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840章     爸爸,你打我吧

    苏浅带着两个小家伙到了医院,恰巧碰上邱灵在医院内活动。

    她现在已经能下床走动了,手里拿着书。

    慕氏的广告被她当成了树皮包在书上。

    可见她对慕氏有多么执着。

    邱灵低头读书,并未看到母子三人。

    “阿姨。”

    念念乐颠颠的跑过去,“邱灵阿姨,我是念念。”

    邱灵救了念念。

    所以念念对邱灵一直很亲近。

    “呀,念念你怎么来了啊。”

    看到念念,邱灵很意外。

    “我来找爸爸,阿姨你吃饭没有,妈妈有带好香好香的排骨哦。”

    念念眨了眨眼睛,萌的不要不要的。

    “阿姨已经吃过了。”

    “念念真乖。”

    邱灵起身,笑看着苏浅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她从没过问过苏浅的家事,看上去毫不知情似的。

    “没事,一点小意外,你不要走动太久了,医生说每次出来最多半个小时,不然也不利于恢复。”

    苏浅对邱灵的情况还是很了解的。

    她特意找医生了解过。

    这里是最好的医院,医疗技术也都是最好的。

    她不希望邱灵为了救女儿,落下什么毛病。

    “我刚刚出来,一会就回去了,总在病房里呆着,不太舒服,所以出来看看书。”

    “那好,我一会带孩子过来看你。”

    两人也没聊几句,苏浅便离开了。

    邱灵转头看向苏浅离开的地方,怔了片刻,收回目光,继续看书,认真的很。

    “爸爸。”

    酒酒第一个冲进了病房,像是一只兔子。

    念念都追不上。

    慕云靳正躺在床上,等着他们。

    酒酒飞奔进去,抓着他的衣服大喊,“爸爸,你醒了吗,你痛吗?”

    儿子突然这么热情。

    慕少有点不习惯啊。

    他笑看了儿子一眼,伸出右手轻轻的摸了摸儿子的头,“爸爸这不是很好吗,没事。”

    休息了半天,他感觉舒服了许多,手臂也能动了,只是左手肯定是没法活动了,要悲催的一直吊着。

    “爸爸,对不起。”

    酒酒又要哭了。

    他站在那,伸出手,小声道:“爸爸,你打我吧,我很不乖,总犯错,还说谎。”

    这时念念跑了进来,“爸爸,你怎么了,是生病了吗?”

    “要打针吗?”

    “哥哥,你为什么要让爸爸打你呢,爸爸不打人的。”

    “对,爸爸不打人的。”

    慕云靳笑看着儿子道:“是爸爸不好,这么多年,一直没能好好照顾你们。”

    “爸爸很好,爸爸没有不好!”

    念念小公主执着的为自家老爹洗白,都不允许慕少自黑。

    “我做错了事。”

    酒酒很认真道:“我就应该挨打,这我是应该受到的惩罚。”

    “打一下很疼的。”

    念念伸手揪了揪哥哥的耳朵,“哥哥,你是不是傻啊,居然自己找打。”

    酒酒小人没有开玩笑的意思,看上去伤心的很。

    “酒酒。”

    慕云靳无奈的很,看着儿子语重心长道:“爸爸不怪你,爸爸知道你一直是个很听话的孩子,你是小小男子汉,以后不能随便哭了知道吗?”

    “好,我不哭。”

    酒酒擦了擦眼泪,瞬间坚强起来。

    “我想要爸爸抱抱。”

    念念抓着床单被褥,欲要往床上爬。

    苏浅:“……”

    “你爹都半身不遂了,还让他抱呢,这一抱就成残废了。”

    苏浅及时拉住了女儿。

    “妈妈,什么是半身不遂啊?”

    念念不解的问。

    呃……

    “就是你爸智障的毛病又犯了,所以现在没办法抱你了。”

    “爸爸为什么会智障啊?”

    慕少:“……”

    “念念,爸爸生病了,没有力气抱你。”

    酒酒解答。

    念念瞬间明白了,点了点头,“念念知道了,爸爸要好好养病。”

    慕少欣慰的很。

    果然还是儿子懂事。

    他妈咪一点都不按照套路出牌。

    “赶紧去洗手,洗完手过来吃饭,妈妈要摆饭了。”

    这是高级病房什么都有。

    而且顾臻下午还带着人来收拾了一番,什么沙发桌椅全部搬来了。

    慕少这情况,至少住一阵子。

    所以,病房得当成办公室来布置。

    他还要在这办公。

    苏浅扶着慕云靳坐起来,“慢一点,你别乱动,慕云靳,你真想半身不遂了,居然还乱摸!”

    慕少虽然只有一只手能动,却根本不老实。

    “浅浅,你身材真好。”

    “……”

    “老实点!”

    苏浅咬牙切齿的瞪了他一眼。

    两个小萌娃洗手回来。

    “爸爸抱着妈妈!”

    念念瞪大了眼睛,“哇哦,爸爸妈妈好恩爱。”

    “爸爸快亲妈妈一下!”

    酒酒跳了起来。

    酒酒小少爷又恢复了以往的活泼跟调皮。

    “去,小孩子懂什么,赶紧把筷子摆好。”

    苏浅脸颊有些红,将慕云靳安顿好,急忙离开病床前。

    这男人的爪子一点也不老实。

    这个时候了,居然还能耍流氓。

    酒酒跟念念倒也乖巧,两个小娃摆了筷子。

    酒酒拿了个小碗,将虾仁、牛肉、带鱼依次放在碗中。

    念念乖巧的站在一旁看着。

    等哥哥夹完之后,她伸手去拿碗,开心道:“谢谢哥哥。”

    谁知道,酒酒忽然转身将碗里的东西递给了慕云靳,“爸爸,吃饭。”

    念念小公主抓了个空,瞬间傻眼。

    哥哥不是给自己的?

    “哥哥,你不是给我夹的吗?”

    以前哥哥都是给她夹菜的。

    “你自己夹菜,爸爸生病了,爸爸先吃。”

    念念:“……”

    天呐,哥哥居然不疼她了。

    “酒酒乖,先给妹妹吃。”

    “不,先给爸爸吃,就当酒酒给爸爸认错了。”

    酒酒很是固执的开口。

    苏浅实在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还认错赔罪,瞧这嘴巴甜的,真是随了你爸,长大以后,还不知道要怎样哄女孩子呢。”

    “爸爸没有随便哄女孩子,爸爸只哄了妈妈。”

    酒酒接口反驳。

    苏浅头疼,爷俩瞬间一条战线了。

    “来,给我把,你爸爸手不能动。”

    苏浅到底还是伸手接过了儿子手里的碗。

    酒酒又懂事的给念念夹了好些吃的。

    “谢谢哥哥。”

    “来,先吃牛肉补补。”

    苏浅坐在一旁,夹了块牛肉给慕云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