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818章  偏偏看上一个二手货

    “如果你真的很无聊的话,我会让我大哥陪你们玩玩的。”

    苏浅见这女人如一直在这啰嗦个不停,实在心烦。

    她晃了晃手机,神色冷冽。

    见此,杜杰驰皱了皱眉,急忙拉着孙婼云离开,“行了,闹什么呢,回去还有事呢。”

    这场交锋,孙婼云败北。

    他们杜家的实力,与苏家实在没法比。

    而且现在总公司掌控在杜杰驰手中。

    苏浅真怒了,也不会留什么面子。

    孙婼云气呼呼的离开。

    杜杰驰皱眉呵斥道:“你说说你,每次都管不住那张嘴,苏浅什么身份你不知道?”

    “若真惹怒了苏家,我们在江城还能立足吗?”

    “我就看不惯苏浅那股子骚样,真以为自己还是十八岁的小姑娘呢,勾引这个勾引那个的。”

    “也不知道你们家老二着了什么魔,那么多女孩,偏偏看上一个二手货,都跟别的男人睡过那么久,孩子都生了,有什么宝贝的。”

    “我看这两人都是一样的犯贱。”

    “行了,行了,你在这骂也没用,还是回头去问问事情怎么样了。”

    夫妻两个快速的离开了医院。

    离开的时候,孙婼云还狠狠的瞪了一眼苏浅停在外面的车子。

    仿佛那车子也跟她有仇似的。

    “干爸。”

    酒酒手里拿了一个布偶小猴子。

    “干爸,这个给你,晚上有猴子,你就不孤单了,我特意给你带来的。”

    “谢谢酒酒。”

    “念念呢?”

    杜易恒没看到念念小公主,便问了一句。

    他是真把这两个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来对待的。

    “念念今天有点发烧,这会子在睡觉呢,改天我再带她过来。”

    苏浅将吃的放在了桌上。

    “发烧了,严不严重,怎么回事?”

    听说念念发烧,杜易恒急的差点跳下床就要出去。

    “没事,只是跟同学玩的时候,弄了一身水,打了一针好多了。”

    “你还是先照顾好你自己吧,这么大人了,也不叫人省心。”

    苏浅将饭菜摆好,见他没有打点滴便道:“下来自己吃吧。”

    “你不喂我了?”

    杜二少有些委屈,“打了一天的针,胳膊抬不起来。”

    苏浅:“……”

    “是这样?”

    她皱眉,有些疑惑。

    杜易恒点了点头,“真是这样。”

    “哦,那好。”

    苏浅痛快的应下。

    杜易恒有些惊讶的看着她。

    这么痛快?

    似乎有点奇怪啊。

    他迟疑的时候,苏浅忙着收拾东西,忽然脚下一滑,整个人便朝着地板栽去。

    “浅浅。”

    杜易恒脸色一变,二话不说从床上跳下来,伸手扶住了她,急道:“怎么样,你没事吧,怎么这么不小心?”

    苏浅一脸淡定的推开他,淡淡的扫了他一眼,目光最后落在他的双手上。

    “挺好的。”

    呃……

    杜易恒意识到自己被骗,匆忙收回了手,“浅浅,不是,我,我一会疼,一会不疼,刚刚是紧急之举。”

    “那现在呢,又不行了?”

    苏浅白了他一眼。

    杜易恒立刻跌坐在床上,扶着胳膊,一副软弱无力的样子。

    “金马奖影帝没颁给你真是可惜了。”

    “别闹了,赶紧起来吃饭。”

    “浅浅,你不能再喂我一次吗?”

    杜二少委屈的很,可怜巴巴的。

    “赶紧吃吧,饭菜凉了就不好了。”

    苏浅转头打量了一眼四周,“我出去给你买些东西,你赶紧吃饭。”

    随后又看了儿子一眼,“酒酒,帮妈妈监督干爸,让他把饭吃完,一口也不许剩下。”

    “知道了长官!”

    酒酒敬了一个军礼,故作严肃的样子,让人忍俊不禁。

    苏浅出去买东西。

    杜易恒这什么都没有。

    除了杜母之外,她也没见谁来过。

    难道杜易恒在家中的地位已经这么差了。

    杜易恒无奈,只能自己起身吃饭。

    不过能吃到心目中女神做的饭菜,杜二少的心情还是不错的。

    “干爸。”

    酒酒坐在一边,小大人似的看着杜易恒道:“我跟那个人有个约定。”

    “哪个人?”

    杜二少一脸懵逼。

    “那个人!”

    “哪个……”

    “那个人。”

    杜易恒:“……”

    “酒酒,这么点小孩跟谁学的,好好说话。”

    他实在不知道酒酒口中那个人指的是谁。

    “干爸,你可真笨。”

    酒酒哼了一声,而后道:“我跟那个人打赌,如果他下周能把妈妈接回去住,我就喊他爸爸,如果他做不到,他就把妈妈让给你。”

    酒酒转眼就背叛了自家亲爹。

    他一直是站在杜易恒这的。

    杜易恒瞬间反应过来,“酒酒,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酒酒点了点头,“干爸,机会给你了,你可要努力啊。”

    “酒酒真乖,回头干爸好好奖励你。”

    杜二少瞬间找到了动力。

    苏浅回来的时候,便感觉两人怪怪的。

    杜易恒吃了一半的饭菜,而后又躺回了床上,“浅浅,我后天做检查,你能过来陪我吗?”

    “你说我这胃是不是彻底坏了,以后都不能吃东西了?”

    他伸手捂着胃部,露出痛苦的表情。

    苏浅凝眉,“你现在很不舒服吗,我去问问医生。”

    “不用了,医生说这是正常反应,接下来一周都不会舒服,只是做胃部检查也太不舒服了,我实在不想做。”

    “不舒服也得做,不然你年纪轻轻就想挂掉?”

    “我明天处理下工作,后天早上过来。”

    “那好,你可记得一定要来。”

    后天是周一……

    杜易恒看着她忙碌的身影,眼中闪过一抹复杂。

    从医院回去的时候,已经晚上十一点了。

    念念睡了又醒。

    慕云靳喂她吃了东西,然后哄着她睡下。

    女儿睡下的那一刻。

    慕少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他从床下下来,转了转脖子。

    一直给女儿讲故事,感觉脖子僵硬,整个人都不舒服的很。

    他才带了两天孩子。

    开始还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萌娃很可爱。

    但是现在已经崩溃了。

    酒酒在路上便睡着了。

    苏浅抱着儿子上了楼。

    小家伙挺重。

    苏浅一路抱回来,有些疲惫。

    她已经折腾一整天了。

    慕云靳想伸手接过孩子,她没同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