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806章  危险的疗法

    “上次那个治疗方案,你明天去问问,到底完善没有,我打算用。”

    慕云靳的声音很冷。

    顾臻脸色瞬间变了,“可是总裁,那是电击,万一一个不慎”

    一个不慎就电死了。

    或者变成傻子。

    那不是普通的电击治疗方案。

    还要配合别的仪器,电击之前也要吃药。

    是新研究出来的方案,总之很痛苦。

    希望也不大,只有百分之三十五。

    但是别的治疗方案,都没有这份治疗方案希望大一些。

    如果能有幸成为那百分之三十五。

    那么以前的记忆,他就能找回来了。

    这是多位专家研究了许久才研究出来的方案。

    慕家曾经向欧阳家施压,让他们交出解药。

    但对方的确没解药。

    而且给慕云靳吃的药,还是失败的实验品,根本就不是他们原先想要结果。

    所以即便罪魁祸首也没办法。

    “没事,立刻去办,让医生以最快的速度安排。”

    慕云靳铁了心要用电击疗法。

    事实上,医生也不太敢给他用。

    所以一直拖着。

    但如今根本找不出别的办法。

    “总裁,可是”

    “废话少说,去办。”

    慕云靳烦躁的挂了电话。

    他现在急于想恢复记忆。

    要将那些忘掉的全都都找回来。

    只有找回那些记忆,他才知道怎么将他追回来。

    苏浅带着两个孩子回了家。

    回去之后,才想起自己的手机没带。

    她有些烦闷,却也不想去找慕云靳要。

    想着明天让助理去慕家一趟,把手机拿回来。

    念念闹着不肯睡觉,翻来覆去的。

    酒酒玩了一天,早就累迷糊了。

    “念念,怎么了,还不睡觉,再不睡觉,明天要起不来了。”

    苏浅忙活完,见女儿还在被子里拱啊拱的。

    念念从被子里伸出小脑袋,眨了眨眼睛,“妈妈,我想爸爸了。”

    “念念乖,你爸爸他很忙的,等过几日妈妈再送你过去。”

    苏浅实在不忍心让孩子伤心。

    “那我给爸爸打个电话行吗?”

    念念还是不肯睡。

    苏浅打开抽屉,拿了一部平常不怎么用的手机跟卡,给慕云靳打了过去。

    嘟嘟嘟好几声,慕少都没接。

    苏浅:“”

    “爸爸怎么不接电话?”

    念念爬起来,盯着手机一个劲的瞧。

    “可能在忙吧,念念先睡觉,明天再给爸爸打电话好不好?”

    “可我想跟爸爸说晚安。”

    “”

    苏浅已经很无奈了。

    这孩子才认了爸爸几天。

    就已经离不开了。

    “等等啊,妈咪给爸爸发个短信。”

    苏浅无奈的很,怕耽搁了念念睡觉,便给慕云靳发了短信,只发了两个字:是我。

    短信刚发出去,慕少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他从不接乱七八糟的电话。

    而且这是他的私人号。

    所以刚刚便没接。

    “爸爸。”

    念念接过手机大喊了一声。

    慕少刚刚到家。

    听到那一声爸爸,实在软了心。

    “念念,怎么了?”

    “爸爸,我刚刚忘记跟你说晚安了,我要睡觉了,爸爸晚安,念念爱爸爸。”

    听到慕云靳的声音,念念似乎特别开心。

    “嗯,念念晚安,爸爸明天去接你。”

    “念念等爸爸哦。”

    “念念乖,赶紧睡觉,不要让妈妈担心。”

    “嗯,念念知道了。”

    念念打完电话,便乖巧的躺下了。

    “老婆,我”

    慕云靳还想跟苏浅说几句。

    苏浅却直接关了机,将手机扔在一旁,

    慕少剩下的话,连说出口的机会都没有。

    慕老爷子坐在沙发上,脸色铁青的看了他一眼,“没用,还是没搞定你媳妇。”

    “爷爷你也知道的,浅浅她很聪明,而且很固执,我很难追的。”

    虽然有念念神助攻,可也有个酒酒一直拖后腿啊。

    慕云靳最近几乎都在老宅,很少回去。

    那个冷冰冰的地方,回去了也没什么意思。

    “那当初浅浅固执的留下来,你不也一样没答应?”

    慕云靳:“”

    好吧,他的错,他的锅。

    “爷爷放心,我会继续努力的,保证将孙媳妇给您带回来。”

    慕云靳上了楼。

    杜易恒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他不耐烦的接了。

    “浅浅,回家了吗,我现在在去你那的路上。”

    杜易恒开车正往苏家赶。

    慕云靳脸色一沉,“浅浅已经睡下了,我会跟她复婚,杜易恒以后不要再纠缠我老婆。”

    他今天已经挂掉过一次杜易恒的电话了。

    怎么现在还来?

    杜易恒的脸色瞬间变了。

    他们两个要复婚?

    “慕云靳,你凭什么跟浅浅复婚,你有什么资格!”

    “你以前那么对浅浅,几乎将她逼死,你有什么资格跟她复婚?”

    “她受的那些苦,不都是拜你所赐吗?”

    “那你呢?”

    慕云靳冷笑一声,“你以前怎么对她的?”

    有些事他是不记得了。

    但是很多事他都查过。

    慕云靳一番话,瞬间让杜易恒愣住闭了嘴。

    他原来是怎样对苏浅的呢。

    这些事,他一直避免去想。

    那些回忆实在太过揪心。

    对他来说,那是一段无法触及的过去。

    杜易恒不再说话。

    慕云靳重新将手机关了机。

    若知如此,他就不该开机的。

    砰地一声,杜易恒的车子失控,撞在了栏杆上。

    他打开车门,弃掉车子,头也不回的朝前走去。

    很多事在他脑海中一一闪过。

    忽然发现这四年,他活的就像是一场笑话。

    是啊,他以前那样对她。

    现在竟然还痴心妄想追她。

    这不是傻子吗?

    又有哪个女人会喜欢一个曾经那样伤害侮辱她的男人?

    苏浅并不知发生的这一切。

    念念终于不闹了。

    她也就能安心睡觉了。

    念念怀里抱着慕云靳给她买的小猴子,睡的香甜。

    看着女儿睡觉时,开心的样子。

    苏浅轻轻叹了口气。

    女儿是真的很喜欢慕云靳。

    那种亲生父亲的感觉,别人始终是代替不了的。

    一早起来,苏浅去送孩子上学。

    谁知刚刚领着两个孩子下车,就被记者给堵了。

    突然冒出来好多记者,她完全没任何防备。

    念念被一个记者拽了过去。

    话筒对准念念问道:“小朋友,你是苏小姐的女儿吗,你的爸爸是谁,为什么你们从未曝光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