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810章    全都给老子滚

    “杜易恒,别闹。”

    苏浅靠近他,闻到浓烈的酒味,无奈凝眉。

    怪不得胃出血,这也不知道到底喝了多少。

    “你走吧。”

    杜易恒开口,漠然的很,“我知道你放不下慕云靳,你们一家四口团团圆圆的过日子去,我祝福你们。”

    之前的新闻他也看了。

    本来许多人围攻苏浅跟孩子,逼问孩子是不是野种。

    但因为慕云靳突然出现,局面逆转。

    慕云靳当着所有人的面,宣称当年两人离婚,是自己的错。

    所以如今新闻标题都改了。

    慕家有后,苏浅极为争气,为慕家生下一儿一女,两人有望复婚。

    离婚内幕,慕少承认错误。

    惊天内幕,慕少与苏浅已有一子一女,今年四岁。

    慕少儿子堪称缩小版慕少。

    孩子的照片,一家四口的照片,到处都是。

    而且酒酒当真是缩小版的慕少。

    看到酒酒的容貌,大概没人会怀疑小家伙的身份。

    看到那些新闻,杜易恒只觉刺眼的很。

    原来一直是他自欺欺人。

    有些事实,终究是事实,改不了的。

    “杜易恒”

    “走。”

    杜易恒的态度很坚决,语气也不好。

    这四年,他从没有对苏浅发过脾气,这还是第一次。

    苏浅动了动唇,想说什么。

    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她沉默片刻,转身离开。

    医生护士瞬间傻眼。

    您走了,这病人怎么办啊。

    听着高跟鞋远去的声音。

    杜易恒呵呵笑了两声。

    四年的感情真的这么不值吗?

    可以说一文不值。

    “滚!”

    她冲着医生护士怒吼。

    “可是杜少爷您”

    “全都给老子滚,听不懂人话吗!”

    医生护士瞬间没招了。

    这样下去,人估计要折腾挂了。

    杜易恒闭上眼睛,谁也不肯搭理。

    不想耳边忽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中午想吃什么,打完点滴我过来给你送饭。”

    杜易恒微微一怔,睁开眼睛,便见苏浅不知什么时候又回来了。

    她不是走了吗?

    怎么又回来了。

    杜二少像是个小孩子一样,一言一行幼稚的很。

    “想吃什么,我回去给你做。”

    苏浅又问了一遍。

    杜易恒皱眉看着她。

    虽然心里气的要死,纠结的要死,发疯的要死。

    但最终还是妥协了,“吃鱼,还有爆炒羊肉,外加一个汤。”

    杜二少其实很容易满足。

    苏浅的手艺好,这是公认的。

    不过除了两个孩子之外,大家都没多少口福。

    她工作太忙,平常基本都在忙工作,很少有下厨的时候。

    “可以。”

    苏浅点了点头,“还要什么?”

    “不要了,多了吃不下。”

    “那先治疗。”

    苏浅看了一眼护士,点了点头,示意护士开始扎针。

    护士这才开始下手。

    结果,杜易恒乱动,一针扎偏。

    “疼。”

    杜二少皱眉怒喊。

    吓的小护士手一抖,再次扎偏。

    杜易恒暴走。

    小护士都快吓哭了。

    苏浅伸手按住他,“别乱动,不就扎你几下吗,一个大男人还这么怕疼,回头酒酒跟念念都要笑你了。”

    她距离他很近。

    感受到她的气息,熟悉的很。

    杜易恒躁动的心,瞬间安稳下来。

    “我怕什么,来吧,多扎几针。”

    杜二少瞬间活力满满,伸出胳膊,大方的很。

    折腾了好几次,才算扎好针。

    医生的说法,至少住院七天。

    “你胃不好,爆炒羊肉不能吃,你也不用点了,我看着给你做几个养胃的。”

    看到杜易恒这个样子,苏浅实在头疼。

    “这七天你负责我的伙食吗?”

    杜易恒躺在床上打点滴。

    看上去生龙活虎,其实身体差的很。

    喝酒喝到胃出血,又没吃什么东西。

    若是不好好养着,这辈子都会被胃病缠身。

    “只要你好好养病,我就负责。”

    苏浅收拾了下病房。

    杜母带来的东西,都被他丢在了地上。

    苏浅忍不住嘟囔道,“你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比酒酒还要淘气。”

    “小孩子的糖果被人夺走,换你生不生气?”

    “糖果?”

    苏浅抬头看着他,一脸不解。

    “浅浅,你就是我的糖果,我不希望你别人夺走。”

    失去了他的糖果,人生全都是苦涩。

    昨晚他一直想见苏浅,发了疯的想见。

    可两次打电话都被慕云靳反驳回来。

    当时他是真的气的想杀人的。

    大概没有什么事比这更气愤了。

    苏浅收拾完东西,坐下来,一脸无奈的看着他,“所以你就去喝酒,发疯的虐待自己?”

    “杜易恒,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做事能不能理智。”

    “不能。”

    杜易恒毫不客气的摇头,“浅浅,你真的要跟慕云靳复婚吗,你就不怕他再像以前那样伤害你?”

    他亲眼看着她从一个爱的灼热的女子,变得平静绝望。

    那种伤害,痛彻心扉,难道还真能从头开始吗?

    苏浅并不打算谈这个话题。

    杜易恒太过执着,甚至执着的她不知该怎么办。

    “浅浅,你”

    杜易恒迟疑的看着她。

    沉默片刻,问道:“你昨晚过的还好吗,你们”

    他想问的是,你们是不是住在一起。

    真的已经打算复合了吗?

    “我们没什么,目前也没谈复婚的事,我先去看看邱灵,我中午回去给你做饭送过来。”

    苏浅安顿好杜易恒之后,便离开了病房。

    她还在逃避这个问题。

    杜易恒无奈苦笑。

    早知就是这样的结果。

    闹起来又有什么用呢?

    他忽然很厌恶这样的自己。

    甚至连一点男人样子都没有。

    为了一段感情,变得像是个女人,像是个疯子。

    邱灵也住在这家医院。

    就是那个救了念念的女孩。

    刚刚大学毕业,花一般的年纪。

    女孩在学校里便很热心,参加过许多公益活动。

    所以这次看到念念被带上车,也是出自一片热心,见义勇为。

    她伤的不轻。

    苏浅联系了最好的医生帮邱灵联系了最好的医生。

    昨天邱灵才醒过来,刚刚脱离危险。

    今天早上转到了普通病房。

    苏浅去的时候,丘父正坐在一边跟女儿说话。

    邱灵没有母亲,只有父亲,单亲家庭长大,家里条件不是很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