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827章    是不是很难过

    “没有。”

    杜易恒摇了摇头。

    “消毒药水,创可贴?”

    “也没有。”

    “消炎药。”

    “没有。”

    “……”

    “你家里都有什么!”

    “除了几个年老的佣人管家之外,就我自己,光棍一个,没有媳妇,没有孩子,什么都没有。”

    杜易恒明明疼的都快挂了,却还有心思跟苏浅开玩笑。

    苏浅狠狠瞪了他一眼,“我先去拧个毛巾,你不要再乱动了。”

    “一会先让医生检查一下,万一打出了内出血,还得去医院,不然你早晚得挂!”

    苏浅情绪很焦躁。

    这几日接二连三的出事,已经让她很崩溃了。

    现在忙的她连公司的事情都没办法管了。

    酒酒乖巧的坐在一旁也不吵闹。

    杜易恒看着酒酒笑道:“干爸也有错,干爸不应该打架的,下次不会了。”

    虽然酒酒比较喜欢他。

    但他也不想欺骗一个孩子。

    他就算要动手,也不该在幼儿园没看动手。

    这件事的确是他考虑不周。

    “嗯。”

    酒酒认真的点了点头。

    他坐在那,异常安静。

    看上去没什么问题。

    但这样根本不符合他的性格。

    “酒酒,今天妈妈骂你,是不是很难过?”

    杜易恒看着酒酒语重心长道。

    酒酒摇了摇头,而后又点了点头。

    “都是干爸不好,这事是干爸惹起来的。”

    “不过酒酒,以后大人的事情,你们小孩子就不要管了。”

    “你现在是该玩的年纪,想玩什么就玩什么,不要因为我们大人的事情影响了你。”

    不管是慕云靳,还是杜易恒,还是苏浅苏睿等人。

    他们都不希望大人的恩怨影响到孩子。

    虽然酒酒告诉了杜易恒他跟慕云靳的赌约。

    但杜易恒怎么做,那是他自己的事。

    他不会去利用酒酒做些什么。

    利用孩子就真的太可耻了。

    酒酒依然不说话,有点小小的伤心。

    他一直都很乖,挨骂的时候比较少。

    尤其是这种严重的时候,更是没有过。

    小家伙内心多少还是受影响的。

    “我看电视去了。”

    酒酒忽然起身,跑出了房间。

    杜易恒轻轻的叹了口气,自责的很。

    今日的事情,只怕对酒酒的影响很大。

    酒酒大概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只知道自己的行为,让妈妈跟舅舅都很生气罢了。

    医生很快赶了过来。

    杜易恒伤的不轻。

    医生建议他住院几日接受治疗。

    杜二少发了脾气,死活不去,苏浅说也不管用。

    杜二少最后索性破罐子破摔,躺在床上不起来,哪里也不去。

    苏浅看了一眼温度计,三十七度九,有点发烧。

    “医生,给他打一针,一针不行打两针,两针不行打三针,直到戳醒为止。”

    “好的苏小姐。”

    医生点了点头,找了针筒出来。

    “不是,真打啊,还没三十八度呢就打针,这也太不地道了吧。”

    “不打针,中午饭就不用吃了,如果你不配合,我会让你的保镖强行送你去医院,到底要怎样,你自己选吧。”

    苏浅转身离开了房间,下楼去做饭。

    接着便听到杜二少杀猪般的声音响起,“你住手,你别脱我裤子啊,喂,我自己能脱……”

    苏浅微微一怔,抽了抽嘴角。

    这医生还真挺…敬业的。

    酒酒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

    电视上播的是时政新闻。

    她先前一直怀疑这么小的孩子看得懂吗?

    结果,酒酒每次都看的津津有味。

    酒酒这脑子绝对随了慕云靳没错,天生的经商头脑。

    看到苏浅下来,酒酒立刻低下了头。

    小人儿沉默的很。

    苏浅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进厨房去做饭了。

    酒酒扁了扁嘴巴。

    苏浅进厨房之后,酒酒抬起头,看向厨房的方向,悄悄的擦了擦眼泪。

    这孩子一向坚强,很少掉眼泪。

    这次却是委屈的很。

    只是就连哭,他也偷偷的,不让任何人看到,自尊心强的很。

    苏浅站在厨房里,连声叹气。

    事情发展的让她很头疼。

    慕云靳跟杜易恒居然当着孩子的面打架。

    再加上酒酒的举动……

    不用想,也知道她被对手攻击成了什么样子。

    虽然新闻会被删掉,但是造成的影响,她肯定还要去处理的。

    她不能让孩子活在谩骂中。

    她熬了鸡汤给杜易恒。

    想起幼儿园门口的一幕,又打了电话给慕云靳。

    慕少刚刚洗完澡,打架弄了一身灰尘。

    刚刚从浴室出来,就接了苏浅的电话。

    看到手机屏幕上的名字。

    慕云靳微微一怔,心头闪过一抹复杂的感觉。

    他沉默片刻,还是接了电话。

    “喂。”

    “你在做什么?”

    苏浅感觉到慕云靳的情绪不太对劲。

    她丢下他,送了杜易恒回来。

    他心里肯定是不好受的。

    可杜易恒是个病人,她又担心慕云靳出手太重,闹出什么事。

    到时候哪家的颜面都不好看。

    “刚洗完澡,准备下楼吃饭,念念在楼下玩。”

    “嗯,酒酒的事情,你不要往心里去,回头我会好好跟他说,让他跟你道歉。”

    慕云靳微微一怔,随后笑道:“道什么歉,我自己的亲儿子,我还能怪他不成。”

    “而且这孩子对我成见很深,并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消除的,你不要强迫他什么。”

    “有些思想是需要慢慢改变的。”

    慕云靳虽然心中不怎么好受。

    但他却明白造成今日一切的其实是自己。

    如果不是自己曾经做出那些事,伤了苏浅。

    也不会让苏浅痛苦的离开。

    四年,他一直没陪在孩子身边。

    孩子对他有意见这很正常。

    酒酒不像是念念那般小女孩的心思。

    酒酒执念很深,脾气也倔。

    当他看到苏浅一个人偷偷的哭的时候,便想着绝对不能原谅那个伤害妈妈的人。

    “没事了,你一会送念念上学吧,我把酒酒送过去。”

    “嗯,你路上开车注意安全。”

    慕云靳点了点头,先一步挂了电话。

    苏浅微微一愣,看着手机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

    其实慕云靳并非对她有怒气。

    只是突然觉得自己很失败罢了。

    媳妇媳妇追不回,儿子也不认他。

    他活了三十多年,唯独在这方面,失败的彻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