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820章  否则我一脚踹死你

    苏浅咬了咬唇,“慕云靳,先说好,我打开门,你不能进来,否则,否则……”

    “否则怎样?”

    慕少颇为感兴趣的问。

    “否则我一脚踹死你!”

    苏浅瞬间怒了。

    怎么听,怎么觉得这家伙在幸灾乐祸。

    慕云靳:“……”

    “知道了,老婆说什么是什么,我不进去就是,你赶紧换衣服,免得着凉。”

    即便屋子里暖和,也不能洗了澡什么都不穿。

    闻此,苏浅这才打开了门。

    但只是打开了一条门缝。

    “好了,递进来吧。”

    慕少将衣服递了进去。

    苏浅拿到衣服,觉得不太对劲,低头看了一眼,黑色的蕾丝内衣内裤。

    布料非常少,可以说其实就是几根布条组成的。

    这内衣穿上还真是凉爽。

    “慕云靳!”

    她压低了声音,愤怒的很。

    “怎么了老婆?”

    “这是我前几日亲自去商场挑的,就怕你突然回来,没有换洗的衣服。”

    亲自挑的,情趣内衣?

    呵呵哒……

    一个大男人,堂堂慕氏大总裁,跑到内衣店去挑情趣内衣,他还真好意思说!

    “你把我原来的衣服拿来,我不穿这个!”

    “为什么?”

    慕云靳站在门口不肯去拿。

    苏浅彻底火了。

    也顾不得什么矜持不矜持了。

    打开门,内衣内裤直接扔到了慕云靳身上,“慕云靳,你耍我啊,我的衣服呢!”

    内衣内裤全部砸在慕少脸上。

    场面有些暧昧。

    慕云靳伸手接过,深邃的目光,在她身上扫视一圈,赞道:“浅浅,你身材越来越好了。”

    “慕云靳!”

    苏浅一脚踹了过去,目标正是男人最关键的部位。

    慕少慌忙闪身躲过,笑道:“老婆,别的地方可以随便踹,这地方不行,踹坏了你可就没幸福了。”

    他故意将幸福两个字咬的很重,同音不同义。

    苏浅气到爆炸,“慕云靳,你脸呢,真掉地上捡不回来了,以前也没发现你这么无耻啊!”

    闻此,慕少淡淡一笑,那张帅气的脸,简直可以迷死人。

    “如果不无耻点,大概是追不回你的,为了追回你,无耻一些似乎也没什么,谁让我以前那么混蛋。”

    那个时候,如果他有点理智,也不至于造成今天这种地步了。

    苏浅那么爱他。

    但凡他退后半步,苏浅都不会离开。

    是他的狠心绝情逼走了她。

    所以如今追她回来这么困难,他也坦然接受,觉得这是自己应该承受的。

    “那你总得要脸啊,堂堂慕大总裁不能把脸踩地上吧。”

    苏浅站在那,什么也没穿,气呼呼的跟慕云靳吵架。

    她似乎没发现自己这模样,特别滑稽。

    “出门再捡,在你面前脸是不存在的。”

    慕少这么一高冷禁欲大总裁。

    在媳妇面前瞬间成了逗比小能手。

    苏浅感觉身上有点凉,这才想起自己毛也没穿。

    她脸颊一红,慌忙跑到床上,盖上被子,皱眉道:“你快去帮我拿衣服。”

    见她如此,慕云靳不再逗她,转身回了衣帽间,拿了套新的内衣内裤,还拿了睡衣来。

    其实,他什么款式都有准备。

    今晚穿不成情趣内衣,那就只能改天了。

    “喂,你做什么,你为什么在这睡?”

    不曾想,慕少送了衣服,并未离开。

    他关了门,直接上了床。

    “孩子们都睡着了,我们不要去打扰他们了。”

    慕云靳欲要伸手将被子拽过来。

    见此,苏浅死死的攥住被子,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那你不会去别处睡吗?”

    “慕先生,我们已经不是夫妻了,你这样是违法的知道吗?”

    “还有,你能不能尊重一下我?”

    又是亲,又是抱,还想睡。

    浅浅菇凉表示,他再敢胡来,她一定一脚踢碎他的……

    见她生气的模样,娇嗔可爱。

    慕云靳哪里舍得离开。

    好不容易才独处,他自然要抓紧一切机会。

    不然跟儿子的赌约真的要输掉了。

    “浅浅,我不碰你,我只是想跟你谈谈。”

    “我们分别四年,这四年发生了很多事。”

    “看在孩子的份上,你至少给我一个机会。”

    慕云靳轻轻叹了口气,看向她的目光,更多的是无奈。

    舍不得,放不下,这种状态才是最折磨人的。

    苏浅没有吭声,别过脸去不再看他。

    心底的那份抗拒,越来越淡。

    唯一的坚持,只是因为她怕。

    她怕再面对那种局面。

    明明是彼此相爱的人。

    最后却成了仇敌,亲手将所有的恩爱化为需要。

    她不想再经历两人费力拉扯的局面。

    人这辈子已经很不容易了。

    何必还要去找罪受。

    慕云靳掀开了被子,与她并肩躺在一张床上。

    她没有开口说话,只是伸手关了床头柜上的灯。

    但她也没有睡下,背对着他,沉默不语。

    “浅浅。”

    他翻身,伸出双手抱住了她,动作小心翼翼,似乎怕她丢了似的。

    “这四年你过的是不是很辛苦?”

    他语气复杂的问。

    苏浅摇了摇头,“没有,我跟家人在一起,过的很开心。”

    “念念跟酒酒还那么小,你一定费了很多心血。”

    “虽然如此,但看到他们健康成长,我也很开心,他们是上天送给我最好的礼物,所以我并不觉得累。”

    苏浅淡淡一笑,心底始终存满了感激。

    如果没有这两个可爱的小萌宝。

    她又怎么可能在那么苦的日子撑下去呢。

    孩子才是拯救她唯一的砝码。

    “浅浅。”

    他抱着她的手紧了一些,“回家吧,让我用下半生来弥补你跟孩子。”

    “我绝不会再让你过以前那种日子了。”

    “我也绝不会再让意外发生,所以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如今,他一次次的苦求她,再给他一次机会。

    却忘记当初她也是一次次的苦求他,让她留下来,哪怕地位低下都没什么关系。

    她只想守住那一纸婚约。

    “我困了,晚安。”

    苏浅最终还是没能给他一个确切的答案。

    但他感觉到了她的变化。

    至少,她不像是最初重逢的时候那么抗拒他。

    对他来说,如此已经算是最好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