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836章    把这小子扔下去

    慕云靳的车子就跟在后面。

    渐渐的他身后多了好几辆路虎。

    不是他的人,而是对方的人。

    对方的人这是想将他围死。

    顾臻他们几乎没怎么跟,在很远的地方。

    这些人看的紧。

    他们只能沿着路线慢慢走。

    不然担心被发现,会连累到酒酒。

    他们既然已经出手绑架人了,就没有什么是他们做不出来的。

    “慕少,别急啊,在你死之前,我们总要好好玩玩。”

    那人笑了笑,而后看向后面的人道:“打开车门,让小少爷欣赏一下外面的风景。”

    “是,大哥。”

    后面的人邪恶的笑了起来。

    接着其中一人打开车门,抓起酒酒便拎到了车外。

    酒酒的身体悬空,车速很快。

    只要那人放手,酒酒就会葬身车轮底下。

    “混蛋!”

    慕云靳开车跟在后面,清楚的看到儿子被拎到车外,面临危险。

    他儿子才四岁。

    这帮人简直没有人性!

    慕云靳脸上一片冰冷之色,薄唇紧抿。

    看着小小的人儿遭受这一切,他几乎暴走。

    他没给过孩子多少爱。

    却因为自己身上才仇恨牵连儿子,他感到很愧疚。

    自己这个父亲做的的确不合格。

    “慕少,给你看个更好玩的。”

    忽然,那人又开了口。

    接着,后面提着酒酒那人忽然松了手。

    酒酒到底没忍不住叫了起来。

    眼看酒酒即将葬身车轮下。

    那人猛地一抓,将酒酒抓了回来。

    就差那么一点点,酒酒小命不保。

    这种游戏简直就是在玩命。

    稍有不慎,便会酿成惨剧。

    “哈哈哈,有趣,多来几次,让咱们的小少爷好好体验体验。”

    那人瞬间玩上了瘾。

    接着,后面的车子,开始追击慕云靳不断的撞击他的车子。

    这些人叫他来,压根没有商量的余地。

    不过就是在游戏中做掉他罢了。

    就是酒酒他们也没打算放过。

    酒酒一次次被放下提起放下提起。

    好几次,抓着酒酒那人都差点失手。

    酒酒倒是没再惊呼过。

    小小的人儿,眼中闪过一抹厉色。

    这个时候的他,真跟他父亲小时候是一模一样的。

    慕云靳出身豪门,小时候也被人绑架过,跟酒酒的表现差不多。

    四五辆车子疯狂的撞击慕云靳的车子。

    慕云靳面色冰寒,有条不紊的打着方向盘。

    几千万的豪车性能不差。

    慕少虽然几乎从不飙车。

    但他的车技一向很好。

    左躲右闪间,已经有两辆车子在追击他的过程中报废了。

    见此,为首的人顿时一怒,打了电话给后面的人,“早上没吃饭吗,撞死他,不然老板那怎么交代。”

    “十分钟内解决了慕云靳赶紧走人!”

    他也不是傻子,知道慕云靳不可能一点防备没有。

    所以他现在抓的就是这个空档。

    十分钟内解决慕云靳,他跟兄弟们还可以逃窜。

    然而,时间一秒秒的过去。

    后面的车子在撞击过程中,全部报废。

    车上的人死的死伤的伤。

    慕云靳的车子也被撞击的变了形。

    但为了儿子,他始终没离开手中的方向盘。

    “该死,一群没用的废物,那么多辆车子都对付不了慕云靳!”

    那人怒喝一声,看了一眼后面被折腾的奄奄一息的酒酒,怒道:“把这小子扔下去,让后面的车子轧上来,轧成肉饼,我倒要看看他慕云靳还能怎样!”

    “是,老大!”

    后面的人听完之后,哈哈一笑,立刻将酒酒抛了出去。

    后面的车子即将撞上来。

    慕云靳见此,脸色骤然一变,猛地一打方向盘,将旁边的车子撞飞出去。

    接着,他打开车门,飞身跳了出去。

    在最后一刻,伸手接住儿子,抱着酒酒滚出去好远。

    地上满是石子沙土,他将儿子小小的身子,紧紧的护在怀里,避免酒酒受到任何波及。

    酒酒死死抓住他的衣服,满是依赖。

    “该死,这样居然都没能弄死他们父子!”

    那人恼羞成怒,怒骂一声,而后停了车子。

    其余人也都下了车。

    他们每个人都从车子上拿了一根钢管下来。

    慕云靳抱着酒酒,很久之后才停下来。

    酒酒没事,他却被刮蹭的满身是伤。

    “慕少,挺有本事啊。”

    为首的人晃着手里的钢管,指着慕云靳跟酒酒道:“不过任凭你再有本事,今日你跟你儿子的命也得留在这里!”

    说完,手里的钢管竟然直接对着酒酒的脑袋砸了过去。

    慕云靳将酒酒护在身后,一脚踹向了那人的小腹。

    那人急忙撤回钢管,改往慕云靳身上砸。

    “酒酒,听爸爸的话,往那边跑,一直跑。”

    慕云靳伸手指了指某个地方。

    人太多,而且都是练过的。

    他一个人绝对打不过,只能拖延时间。

    只要儿子跑远了。

    顾臻他们追过来,孩子肯定不会有危险。

    酒酒没有跑,目光认真的看着他,“我要跟你在一起!”

    这一刻,慕云靳看到了儿子脸上的难过自责。

    小小的孩子就流露出这样的表情,真的很让他难受。

    “妈的,上演什么父子情深呢,兄弟们上,一定不能让他们活着。”

    十几个人再次拿着钢管围了上来。

    还有人拿了长刀。

    总之,他们都有武器。

    所以,相对于没有武器,还要保护着儿子的慕少来说,弱势尽显。

    慕少一人独战十几人,一直将儿子护在身后。

    忽然,一个人抓住了机会,拿着钢管狠狠的砸向了酒酒。

    慕云靳刚踹倒一个人,来不及再对付那个人,只能着急的将儿子拉入怀中抱着。

    砰地一声,钢管狠狠的砸在他胳膊上,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

    慕云靳疼的脸色发白,冷汗淋漓。

    “爸爸!”

    酒酒瞬间吓哭了,抱着他大喊,“爸爸,爸爸。”

    这是父子俩见面之后,酒酒第一次开口喊爸爸。

    孩子那一声声撕心裂肺的爸爸,让慕云靳心中一酸,开口安抚道:“酒酒别哭,爸爸没事。”

    “快,杀了他,他们的人来了,再不动手来不及了!”

    顾臻已经带人赶来。

    这帮人狗急跳墙,拿着长刀疯狂的刺向了酒酒。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