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835章    绑架

    “好,小舅舅带你去坐旋转木马。”

    苏远帆抱起了念念,顺便回头对酒酒说了一声,“酒酒,别乱跑啊。”

    这家游乐场他很熟,周围也有不少安保人员。

    苏远帆带两个孩子来过无数次。

    工作人员都认得这两个小萌娃是苏家的宝贝疙瘩。

    所以苏远帆倒是不担心。

    酒酒玩什么游戏,工作人员也都会看着。

    因此来着他也没带什么保镖。

    “阿姨,帮我拿个棉花糖好吗?”

    酒酒玩了一会,想给妹妹买棉花糖。

    他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零花钱,递给了一位很熟的工作人员。

    他每次来都会见到那位阿姨。

    那工作人员上次还送了念念一个玩偶。

    念念开心的很。

    “酒酒,今天不要吃棉花糖了,你看那有卖糖人的,咱们去看看好不好?”

    那女人指向了不远处一个小摊子。

    那小摊子卖的是中国最传统的糖人。

    “哇,糖人。”

    酒酒眼睛一亮,飞速的跑了过去。

    苏远帆还回头看了一眼,见酒酒跑到摊子前挑糖人,也没在意什么。

    念念上了旋转木马。

    “小舅舅,我怎么看不到哥哥了,哥哥买了东西偷偷藏起来了吗?”

    念念玩了没两分钟,忽然开口找哥哥。

    苏远帆微微一愣,急忙回头望去,果然见不到酒酒的身影了。

    别说酒酒了,就连那个带着酒酒去买糖人的人都已经不见了。

    “酒酒。”

    苏远帆脸色骤然一变,着急的要去找酒酒。

    “小舅舅,你干什么去啊。”

    念念吓的大喊一声。

    苏远帆才想起来,外甥女还在。

    于是,转头抱起念念,一边跑一边打电话。

    “喂,大哥,酒酒丢了,在游乐场被人带走了。”

    酒酒这孩子虽然喜欢自己玩。

    但是他从没有一次离开过大人的视线。

    所以,酒酒突然不见,连同那工作人员一起不见。

    苏远帆便知道这是出了大事。

    苏夜辰接了电话,立刻给苏睿等人打了电话,并且打电话去了警察局。

    让他们立刻调取各路段的监控。

    同时,正在开会的慕云靳,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手机一直响,他很少在开会的时候接电话,苏浅的电话除外。

    所以电话是顾臻代接的。

    “总裁,出事了,小少爷被人绑架了。”

    顾臻接到的电话不是别人的,正是绑匪打来的。

    绑匪告诉顾臻三分钟后会打回来,让慕云靳避开所有人接电话。

    三分钟后,绑匪如约打来了电话。

    “放开我,你们这些坏人,放开我!”

    电话内传来的是酒酒的喊声。

    “你是谁,为有什么事冲我来,别对一个孩子下手。”

    慕云靳脸色骤然一变,青筋暴起。

    该死,居然有人打他儿子的主意。

    “慕云靳,想让你儿子活着,就拿你的命来换,你一个人来,若是敢多带一个人,这小鬼立刻没命。”

    “啊!”

    酒酒又喊了一声,应当是被伤到了。

    “你告诉我地点,别动我儿子!”

    慕云靳眼神冰冷如斯,面上闪过一抹杀意。

    家人是他的底线,谁都不能碰,谁碰谁死!

    绑匪还真说了地址。

    慕云靳着急的要下楼。

    “总裁,这是个陷阱,您不能真的一个人去啊。”

    顾臻急忙伸手拦住慕云靳。

    很明显,这就是一个陷阱,一条不归路。

    对方不要钱,只要慕云靳去,只是想要慕云靳的命罢了。

    “你先联络刘局长,远远的跟着我,必须保证不能在对方的监测内,我决不许酒酒有任何危险。”

    “可是您……”

    顾臻的话还没说完,慕云靳已经冲下了楼,追踪对方去了。

    对方既然敢劫持酒酒,肯定是做了准备的。

    他沿途肯定有人跟踪监测。

    所以他的人必须距离很远,很隐秘,还要随时换车子,才能不备发现。

    这在顾臻的人跟上来之前,慕云靳独身一个人,可以说非常危险。

    随时都有可能殒命。

    但是为了儿子,他没办法多考虑。

    甚至连定计划的时间都来不及。

    他多耽搁一秒,酒酒便多一秒的危险。

    而此时,酒酒被塞在一辆面包车里,手脚绑着。

    车上有两个游乐场的工作人员。

    其中带酒酒出来的那个人,着急的求道:“李哥,我都把人带来的,能放我走了吧。”

    “嗯,放她走吧。”

    被称作李哥的人点了点头,“另外一个也放走吧。”

    “谢谢李哥,谢谢李哥。”

    两人大喜,急忙道谢。

    不想坐在后面的人,忽然拔出匕首,二话不说,将那两人抹了脖子,然后丢了出去。

    路上车来车往,两具尸体被丢下去,瞬间被迎面而来的大卡车碾碎。

    那场景异常血腥。

    酒酒亲眼见到那两个人被杀死,车上还留下了血迹。

    酒酒看的傻眼,小身子瑟瑟发抖。

    他毕竟只是个四岁的孩子,能忍着不哭,已经是很坚强的了。

    “哈哈哈。”

    为首的人很是猖狂变态,伸手拍了拍酒酒的脸,“真不愧是慕云靳的儿子啊,居然没哭,够种!”

    “不过可惜了,正因为你是慕云靳的儿子,所以你就只能去死了。”

    “下辈子投胎千万不要再这么不长眼了。”

    “还有,小家伙你以后冤魂可别来找我,是你爸爸害死了你,如果不是他得罪人太多,你也不会被抓,所以要怪也只能怪他。”

    酒酒死死的等着面前这个丑陋的男人,眼中满是倔强。

    毕竟是慕少的儿子,身体里流着慕少的血,那股子倔劲也的确像极了慕少。

    车子渐渐离开公路,去了郊区,之后便开向了山中,越走越偏。

    那人打了电话给慕云靳,“慕少,我们的人可跟着你呢,千万不要通知别人,否则你儿子的尸体就会从车上扔下去。”

    “不过这小娃啊,倒是有股子劲,居然不怕,所以你说我要不要试试,把他扔下去呢?”

    那人转头看了酒酒一眼,露出嗜血的笑容,阴森恐怖。

    酒酒虽然害怕,却很是倔强的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人,没再喊出声。

    “我已经按照你们说的,一个人跟上了,你们还想怎样,放了我儿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