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817章  爸爸在这陪你

    “念念不乖,念念疼,不喜欢妈咪了。”

    “妈咪总要念念打针!”

    小孩子也是有脾气的,生气的推开苏浅,力气还不小,便要往下跑。

    苏浅倒也没多惊讶。

    孩子发烧难受,闹脾气也是常有的。

    没有谁家的孩子一直懂事乖巧,不跟大人吵的。

    他们家的孩子也是普通孩子,也会如此。

    这还不算闹的厉害。

    闹的厉害,娘俩也会冷战。

    小孩子到底是小孩子,不懂事。

    “念念。”

    慕云靳皱了皱眉,伸手抱住念念,有些责怪道:“妈妈是为你好,怎么可以对妈妈发脾气呢?”

    念念扁着小嘴,不开心的很。

    看到女儿这样,慕云靳也不忍心苛责,“好了,咱们睡一会,爸爸在这陪你。”

    苏浅已经去倒水了。

    刚刚打完针,还得吃药。

    吃药的时候,又是一番天人大战。

    苏浅在这方面,态度绝对强硬。

    觉可以不睡,药不可以不吃。

    医生给的药相当苦。

    念念因为打了一针,屁股疼,不开心,死活不吃药。

    苏浅直接强行给女儿灌了下去。

    念念瞬间大哭起来,“苦死了,妈妈坏死了,不理妈妈了,不要妈妈了!”

    “那好吧。”

    苏浅放下杯子,拍了拍手,无奈道:“妈妈的确是个坏人,跟着你智障爸爸玩吧。”

    “来酒酒,妈妈下楼做好吃的了。”

    酒酒乖巧的跟苏浅下楼去了。

    念念偷看了一眼门口,随后便把自己缩进被子里闹脾气去了,“呜呜呜,妈妈果然不喜欢念念了,爸爸也是骗子,你们大人好坏好坏的!”

    慕总裁陷入崩溃中。

    他抬头看了一眼叶澜问道:“妈,孩子都这么难带吗?”

    “不然呢。”

    叶澜无奈一笑,“你真以为做父母容易,做父母是这天底下最不容易的事,所以浅浅一个人带他们四年,你想想有多辛苦。”

    “尤其是孩子吃奶的时候,一晚上醒好几次,做妈妈的压力是最大的。”

    “浅浅能把孩子养的这么好,还要工作,已经很不容易了。”

    身边的人最多,其实也代替不了爸爸妈妈的位置。

    所以,叶澜是真心感激苏浅。

    苏浅能把孩子生下来,还把他们教的这么优秀,确实是付出了太多心血。

    “你在这陪着念念吧,我下去看看酒酒。”

    叶澜离开后。

    慕云靳一人在那,陷入沉思中。

    他连她怀孕都不知道,更何况孩子出生。

    十月怀胎,生下一双儿女。

    从那么一点照顾到孩子上学。

    怪不得她永远都那么瘦。

    每日操劳,怎么可能胖的起来。

    “爸爸。”

    念念奶嘟嘟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沉思。

    念念小公主掀开被子一角,可怜兮兮的看着他,“爸爸,我想听故事,你给我讲个美人鱼的故事,我就不疼了。”

    慕云靳:“……”

    看着女儿一会调皮,一会乖巧的模样,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慕大总裁几乎精分了。

    完全是被女儿弄精分的。

    “好,爸爸给你讲个美人鱼的故事。”

    不要怀疑,慕大总裁其实根本不会讲故事。

    他跟别人还不一样,从小看经济新闻长大的。

    什么童话故事,什么公主王子的他根本一无所知。

    这几日哄孩子的招数故事,都是从网上查的。

    慕少拿出手机,然后开始给念念讲故事。

    楼下酒酒正跟着苏浅做饭,“妈妈,你要做这么多饭吗?”

    “是啊,妈妈一会要去给你干爸送饭。”

    “干爸怎么了?”

    “干爸病了呢。”

    “那我一会跟妈妈一起去看干爸。”

    “浅浅。”

    叶澜站在厨房门口,看了许久。

    苏浅微微一怔,回了头,“伯母,您有事吗?”

    她早就已经改了口。

    毕竟已经不是慕家的媳妇了。

    而且她也不执着什么。

    听到那声伯母,叶澜的确很无奈,也很心酸。

    叶澜想说些什么,可是看着苏浅淡漠的神情,有些话也说不出来了。

    一切都是自己儿子的错。

    若是自己再多说,劝儿媳妇回来,实在太过分。

    “没什么,你要带两个孩子,还要工作,别太累了。”

    “如果有时间,带两个孩子回去看看,我们也挺想两个孩子的。”

    能不想吗,尤其是慕老爷子,一直想着小孙孙跟小孙女。

    还叫人准备了许多玩具。

    就怕孩子回去的时候,没什么玩的。

    “嗯。”

    苏浅轻轻的点了点头。

    她的确没权力剥夺慕家人见孩子的资格。

    苏浅做好饭之后,便带着酒酒去了医院。

    结果,又遇到了陆家大哥大嫂。

    两人正好从病房出来。

    孙婼云不屑的看了一眼,讥讽道:“哟,真是尽心尽力啊,还带着拖油**来送饭,苏大小姐我就想不明白了,慕少条件也不差啊,还是你孩子的亲生父亲。”

    “你怎么就喜欢标新立异,另外给孩子找爹呢。”

    “难道后爹还能比亲爹好?”

    孙婼云每次看到苏浅,都喜欢阴阳怪气的说一堆。

    苏浅也不知道是怎么得罪了她。

    闻此,苏浅冷笑一声,挑眉看着孙婼云道:“别人的事,你也掺和,是闲的没事做了,还是想找点刺激?”

    “如果你们这么喜欢玩的话,我们苏家有的是人陪你们玩,但是我没空。”

    “所以,请让开!”

    苏浅眼神冰冷,犹如寒潭。

    现在的苏浅,早就不是以前那个人人欺辱的小姑娘了。

    “哟,说你两句还了不得了,这要是以后真嫁入我们杜家,我这嫂子还不能说什么了?”

    “在杜家,我可是长房,你顶多是二房,难道我还不能管你?”

    孙婼云优越感十足,还瞥了一眼酒酒道:“小孩子要懂礼貌,见了大人要会称呼,不要站在那跟个傻叉似的。”

    闻此,苏浅的脸色骤然冷了下来,毫不客气的开口,“孙婼云,有带镜子吗,有的话先照照自己现在的样子,比傻叉还傻叉。”

    “傻叉也不是你的错,但傻叉还出来秀,就是你的不对了。”

    “傻叉本无罪,但傻叉到让别人心情不爽,那可就是大罪了。”

    “苏浅,你,你,你……”

    孙婼云被苏浅一番话气的要发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