“……”

    “小少爷,可是这……”

    不是不欢迎慕家的人吗?

    “不许拦我爸爸,听到没有!”

    酒酒这会气场全开。

    慕少一身黑色西装,站在外面。

    顾臻是个拎东西了,手里拿了许多件,包括花他也拿着。

    毕竟慕少行动不太利索。

    “爸爸,给你吃草莓蛋糕!”

    念念急于将蛋糕分享给自家老爹。

    谁知道跑的太快,一头栽倒在地,蛋糕也掉在了地上。

    念念漂亮的小脸,全部扑在了蛋糕上,抹了一脸蛋糕,模样异常滑稽。

    保镖们瞬间傻眼。

    酒酒眨了眨眼睛,“妹妹,你这个样子好漂亮。”

    “呜呜呜,我的草莓蛋糕!”

    念念摔的好惨,坐在地上,气呼呼的大哭。

    气恼中的她,破罐子破摔的在裙子上抹了好几下。

    “念念。”

    慕云靳有些哭笑不得。

    欲要弯腰去抱念念。

    但他行动不利索,伤还没好,左臂还打着石膏,所以根本不好抱。

    还是保镖将念念抱了起来。

    念念哭着没完,“丑死了,丑死了,我的新裙子,妈妈给做的新裙子都脏了,哥哥还笑我,哥哥是个大坏蛋,哥哥坏死了,爸爸也不帮我,呜呜呜!”

    酒酒伸手捂住了耳朵,冲着客厅喊,“来人啊,快把爱哭鬼弄走啊,不然要出人命了。”

    念念的哭功,谁都害怕。

    尤其是酒酒,听到妹妹哭,更是炸毛不已。

    客厅内,众人还没从杜易恒尴尬的求婚中缓过神来,念念便出了事。

    苏浅低头看了杜易恒一眼,轻声道:“对不起。”

    之后,她便着急的跑了出去。

    杜易恒缓缓起身,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哭笑不得。

    他不死心的来求个结果,不想还是这个样子。

    “怎么回事,怎么弄成这样了。”

    苏浅着急的跑出去。

    便见女儿在委屈的苦,慕云靳都哄不好。

    哄不好不说,念念还将蛋糕抹了慕云靳一身。

    可怜的慕少,原本风光满面,现在则是蛋糕满面。

    “妈咪,裙子脏了。”

    念念好不可怜。

    苏浅:“……”

    “刚刚给我拿蛋糕,摔了一下,蛋糕都抹脸上了。”

    看到女儿这样,慕少都不知该笑,还是该哭了。

    “你还好意思说,你怎么从医院跑出来了,不是不准你出院吗?”

    苏浅凝眉,狠狠瞪了他一眼。

    打着石膏居然还往外跑,真当自己是钢铁侠了。

    “没事,只是胳膊不太方便而已。”

    慕云靳伸手从顾臻手里接过了花,“老婆,爱你。”

    苏浅咬了咬唇,面上闪过一抹幸福,伸手接了花,轻轻的点了点头,“嗯。”

    “哇!”

    念念又哭了,“爸爸妈妈好讨厌,你们都不理念念了,你们只顾着搂搂抱抱亲亲了,念念衣服都脏了,念念不爱你们了!”

    说着,念念故意伸出手,在苏浅裙子上抹了两下,又在慕云靳伸手抹了几下。

    这下除了酒酒以外,三人的衣服都好看的很,实在滑稽的很。

    “念念!”

    苏浅皱眉,脸色微变,这件裙子她是今日特意挑选的,现在好了,还怎么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