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839章    浅浅的吻

    苏浅眼眶泛红,“别说傻话,这不都过来了吗。”

    “我一会回去给你做饭,酒酒闹着要来,我做完饭把他带过来,你想吃什么?”

    经历了这一场,她的心是彻底软了,无比珍惜现在的他。

    真的差一点就跟他天人永隔了。

    人啊,总是在生死时刻,才能够醒悟。

    “让佣人去做吧,不要太累了。”

    看着她眉眼间的疲惫。

    慕云靳实在不忍心,她再去为自己操劳。

    对他而言,只要她陪在身边就好,什么都不用做。

    媳妇是用来疼的,可不是用来使唤的。

    虽然慕云靳还没找回记忆。

    可他却已经找回来当初恋爱的感觉,开启霸道宠妻模式,炫酷的不要不要的。

    “我多做些,我们一家四口在医院里吃。”

    苏浅紧紧握着他的手,看着他道:“你要快点好起来。”

    慕云靳微微一愣,幸福来的太突然,他甚至有些不敢置信。

    就在他愣着的时候,苏浅忽然低头,在他唇上轻轻的吻了下,呢喃道:“一定要快点好起来。”

    慕云靳:“……”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

    那个浅浅的吻,已经结束了。

    慕少感觉自己又被幸福砸死了。

    居然赚了个吻!

    这绝不是真的!

    他动了动身子。

    嘶,疼的要死。

    看来是真的,不是做梦。

    “浅浅,你再亲我一下。”

    慕少得寸进尺,有些不满足。

    苏浅白了他一眼,“等你好起来再说吧,病病殃殃的跟半身不遂似的,亲你都没感觉。”

    慕云靳顿时愣住。

    什么意思,什么叫没感觉?

    这是怪他没生龙活虎的将她扑倒吗?

    “浅浅,我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慕少笑看了她一眼,眼中闪过一抹复杂。

    苏浅顿觉自己像是被大灰狼盯上了一样。

    等他好起来……

    可她还有很多事要处理。

    尤其是杜易恒的事。

    从昨天到现在她都没来得及询问杜易恒的情况。

    已经过了一周了。

    那人应该不会再把药丢了。

    苏浅正在想杜易恒的事。

    杜易恒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苏浅低头看了一眼号码,又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慕云靳,沉默片刻,走出去接了。

    慕云靳的眼神暗了暗,看向她瘦弱的背影,眉头微微皱了下。

    他没想到,有一天杜易恒会成为他最大的敌人。

    “浅浅,你在哪?”

    “我在医院。”

    “在…照顾慕云靳?”

    “嗯。”

    之后,便是长久的沉默。

    杜易恒已经听说了。

    他没想到会出这种事情。

    酒酒竟然差点被绑匪害死。

    “浅浅,对不起,之前我骗了你。”

    杜易恒叹了口气,“我一直想拖住你,不让你见慕云靳,但现在才发现我的行为很可笑。”

    有些事,不是他用尽力气,就可以左右的。

    或许,有人不是他用尽力气,就能追的到的。

    他真的很累。

    现在已经不知该用什么办法继续去追。

    一场角逐下来,到底还是没能赢,实在疲惫。

    “杜易恒,别说这些了。”

    “你好好养病吧,我要回去了。”

    苏浅不知该怎么安慰杜易恒。

    对杜易恒她始终是歉疚的。

    尤其是公司的事情。

    但她真的无法承诺什么。

    四年了,她一直拿他当最好的朋友。

    生病了会照顾他,有事会帮忙。

    可他们之间到底是没有爱情的。

    “嗯,那你注意身体,我已经没事了。”

    杜易恒叹了口气,挂了电话,起身准备去公司。

    不过自己把自己折腾的也够呛。

    “易恒,你这样怎么去公司,你身体还没好呢,来先把这碗粥喝了。”

    展婷还住在杜易恒这,端了一碗红枣粥。

    杜易恒淡淡的看了一眼,“我不补血,你留着自己喝吧。”

    “杜易恒!”

    展婷皱了皱眉,追了上去,“对了,那天苏姐姐问管家,有没有亲自看着你吃药,你干什么了,苏姐姐为什么会这样问?”

    展婷一番话,瞬间让杜易恒愣住。

    杜易恒站在那,脸色难看的很。

    她知道了?

    呵呵,真是讽刺啊。

    杜易恒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个傻缺。

    居然极端到用这种方式留人。

    看着杜易恒离开的背影,展婷嘟了嘟嘴,随后拿了手机出来,“喂,我有事跟你说,一会见面,我二十分钟后到。”

    “杜易恒出门去公司了。”

    “苏浅都跑了,他还能留在家里?”

    挂完电话,展婷便下了楼。

    杜易恒已经开车出去了。

    她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真心服气,就杜易恒这么一杜家少爷,什么女人没有。

    现在为了一个离婚的女人,连糟蹋自己的身体这样的事情都做出来了。

    这还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

    苏浅做完饭,将饭菜打包,放在车里面,便去接孩子了。

    因为之前的事,幼儿园附近留了保镖,专门保护两个孩子的安全。

    苏浅一直不太喜欢保镖在身边,感觉很累。

    可这几次出事,都差点危及到孩子。

    所以,她也不能不防。

    “妈妈,爸爸醒了吗?”

    酒酒刚刚放学,拉着妹妹的手,提着书包就冲了出来。

    一整天酒酒都不开心,在学校里也不喜欢说话,一个人躲在角落里伤心。

    “妈妈,哥哥今天偷偷哭啦,我都看到了。”

    念念小家伙跑出来告状。

    酒酒斜了念念一眼,“我才没哭,只是眼睛不舒服,你别瞎说。”

    “好了,你们两个不要闹了,爸爸醒了,我们去看爸爸。”

    “哇,要去找爸爸了。”

    念念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麻利的钻进了车里。

    酒酒抬头看了苏浅一眼,“真的吗,妈妈爸爸醒了?”

    “嗯,爸爸醒了,等你去看他呢,快上车。”

    两个小家伙爬上了车。

    苏浅给他们系好了安全带。

    “妈妈,车上有什么,好香啊,我闻到排骨的香味了。”

    “妈妈做的饭,一会我们跟爸爸一起吃。”

    “好啊,好啊,我最喜欢跟爸爸在一起啦。”

    “我今天还画了画给爸爸。”

    “我也画了。”

    酒酒拍了拍自己的书包。

    今天老师教画画,他很认真的画了一幅。

    孩子跟慕云靳之间的隔阂没了。

    苏浅总算松了口气。

    不然爷俩一直针锋相对,也实在头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