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832章    妈妈,不要抛下酒酒

    苏浅瞬间愣在原地。

    很久的时间都回不过神来。

    慕云靳也是一愣,随后明白过来。

    儿子装病只是不想让苏浅答应他。

    一旦苏浅答应他,两人在一起。

    那个赌约酒酒便输了。

    这孩子真的就这么不乐意认他这个父亲吗?

    其余人也是一阵愕然。

    从不撒谎的酒酒,居然做出装晕这种事情来。

    “哥哥,你好了吗?”

    念念眼角还挂着泪水。

    刚刚哥哥晕倒,吓的她一直哭。

    酒酒站在那,低着头,谁都不敢看。

    他知道他犯错了。

    而且是很严重的错误。

    苏浅渐渐回过神来,她看着儿子站在那,低着头,简直气炸了。

    她第一次有动手想打孩子的冲动。

    “苏景霆,谁让你撒谎的,我教你撒谎了吗?”

    “你现在连是非都分不清了,以前我教你的那些都让狗吃了!”

    苏浅是真的怒了。

    她刚刚差点吓死。

    她没想到孩子会骗她。

    她愤怒的想要动手。

    慕云靳急忙伸手拉住她,“浅浅,有话好好说,这事是我的错,不要怪他。”

    “你不要为他开脱,他已经没救了,先是不尊重长辈,现在就开始撒谎,我辛辛苦苦养他这么大,不是让他来骗我的!”

    苏浅的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了下来。

    她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一歇斯底里的泼妇。

    说完这话,她气恼的离去。

    “妈妈。”

    酒酒被吓到了,着急的去追,“妈妈,不要抛下酒酒,妈妈。”

    “我没你这样的儿子。”

    苏浅一把推开儿子,狠心的离开,泪如雨下。

    儿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撒谎,不尊重长辈,害的全家人都跟着担心。

    她一直希望儿子优秀成长。

    为什么还是走到今天这一步。

    她不担心别的,就怕儿子撒谎成性。

    她最讨厌的便是不说实话的人。

    “妈妈,妈妈……”

    酒酒再也忍不住,吓的大哭,追在苏浅身后跑。

    苏浅却上了车,独自一人开车离去。

    最近发生的各种事让她心力交瘁。

    她还没处理好新闻的事。

    虽然新闻都删了,但是她必须给予一定的回应。

    否则在那些人的猜测下,儿子还不知道会被描述成什么样的人。

    杜易恒跟慕云靳之间的争斗。

    酒酒的谎言。

    一桩桩,一件件,都让她赶到力不从心。

    慕云靳开车追了上去。

    酒酒站在医院外大哭不止。

    叶澜跟慕严夫妻俩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劝慰。

    苏夜辰伸手抱起酒酒,皱眉道:“酒酒,你当初既然选择撒谎,就应该承受现在的后果。”

    “撒谎的孩子不是好孩子,你是小男子汉,有什么事必须正面面对,怎么可以撒谎骗妈妈?”

    “你知道你突然昏倒,妈妈有多担心吗?”

    谁都没料到酒酒会撒这种弥天大谎。

    见此,叶澜忙道:“他还是个孩子,就别说他了。”

    “这话不对。”

    蓝芷皱眉,“越是孩子,越要从小教育,不能让孩子养成撒谎的习惯。”

    “坏习惯一旦养成,想改很难。”

    “可是……”

    叶澜不知该说什么,只是很心疼孙子。

    酒酒被众人责怪,情绪很低落。

    苏夜辰带着他回了苏家。

    苏浅一个人开车到了大桥。

    她从车上下来,站在桥边,迷茫的很。

    “浅浅。”

    慕云靳匆忙下车,将她抱在怀里,轻声道:“这事不能怪酒酒,因为我这个父亲不负责任,所以他一直很排斥我,才不希望你回到我身边。”

    “换而言之,酒酒怕你回来,会再向以前一样伤心,他只是太爱你这个妈妈了。”

    “所以这事不能怪他。”

    “任何事都不能以爱为借口任意去做,任何错误也不能以爱为借口来开脱,他真的很让我失望,我感觉自己教育很失败。”

    苏浅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她感觉自己实在太失败了。

    “不怪你,孩子的成长过程,我始终没参与。”

    慕云靳紧紧抱着她,揉了揉她的脑袋,“浅浅,以后有什么事都交给我处理,你一个人实在太累了。”

    “今晚的求婚,既然酒酒不答应,那下次我们再来。”

    他总要让两个孩子心甘情愿。

    不然父母复婚,孩子死活不愿意,也会影响状态。

    苏浅心中一暖,之前的难过与心酸也好了些。

    她闭上眼睛,靠在慕云靳怀里,难得没有抗拒挣扎。

    慕云靳能感受得到,她的心已经开始变得柔软。

    他不急,选择慢慢等。

    他现在需要解决的是酒酒的问题。

    不然,即便他与苏浅的问题不存在了,儿子那边也是个难题。

    今天的事,让他突然明白过来。

    他这样强逼儿子认他爸爸是不可能的。

    必须想办法缓和父子关系。

    酒酒才能心甘情愿的回到慕家。

    如果处理不好,只会给孩子造成难以挽回的伤害。

    “走吧,我送你回去。”

    转眼,已经晚上十点多了。

    外面天很冷,苏浅穿的有些薄。

    “不用了,我自己开车回去,你回去吧。”

    苏浅摇了摇头上了车。

    慕云靳不放心,开车跟着她回去。

    到了苏家门口,才开车返回。

    苏家一家人都没睡。

    酒酒差点把家人的心脏病闹出来。

    苏浅疲惫不堪的回到家中。

    苏邵诚看着她皱眉道:“酒酒对慕云靳很排斥,所以才会撒谎,你若真回到慕家,酒酒怎么办?”

    苏家全家人中,唯有苏邵诚是对此事反对的最厉害的那一个。

    他实在担心苏浅回到慕家重蹈覆辙。

    身为父亲,曾经错过女儿二十多年的时间。

    所以,他实在不希望女儿再受到伤害。

    只是做法有些偏激罢了。

    “不知道。”

    苏浅坐在沙发上,揉了揉额头,态度完全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

    她现在已经被搞疯了,答应慕云靳不是,不答应慕云靳也不是。

    念念想要亲爹,酒酒想要干爸。

    她能怎么办?

    “依我看,慕云靳的事你就别考虑了,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更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

    苏邵诚的态度依然很强硬。

    “我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你们就不要跟着瞎操心了,我上楼去休息了。”

    苏浅凝眉,拿着包上了楼。

    她其实还是担心酒酒。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