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8章    明天我去拜访岳父岳母

    “苏小姐,你来了。”

    邱灵看到她过来,急忙放下了手中的书。

    “别动,你伤还没好,医生说你至少要躺半个月。”

    邱灵伤的的确不轻。

    诊断报告她也看过,躺半个月才能下床。

    要一个多月才能出院。

    出院之后,还要定期过来复查,以免留下什么后遗症。

    所以对邱灵苏浅的确愧疚。

    “苏小姐,你之前让人送来的东西已经很多了,不要再买了,我都用不掉。”

    “用不掉没关系,捡你喜欢的用就好。”

    “还在看招聘广告,你之前不是已经投递简历了吗?”

    苏浅笑着将东西放下问道。

    “嗯,之前的确已经投递了,不过我觉得我简历做的不好,也没什么工作经验,所以慕氏可能不会要我。”

    “我想再学习学习,如果失败再投一次。”

    邱灵的目光很坚定。

    她这副积极向上的模样,倒是让人忽略了她那沙哑的嗓音。

    “你对苏氏没兴趣吗,我可以安排你来苏氏上班。”

    苏浅无奈的揉了揉额头。

    这姑娘就那么执着吗?

    邱灵微微一怔,急忙摇头,“苏小姐,你误会了,我只想凭我自己的努力找到工作,不想走后门的,苏氏很好,许多人想去都去不了呢。”

    “但我从小就是这么个脾气,认准的事情不想改变,我觉得我可以凭自己的努力进入慕氏工作,我就绝对能行!”

    小姑娘年纪不大,毅力倒是强的很。

    “嗯,加油,我相信你一定可以。”

    苏浅见她无意苏氏,也没再说什么。

    “那你好好休息,我改天再来看你。”

    苏浅给她留下东西之后,便去给杜易恒送饭了。

    她拿来的饭菜,之前已经有护士帮忙提了过去。

    邱灵坐在床上发呆。

    苏浅走之后,她便一直盯着门口出神,神色复杂。

    “怎么下床了?”

    苏浅刚刚进病房,便见杜二少穿着一身病患服,无聊的在病房内,踹踹这个,踢踢那个,好像原地爆炸的样子。

    医生的意思,至少住院一周,还让他卧床休息。

    “闲的发慌。”

    杜易恒回过头来看她,“浅浅,你做菜是不是不放盐,也不放酱油,为什么最近的饭菜滋味那么淡?”

    苏浅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想让你的胃活着,就只能这样吃。”

    太刺激的东西对胃来说,完全是一种负担。

    “便是出了院,也要注意,至少养半个月,酒也不能喝了。”

    “……”

    杜易恒:“……”

    “你比医生还苛刻。”

    “好了,别废话了,过来吃饭,我还没吃呢。”

    苏浅拿出了碗筷。

    “你也没吃啊,是专门来陪我吃饭的吗?”

    一听这个,杜二少的眼睛顿时亮了。

    慕云靳送了两个孩子上学,又给苏浅打了电话。

    “喂,怎么了?”

    苏浅还在吃饭。

    “我刚到公司,你在哪?”

    “吃饭。”

    “晚上有空吗,我定位子,我们出去吃。”

    “晚上…我带念念跟酒酒回家。”

    苏浅已经无力解释了。

    她明明早上刚说了啊!

    杜易恒坐在一旁边吃饭边听,故意给苏浅夹了菜,“浅浅,你做的菜,虽然酱料放的少,但绝对好吃,大厨级别的。”

    “不过还是辛苦你了,为了照顾我,只能陪我吃这种清淡的,不然我可以带你去吃大餐。

    这话是说给慕少的。

    慕少也不甘示弱,“那明天,明天我去拜访岳父岳母。”

    还不等苏浅说什么。

    慕少已道:“老婆,我要开会了,一会再打给你,爱你。”

    说完,慕少便先一步挂了电话,免得苏浅又要反驳什么。

    杜易恒的脸色有点难看,如鲠在喉,饭都吃不下去了。

    “浅浅,你们真的……”

    “没什么。”

    苏浅挂了电话,一脸淡定的将手机收了起来。

    她还以为慕云靳打电话是酒酒跟念念有事。

    苏浅刚挂了电话,苏夜辰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大哥,我在医院呢,怎么了?”

    “小汐回来了,下周我们几家聚一下,你问问易恒有没有时间,让他一起过来。”

    展汐回国,还有一些人。

    所以,苏家要举行家庭聚会。

    几家人都聚在一起。

    苏夜辰的意思是让杜易恒也去。

    苏浅有些为难,家庭聚会杜易恒去做什么?

    “大哥,我……”

    “浅浅,除了小汐,还有一些人要来,大家只是一起聚聚,没别的意思。”

    苏夜辰似乎感觉得出妹妹在想什么。

    “嗯,那好。”

    苏浅点了点头,挂了电话。

    他们这个圈子,相互都是熟识的。

    跟杜易恒熟识的人也不少。

    这次去的人不少,她也没多大意见。

    “大哥让我问你下周去不去我们家,不过你的胃……”

    苏浅还是有些担心。

    就算下周,杜易恒也只是刚刚出院不久,喝酒估计还是不行。

    “那就让厨房单独给我弄几个字,我喝白水好了。”

    这么好的机会,杜二少怎么可能放弃。

    “那好,具体时间定下我再通知你。”

    “你先休息吧,我还得去公司。”

    这两天,浅滩堆积了太多的事。

    苏浅已经快原地爆炸了。

    苏浅走后,杜易恒在琢磨干儿子的话。

    就这一周的时间,谁输谁赢,立见分晓。

    中午的时候,苏浅去接两个孩子,顺便带他们去医院看了杜易恒。

    酒酒跟杜易恒俩人不知道嘀咕了些什么。

    总之两人神神秘秘的,还躲到病房外去嘀咕。

    苏浅送酒酒上学的时候,不经意的问了一句,“酒酒,又跟你干爸干什么坏事呢,还背着我偷偷嘀咕。”

    “妈咪,这是男人之间的事,你不要过问。”

    酒酒一本正经的回答。

    苏浅:“……”

    “哥哥,你跟干爸说了什么,偷偷告诉我好不好?”

    念念神秘兮兮的问。

    “都说了这是男人之间的事,你不许问。”

    “哼,不说我也知道,你们肯定偷偷说爸爸的坏话了,我要告诉爸爸。”

    苏浅不知在想什么,并未听到两个小宝贝的对话。

    酒酒跟念念回到苏家后,一切正常,也没发生什么。

    慕云靳已经戒烟戒酒,准备治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