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837章    爸爸,我不要你死

    这些人不刺慕云靳,专门刺酒酒。

    目的就是让慕云靳保护酒酒,无法还手,从而让他们有机可乘。

    面对这些人疯狂的夹击。

    慕云靳没有办法,只能抱起儿子护在怀里,尽量的躲避着攻击。

    顾臻他们已经赶到了。

    两分钟,只要他再坚持两分钟,孩子便能活下去。

    母爱是伟大的,父爱又何尝不是呢。

    慕云靳为了保护酒酒,一连挨了好几刀,最后实在撑不住倒下的时候,还是把酒酒护在怀里。

    顾臻第一个冲了过来,一拳打飞正要往慕云靳心脏刺的头目。

    慕家的保镖赶到。

    苏夜辰等人也同时赶到。

    苏浅还不知道这事。

    怕她承受不住,所以没人告诉她。

    当他们赶到的时候,现场真是一片血腥。

    慕云靳将酒酒护在身下,身上多处刀伤,血流不止。

    看到顾臻跟苏家人赶过来,慕云靳总算放了心,笑看了儿子一眼,用另外一只还能动的手,轻轻的摸了摸儿子的头,笑道:“酒酒别怕,没事了。”

    说完,慕云靳便昏了过去。

    “爸爸,爸爸。”

    酒酒费力的爬起来,不断的晃着慕云靳的身子,“爸爸你醒醒,你不要抛下酒酒,爸爸对不起,酒酒错了。”

    “爸爸,你起来啊,我不要你死。”

    酒酒以为慕云靳不跟他说话了是挂了,哭的死去活来,“爸爸,你不能死,你不要死。”

    顾臻:“……”

    呃,这个……

    虽然总裁有点惨,但人绝对是活着的。

    万幸的是,几处刀伤都没伤到要害。

    “小少爷,别哭了,你爸爸没事呢,只是昏迷了,我们现在把他送医院好不好?”

    瞧瞧小少爷哭的那么伤心,也不枉费总裁这么拼命保护小少爷了。

    “真的吗叔叔?”

    酒酒擦了把眼泪看着顾臻道。

    顾臻点了点头,“小少爷不要担心,叔叔不会骗你的。”

    “酒酒。”

    苏睿走过来,将酒酒抱在怀里,“酒酒不怕,你爸爸没事,什么事都没有,坏人也被抓起来了,有二舅舅在不要怕。”

    “二舅舅,你一定要让医生救救爸爸,我不要爸爸死。”

    酒酒的眼泪再次落了下来。

    “好,舅舅答应你,一定让医生治好你爸爸。”

    慕云靳被火速的送往医院。

    酒酒也被带去检查身体。

    慕云靳将酒酒保护的很好。

    酒酒除了手背上有点擦伤意外,别的地方都没事,惊吓倒是真的。

    苏浅得知这件事的时候。

    慕云靳已经进了急救室一个多小时了。

    “酒酒。”

    苏浅一路飙车而来,奔到医院。

    酒酒在急救室门口站着。

    苏睿本想先带他回去,可他死活不肯,一直在这站着。

    他要看到慕云靳平安。

    苏浅伸手将儿子抱在怀里,仔仔细细的打量着,眼眸含泪,“酒酒,伤到哪里了,他们打你了吗,对不起都是妈妈不好,是妈妈没照顾好你,对不起。”

    “妈妈,我没事。”

    “可爸爸在里面,爸爸流了好多血。”

    “妈妈,我不想爸爸死,我还想爸爸教我好多东西。”

    酒酒再次哭了起来。

    他是真的怕了。

    慕云靳中了那么多刀,刀刀见血,左胳膊骨折,伤情严重。

    即便不死,这几个月慕少的生活也不会多美妙。

    “爸爸不会死的,不会的。”

    苏浅紧紧抱住儿子泪流雨下。

    她还不知道具体情况。

    只知道慕云靳为了救酒酒受伤。

    “大哥,医生怎么说,云靳怎么样?”

    她抱起儿子,慌乱的看向苏夜辰问道。

    这样的慌乱,已经四年没有过了。

    当她听到慕云靳出事的时候,差点没吓傻,心揪扯般的疼,难受的要死。

    “没伤到要害,不过多处外伤,流血不少,左臂骨折,大概要休养几个月。”

    事情闹到这个份上,谁也不会再去说风凉话。

    虽然没生命危险,可听到这,苏浅还是急的要死。

    酒酒缩在她怀里,不再大哭,悄悄的流眼泪。

    小小男子汉酒酒,今天算是哭的最厉害的一次。

    “妈妈。”

    许久之后,酒酒擦了眼泪,抬头看向苏浅轻声开口。

    “怎么了酒酒?”

    苏浅低头看了酒酒一眼。

    “妈妈,酒酒错了。”

    “我跟爸爸打赌,只要这周爸爸追不到妈妈,爸爸就把妈妈让给干爸,所以我一直捣乱,还在干爸家故意装睡,就是不想让爸爸接妈妈回去。”

    “我还偷偷的将这个约定告诉了干爸,让干爸阻止爸爸接妈妈回去,我做了很多很多的错事。”

    “妈妈,酒酒不是一个好孩子。”

    “对不起妈妈。”

    酒酒哭着说出事实。

    这几日他一直想法调皮捣蛋,破坏慕云靳的求婚,在杜易恒家装睡。

    目的只是为了阻止慕云靳接苏浅回去。

    酒酒的坦诚,顿时让众人愕然。

    尤其是苏浅,更是惊愕不已。

    这件事,她当真一点不知道。

    她先前还疑惑杜易恒不过发烧而已,怎么反反复复不见好,越来越严重。

    后来发现杜易恒将药丢在了垃圾桶里。

    但仍然不知道原因。

    用这样的方法留住自己不觉得太幼稚了吗?

    如今听酒酒这么一说,方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原来杜易恒也是为破坏慕云靳跟酒酒这个约定,才会故意让自己无法好起来。

    “妈妈,对不起,对不起,你打酒酒吧,是酒酒错了。”

    酒酒伸出小手,稚嫩的小脸上写满了忧伤。

    这不是一个撕碎的孩子脸上该有的表情。

    苏浅有些心酸。

    大人的事情,本来就不该牵扯到孩子。

    “酒酒乖,妈妈不怪你,只是你要明白,爸爸他一直都很爱你跟妹妹。”

    “以前爸爸没来看过你们,那是因为妈妈没有告诉爸爸他你们的事,所以爸爸根本不知情。”

    “你只要记住,你一直都有一个很好很好的爸爸,知道吗?”

    苏浅伸出手,轻轻的帮儿子擦去眼泪。

    这场惊心动魄,算是彻底挽回了父子关系。

    可这样痛的经历,不是她想要的。

    孩子还那么小,便经历绑架杀人这种血腥的事。

    她真的担心给孩子造成无法挽回的影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