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838章     爸爸很爱很爱我

    酒酒狠狠的点了点头,“我知道,爸爸很爱很爱我。”

    慕少虽然躺在急救室里,什么都不知道。

    但是他心里应该是欣慰的。

    医生足足忙活了三个小时才出来。

    众人也在外面煎熬了三个小时。

    慕云靳总算被退出了急救室,性命无忧,可这一刀一刀的伤,外加手臂骨折。

    没几个月根本恢复不了。

    再加上失血过多,今天肯定是醒不了了。

    好在慕少身体底子好,不然换个身体差的,经历这么一场,小命也就差不多没了。

    “医生伯伯,我爸爸怎样了?”

    酒酒见慕云靳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吓的要死。

    他抬头,眼泪汪汪的看向医生问道。

    “小少爷不要担心,你爸爸不会有生命危险的,他只是需要休息。”

    “如果他醒来,小少爷跟他说,你跟爱他,大概他就能好的更快了。”

    这医生也是个很有趣的人。

    闻此,酒酒立刻点了点头,“谢谢医生伯伯,我会每天都跟爸爸说的。”

    慕云靳被送入了病房。

    今晚还要观察一晚,暂且不能有太多人探视。

    若明天没事,才能有人陪护。

    酒酒站在门口,死活不肯走。

    “酒酒听话,爸爸今晚上要治疗,不能有人打扰,妈妈也不能留在这。”

    “妈妈明天带你来好不好?”

    苏浅跟酒酒做了很久的工作,才算把儿子搞定。

    酒酒跟苏浅回到了苏家,一晚上醒来好几次。

    苏浅压根没睡。

    慕云靳还躺在病房里,伤的那么严重,她哪里能睡得着。

    “酒酒,怎么又醒了?”

    苏浅看到儿子揉着眼睛起来,忍不住皱了皱眉,“都已经三点了,你再不睡,明天没法上学了。”

    “妈妈,爸爸会离开酒酒吗?”

    酒酒泪眼汪汪的看着自己的妈妈道。

    苏浅叹了口气,“不会啊,爸爸那么爱酒酒,怎么舍得离开呢。”

    “那爸爸还会喜欢酒酒吗?”

    “酒酒撒了谎,爸爸知道后肯定不喜欢酒酒了。”

    酒酒忐忑的很,小脸上写满了疲惫。

    “爸爸一直都很爱酒酒,他也喜欢能听到酒酒叫一声爸爸,所以他不会怪酒酒的。”

    “酒酒乖,你要好好睡觉,明天去上学,回来之后爸爸就醒了。”

    “如果你不睡觉生了病,爸爸也会着急的知道吗?”

    闻此,酒酒立刻躺好,拉了被子盖好,乖乖的闭上了眼睛。

    苏浅看着身边的一双儿女,心情低落到了极点。

    是她不好,一再的固执,否则也不会闹成这样。

    第二天,苏浅送了酒酒跟念念去上学。

    公司的事情,全部交给了助理。

    她留在医院照顾慕云靳。

    慕云靳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苏浅累了两天,疲惫不堪,正坐在一旁打盹,昏昏欲睡。

    慕云靳睁开眼睛,便看到自个媳妇守着自己。

    这是他一直梦想的场景。

    希望早上起来,就可以看到她。

    他动了动手,想将她拥入怀。

    然而…好疼。

    根本动不了。

    他左臂骨折,右臂也都是伤。

    甚至动一下,都疼的撕心裂肺。

    慕大总裁觉得自己悲催的很。

    好不容易盼到媳妇在身边了,结果没办法抱,悲了个催的。

    苏浅睡的很沉。

    他便一直这样看着她,没想惊醒她。

    她一定是累了吧。

    他的浅浅,永远都那么善良。

    说不回头,却永远担心着他。

    过了一会,苏浅醒了,看到他正看着自己,先是一怔,而后本能的伸手,一巴掌拍在他脸上。

    慕云靳:“……”

    “怎么了媳妇?”

    为什么醒了就给他一巴掌?

    不带这样的啊!

    苏浅微微一怔,问道:“疼吗?”

    “不疼。”

    慕云靳为了哄媳妇,强装着说不疼。

    苏浅:“……”

    于是,苏浅又在他身上捅了捅。

    “浅浅,轻点,疼……”

    这下是真的疼了。

    苏浅松了口气,“疼就好了,还以为做梦呢。”

    慕云靳:“……”

    刚刚那一巴掌,他也疼啊。

    “真的疼吗?”

    苏浅不确定的看了他一眼。

    慕大总裁委屈的点了点头。

    是真的疼,那一巴掌到现在还疼。

    “那还好,还有知觉,不至于全都废了。”

    闻此,慕云靳差点没吐出一口血来。

    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而后信誓旦旦道:“浅浅,你放心,手臂过几个月就好了,别的地方没事,没伤到男人的要害部位,我还能给你性福。”

    他故意加重最后一句。

    苏浅:“……”

    这个人还真是……

    “刚刚那一巴掌不疼是吧,不疼我再打一巴掌。”

    “打吧,甘之如饴。”

    慕少一副躺平任君采劼的模样。

    苏浅捂脸,天呐,这男人怎么这么流氓。

    都快半身不遂了,居然还有心思开玩笑。

    “你饿了吗,我一会回去做饭,顺便把孩子接过来。”

    见他总算醒了,苏浅才放了心。

    医生预计的是上午醒。

    结果他上午没醒。

    苏浅提心吊胆了好几个小时,就怕他真的醒不过来。

    “浅浅。”

    他伸出手,想要抓住她,却没力气。

    “你别动,尤其是左臂,一个月内动一下都不行,要好起来得三个月,伤筋动骨一百天呢。”

    苏浅急忙伸手握住他的手。

    她柔软的小手,有些冰凉。

    慕云靳感觉无比满足。

    还好,经历过生死之后,她还在身边。

    “没事,小伤罢了,酒酒怎样?”

    “都是我不好,那些人是针对我的,如果不是因为我,他们不会带走酒酒。”

    说来,还是老爹太强,儿子倒霉。

    一堆人盯着慕少,无法对慕少下手,只能对酒酒下手。

    那个游乐场,苏远帆去了很多次,从没出什么事。

    所以这次也实在是大意了。

    “这种事,谁也说不准。”

    “你能舍出命去救酒酒,已经尽到自己的责任了。”

    “他是我儿子,我怎么可能看着他出事,当时只是担心见不到你跟念念了,怕念念见不到我会哭。”

    人只有在有牵挂的时候,才会有软肋。

    慕少也不例外。

    如果一个人,他或许真的不怕死。

    但是,现在不一样。

    他怕死,怕见不到妻子,见不到儿子女儿。

    他若是走了,女儿又要没爸爸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