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842章   公平竞争

    “再后来,你们分开,我追她去了美国,一呆就是四年。”

    “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对浅浅怎么就那么有魔力,这四年我不离不弃,她却始终不喜欢我,对我没有半点男女之情。”

    “即便我病了,她来照顾我,我知道,那是出于朋友之义,也因为她心软善良,觉得对我有愧,所以才会去照顾我。”

    杜易恒自嘲的一笑。

    其实,他都明白的啊。

    他怎么可能不明白呢。

    一直以来,他都看的清清楚楚。

    苏浅不喜欢他,无论他做多少事。

    不喜欢始终是不喜欢,无法遮掩。

    然而,看的清楚是一回事,能够接受又是另外一回事。

    他不接受现实,不肯放弃。

    直到今日,他也没有放弃的意思。

    “慕云靳,我来这没别的意思,只想告诉你,在浅浅没有跟你复婚之前,我还会努力的。”

    “你放心,我虽然喜欢她,但绝不会用什么卑劣的手段,我们光明正大的竞争,看看到底谁能赢。”

    他知道,能赢的几率微乎其微。

    可他却还是给自己了一份希望,让自己最后努力一次。

    “好。”

    慕少这次答应的倒是痛快。

    的确,只要他们一日不复婚。

    别人就有追求苏浅的权力。

    其实,他也想跟杜易恒正面的较量下。

    这样才更有意思不是吗?

    杜易恒没再说什么,离开了病房。

    离开的时候,撞上了邱灵。

    他带念念来看过邱灵,所以认识。

    “你怎么在这?”

    杜易恒奇怪的看着邱灵问道。

    “例行出来活动,如果天天躺着,真要傻了,杜少爷来看朋友?”

    邱灵甜甜一笑。

    虽然声音难听,可她甜美的笑容,很容易让人忽略她的声音。

    “嗯,你怎样,身体好些没有?”

    “好多了,多谢关心。”

    “好,有什么事可以打电话给我,你救了念念,对我来说,也是我的恩人。”

    “杜少爷客气了,我也只是碰巧了。”

    两人说了几句话便各自离开,很简单的交集,似乎没什么问题。

    但杜易恒刚刚走出去,便停住了脚步。

    他转身看向在那走动的邱灵,皱了皱眉。

    明明是个纯真无害的姑娘,怎么就觉得不太舒服呢。

    一转眼,便是一周过去。

    苏浅几乎没回家,一直在医院照顾慕云靳。

    原本为迎接展汐举办的聚会,也因此推迟了一周。

    一周后,慕云靳的身体好了许多,外伤恢复的不错。

    最严重的右臂,也只能慢慢养了。

    慕云靳已经可以下床走路。

    邱灵则出了院,回到出租屋休养。

    本来医生的建议,是让她再休养一周。

    可她实在受不了医院的环境,执意要出院。

    苏浅特意为此询问了医生。

    医生表示早出院一周没什么,好好休养就好。

    为此,苏浅特意请了阿姨过去照顾邱灵。

    聚会的时间,最终定在周六。

    孩子不上学。

    其余人也都有空。

    温漓温暖姐妹都会到场,就在苏家,不去别的地方。

    “这周不能出院,下周看情况再说。”

    慕云靳也想回去休养。

    然而,他的伤比较重。

    所以苏浅一口回绝。

    苏浅坐在一旁给两个小娃织围巾。

    虽然他们家不缺钱。

    可她还是喜欢给孩子亲手做些什么。

    “我回去休养是一样的,回咱们的家,你就辛苦一些,过去照顾我。”

    “我难道现在没照顾你?”

    “这是医院,哪里能跟我们的家比。”

    “不行。”

    “浅浅……”

    “再废话把你嘴堵上!”

    苏浅凝眉,狠狠瞪了他一眼。

    慕云靳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巴,“老婆,欢迎来堵。”

    一吻封唇,是最好的办法。

    “别闹了,我给孩子织围巾呢,马上就要到他们的生日了,天也越来越冷了。”

    “也给我织一个,跟儿子那个颜色一样的。”

    “你?”

    苏浅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堂堂慕氏总裁,围着这么一个围巾?”

    “你冬天不都不戴围巾吗,以前让你戴,死活不戴,要维持自己高冷形象,死要面子活受罪。”

    苏浅以前便想给他织一条,奈何慕大总裁要维持高冷范不肯收。

    现在却死乞白赖的缠着苏浅要一条。

    “浅浅,你帮我织一条,以后带儿子出去,一看我们就是爷俩。”

    “不看围巾,看你们俩的长相也知道了,还有你儿子那脾气,绝对随了你。”

    “昨天又在家里惹祸,拆什么机械玩具,弄的屋子里乱糟糟的。”

    “二哥说他几句,他还有一百个借口,说自己是在锻炼创造能力。”

    “他迟早把家拆了。”

    酒酒认了爹,心情不错,破坏能力也随之强起来,就差没拆房子了。

    “我儿子当然是最优秀的,他喜欢玩什么,就让他玩什么,男孩子也不要太局限他了。”

    “那你女儿呢,你女儿调皮起来,比你儿子还要厉害好吧。”

    “我们女儿是最聪明的,活泼点好,不要让她性子太沉闷了。”

    慕云靳总有理由为两个孩子开脱。

    苏浅瞬间被气笑,抬眸看了他一眼,“那我呢,我该怎样,我不开心了怎么办,拆玩具,还是拆房子?”

    “拆我。”

    慕少立刻躺好,掀开被子,“欢迎夫人来拆。”

    他所谓的拆,跟拆吃入腹是一个意思。

    苏浅脸颊一红,低了头,“都三十多的人了,怎么一点正经的意思都没有。”

    慕云靳这几日特别喜欢逗她,就喜欢看她脸红的样子。

    有她在身边,真的感觉很暖很安稳。

    这四年,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浅浅,周六的聚会我也想去,上次便说去拜访岳父岳母,可也没去成,这次你们家人都在,我去吧。”

    慕云靳本来很早就想去的。

    可苏邵诚对他的态度实在不友好。

    苏浅没让慕云靳去,不然怕发生血战,老爹只怕会揍人。

    也是这次出了酒酒的事情之后,苏邵诚对慕云靳的态度有所缓和。

    不管以前的事如何,就这次的事情来看,慕云靳完全算是个合格的父亲。

    “你也要去?”

    苏浅丢下手中的冒险,瞄了一眼他的下身,惊讶的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