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825章    苏浅的怒火

    慕云靳下手虽然狠。

    但也是有分寸的。

    他只是没想到杜易恒这么弱不禁风罢了。

    “你为什么要打干爸!”

    相对于念念的软萌来说。

    酒酒则非常愤怒。

    他攥着拳头,气恼的瞪着自己的亲爹怒道:“你怎么可以打人,你对妈妈一点都不好,你还打人,你是个坏人!”

    亲儿子的指控,让慕云靳一时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围观的吃瓜群众,这下可乐了。

    一个个拍着照,传着微博,博取眼球。

    什么被亲儿子指控,慕少发飙。

    慕少这个父亲不合格,敌不过干爹。

    苏小姐与杜家二少爷不清不白,导致慕少大怒。

    苏家小姐水性杨花,脚踏两只船,致使两男大打出手。

    很多人甚至将消息直接卖给了媒体。

    媒体最喜欢报道这种劲爆博眼球的新闻。

    一时间,各种夸张的新闻满天飞。

    连两个孩子也没能幸免,同时上了热搜。

    苏浅正忙着工作,电脑上突然跳出来一条推荐新闻。

    标题极为劲爆:苏氏千金同时染指两个优秀男人,行为令人发指,小孩子也成为其手下工具。

    看到这条新闻。

    苏浅差点没被吓死。

    她干了什么?

    她匆忙点开新闻看了一眼。

    照片齐全还陪着解说。

    杜易恒鼻青脸肿的倒在地上。

    念念在慕云靳怀里大哭。

    酒酒愤怒的小脸更是异常清晰。

    看到这一幕,苏浅可谓彻底凌乱。

    儿子还小,无法判断是非。

    这样的照片被爆出来,再加上媒体渲染,还指不定怎样。

    苏浅着急的拿了车钥匙,便匆忙的开车赶去了幼儿园。

    苏睿几人看到新闻之后,也是第一时间赶到了地方,将所有人驱赶走。

    场面这才算控制下来。

    展婷扶着杜易恒起来,急道:“易恒,还是去医院,你这个样子,实在叫人担心。”

    “我没事。”

    杜易恒猛地伸手推开了展婷。

    酒酒还在指责慕云靳,“我讨厌你,讨厌死了!”

    跟亲儿子如此针锋相对,慕云靳自然是不好受的。

    他站在那,一句话也没解释。

    在酒酒心里,已经认定他是个不负责任的父亲了。

    所以他就算解释又有什么用。

    “酒酒。”

    苏睿皱了皱眉,阻止了酒酒,“这是大人之间的恩怨,你一个小孩子不许对大人评头论足,虽然你不喜欢那个人,但他是你老子!”

    苏睿虽然特别讨厌慕云靳。

    恨不得这人滚出他妹妹的视线。

    但是对酒酒的教育绝不能扭曲。

    不管慕云靳做过什么。

    那是他跟苏浅之间的恩怨。

    他至少没伤害过孩子。

    酒酒还小,不能让他有一些不良的观念滋生。

    孩子从小就要教育。

    “是啊酒酒,舅舅不是教过你,要懂得尊重长辈吗,以后不许再这样拿手指别人了听到没有?”

    即便最不靠谱的苏五少爷,也知道酒酒这种表现太过分。

    但酒酒性子倔,不肯认输,哼了一声,嘟囔道:“他就是坏人,他欺负妈妈,还欺负干爸。”

    其实最重要的原因还在苏浅呢。

    酒酒这么小,就看到妈妈偷偷的哭。

    原因就是为了自己的亲爸爸。

    所以他一直很厌恶慕云靳。

    他觉得这个爸爸让妈妈伤心,根本不是好人。

    这种观念,在酒酒心里形成已久。

    想要改过来,还需要一个契机。

    “酒酒。”

    苏浅着急赶到,猛地刹住了车子。

    她一把抱起酒酒怒道:“怎么说话呢,他是你爸爸,妈妈教你的都忘记了,不可以对长辈无礼不知道吗?”

    “小小年纪怎么学的?”

    苏浅也实在气急了。

    以前她没这样对儿子说过话。

    要知道今天的事情闹出去,对孩子真的很不好。

    酒酒这孩子性子要强,绝对随了慕云靳。

    被妈妈骂的狗血淋头,小家伙也够倔,愣是一句话都没说。

    “浅浅,你别骂酒酒。”

    见此,杜易恒急忙开口。

    只是这一开口虚弱之际,身子一晃,险些跌倒在地上。

    此刻的杜二少当真狼狈,被慕少揍成了猪头,鼻青脸肿,到处是伤。

    “杜易恒。”

    苏浅正好站在他旁边,急忙伸手扶了一把。

    “不怨孩子,是我冲动,我先动的手,你别吓着孩子。”

    杜二少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

    苏浅感觉自己脑子要炸了,“你别说话了,赶紧回医院。”

    “我已经办了出院手续,那种地方实在难受。”

    “杜易恒,你……”

    “浅浅,你要不介意的话,去我家帮我做点吃的吧。”

    杜易恒捂着肚子,难受的要死。

    虽然慕少没下死手,但是他最近快被胃病折腾死了,反击能力的确太弱。

    “你别说话了,上我的车吧,我先送你回去。”

    慕云靳跟杜易恒在这大打出手,为的也是她的事。

    她确实有些过意不去。

    “酒酒,跟爸爸回去看太爷爷。”

    但一码归一码,苏浅也没觉得慕云靳做错什么。

    苏浅将酒酒放下,让酒酒跟慕云靳回去。

    “我不,不跟他去!”

    酒酒别过脸去,倔强的很。

    “苏景霆,你是不是很久不挨揍了,所以想挨揍!”

    苏浅是真的怒了。

    吓的苏远帆急忙将酒酒拉到后面,劝道:“浅浅,有话好好说,冲动是魔鬼,现在不能体罚孩子,这可是幼儿园,你这个当妈的哪里能打孩子。”

    “我打你吗,不打他?”

    苏浅已经被气糊涂了。

    她本来还想跟客户敲定一个单子。

    现在好了,家庭矛盾都处理不完!

    “那也行,来吧,我让你打。”

    苏五少点了点头,心甘情愿挨揍。

    只要不揍他萌哒哒的外甥就行。

    苏浅见杜易恒的样子很难受,也不想耽搁时间。

    她沉默片刻,转头看向慕云靳皱眉道:“你先带念念回去吧,吃完饭记得送念念过来上学。”

    慕云靳想说什么,但看她着急的样子,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点了点头。

    苏浅送杜易恒回去。

    酒酒也上了车。

    在两个爹之间,可以看得出,酒酒是绝对拥护自己干爸的。

    念念嘟了嘟嘴,窝在慕云靳怀里不吭声。

    “念念,跟小舅舅回去吗?”

    苏远帆看着念念问了一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