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834章  发现

    苏浅是真的怕孩子学坏,所以有的时候也不能不狠心。

    酒酒的事情算是解决。

    她打算这两日让酒酒跟慕云靳见面,要酒酒道歉。

    虽然是孩子,可也必须为自己的言行负责。

    苏浅刚刚把孩子送去学校,杜易恒的管家便打了电话来。

    杜易恒不知因为什么跟展婷发生冲突,闹的不可开交。

    因此,杜易恒连针头都拔了。

    他这样暴躁,还拒绝输液,肯定会出问题。

    管家不得已,只好打了电话给她。

    苏浅只能交代助理,所有事情延缓处理。

    她赶到杜家的时候,听到展婷在哭,“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一张照片吗,我也不是故意的,我不是看你没吃什么东西,所以才端了碗粥给你,谁知道你正在看照片啊。”

    “滚滚滚,麻利的滚,老子不想见到你。”

    杜二少怒不可遏的声音也一同传来。

    客厅内一片狼藉,许多东西被丢的到处都是。

    医生还站在一旁,尴尬的很。

    他来给杜易恒输液,刚刚输液,还没五分钟,就被杜易恒给拔掉了。

    苏浅刚刚进来,便看到桌上有一张被毁了的照片。

    是她在美国参加设计大赛的照片。

    不知道什么时候杜易恒洗了一张出来。

    起因就是这张照片。

    展婷端粥给杜易恒,不小心将粥洒在了上边,杜易恒便发了脾气。

    展婷坐在一旁,一边哭,一边嘟囔,“真不是故意的,我不走,爷爷让我住在这的,我凭什么要走啊!”

    “滚!”

    苏浅:“……”

    “你们两个别吵了,杜易恒你看看你把自己家都弄成什么乱七八糟的样子了。”

    “展婷,你也别哭了,你们两个就不能好好说话。”

    “不是我不好好说话,只是我真的是不小心的,他就骂我,我们家也没人这样骂过我啊。”

    “嫌我骂你,就赶紧滚蛋,我可不想看到你。”

    杜易恒别过了脸去,怒火中烧。

    他也觉得自己最近脾气很差。

    有的时候,明明不想发脾气,可不知为什么,控制不住自己。

    他觉得自己大概是换上了焦虑症。

    这周马上过去。

    越接近周末,他便越紧张。

    所以必须每天看到苏浅。

    确定苏浅没有被慕云靳带回去才能安心。

    “先上楼去输液。”

    “浅浅……”

    “上楼。”

    “好,听你的,你最大。”

    杜易恒无奈,还是听话的上了楼。

    展婷站起来,收拾客厅,嘟囔道:“苏姐姐,他为什么留着你的照片,你不是要跟慕少复婚了吗?”

    “为什么易恒还是不死心,苏姐姐你教教我,到底怎样才能抓住他的心?”

    展婷抬眸看着她,眼泪还挂在眼角。

    “感情是两情相悦的事情,我知道你喜欢他,但也要循序渐进,而且你也不要太强求自己,强求他了,一切顺其自然吧。”

    看着展婷眼眸含泪的样子。

    苏浅真的已经分辨不出这个女孩到底是善良,还是别有用心了。

    小心思肯定是有的。

    毕竟展婷喜欢杜易恒。

    不过如此直白坦率,也不算太坏。

    “可我是真的喜欢他,真的很想跟他在一起。”

    “苏姐姐,你看在堂姐的面子上帮帮我好不好?”

    展婷走过来,抓住她的手,可怜兮兮的请求。

    “我帮不了你,我总不能强逼杜易恒,让他必须娶你吧。”

    “那易恒为什么喜欢你,你能告诉我吗,我也要努力。”

    展婷眨了眨眼睛,看上去一副天真无辜的模样。

    苏浅:“……”

    这个问题要她怎么回答?

    “我也不知道。”

    她推开展婷上了楼,将杜易恒警告了一番。

    这人如果再乱折腾,估计小命是没有了。

    原本情况没这么糟糕,现在几乎是被自己折腾死的。

    杜易恒的情况又开始反复。

    苏浅把孩子交给了苏睿照顾。

    她下班后,便去杜易恒那。

    展婷嚷嚷着跟她学做饭。

    小姑娘倒是认真,也没再惹什么事。

    慕云靳多次打电话找苏浅,约她吃饭。

    可每次杜易恒那边都有事。

    所以一推再推,转眼推到了周末。

    杜易恒的病还是断断续续反反复复不见好。

    苏浅有些着急,“杜易恒,明天去医院吧,你这烧的反反复复,还一直咳嗽,在家总靠着也不是个事,明天就去医院。”

    “浅浅,没事的,我已经好多了,今天都不怎么烧了,刚刚量温度也退了不少。”

    “万一明天又烧起来了呢,你的医生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连发烧都治不好,这猪头脸倒是好的差不多了。”

    杜易恒:“……”

    猪头脸……

    “浅浅,我那天看新闻,慕云靳跟你求婚,你是不是…动心了?”

    杜易恒将话题岔开。

    那天的新闻他看了,酒酒那一段没有。

    事发当天,慕云靳已经找了人,切掉了关于酒酒的新闻。

    他之前已经让人给各家媒体打过招呼了。

    没有他的允许,决不能再让两个孩子上新闻曝光,无论好的坏的。

    孩子需要的是一个安稳的环境。

    他不希望媒体拿孩子说事。

    更讨厌那些抹黑的水军。

    “杜易恒,我不希望跟你谈这些事,这是我跟慕云靳之间的事,你先休息吧,我回去了。”

    苏浅对此事闭口不提,转身的时候,无意间瞥到垃圾桶里,有几粒白色的药。

    苏浅面色微微一怔,并没说什么。

    下楼的时候,碰到管家。

    苏浅随口问了一句,“管家,每天的药都是你看着你们家少爷吃的?”

    管家微微一怔,“没有啊,少爷都是自己吃的。”

    “哦,没事,我就随口一问。”

    展婷还在打扫客厅。

    听到她跟管家的对话,手下的动作微微一顿。

    “我先回去了,中午再过来,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苏浅若有所思看了展婷一眼,匆忙赶往工作室。

    今天是周末,孩子在家。

    她不用去接两个孩子。

    孩子被苏远帆带着去了游乐场。

    酒酒最喜欢冒险项目。

    念念喜欢旋转木马。

    “酒酒,你做什么去?”

    苏远帆每次带酒酒都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

    “小舅舅,我去那边玩。”

    酒酒说着人已经不见了。

    “小舅舅,我要坐旋转木马。”

    念念在一旁扯住了苏远帆的衣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