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805章    爸爸,妈妈不理你了

    慕少:“……”

    “爸爸,妈妈不理你了,好丢人呀。”

    念念眨了眨眼睛,看着慕云靳一个劲的笑。

    慕少很失败。

    苏浅已经跟酒酒坐下了。

    “念念快来。”

    苏浅对女儿招手,“过来我们点菜。”

    她虽然没答应慕云靳的求婚。

    但是看得出来,她心情不错。

    “妈妈,我要吃甜的。”

    念念有了吃的,也顾不得老爹了。

    只剩慕少一个人跪在那,可怜巴巴的。

    慕云靳无奈,只好起身。

    餐厅布置的很狼狈,鲜花铺地。

    到处都挂满了气球。

    念念抬头看着墙上贴着的字,问道:“妈妈,那写的什么?”

    苏浅抬头看了一眼,上面写着,“老婆,我爱你。”

    下面还写了慕少的名字。

    “没什么,有人无聊写上去的,不要理他。”

    “那个无聊的人是不是爸爸?”

    苏浅:“……”

    “来念念,爸爸给买的。”

    慕云靳不知从哪变出了芭比娃娃。

    “哇,芭比娃娃,谢谢爸爸。”

    念念的注意力瞬间被勾走,不再追着问那个无聊的人是谁。

    “酒酒,这个是给你的。”

    慕少又拿了玩具给儿子。

    可以组装的玩具枪支。

    酒酒看了一眼,嘟囔道:“舅舅们早给我买过了,不喜欢玩了。”

    他有五个舅舅,每个舅舅都会变着花样的买东西。

    所以,他的玩具已经堆满了屋子。

    很难有人买到什么特别的。

    每次什么新款式一出。

    几个舅舅就已经订购了。

    慕少被儿子嫌弃的要死。

    时至今日,酒酒也不肯叫他一声爸爸。

    餐厅里做的都是苏浅跟孩子喜欢的菜。

    每一样菜式都是慕云靳吩咐餐厅里的人,特别做出来的。

    苏浅看着那些菜,有些愣。

    回忆再次被勾了起来。

    慕云靳拿过她面前的盘子,将菜一样一样夹到了她盘子里,而后还给她,笑着道:“浅浅,抱歉,这些我确实不记得了。”

    “不过,不记得不要紧,我会一一将该记得的全都找回来。”

    他其实不记得苏浅喜欢吃什么了。

    开始他还记得一些,后来记忆越来越淡薄。

    直到最后,彻底消失不见。

    似乎所有的记忆,都有规律的远去似的。

    他也不知是怎么回事。

    所以这些事情,他都是提前了解的。

    苏浅愣了愣,看着盘子里的菜,心中的感觉很暖。

    “浅浅。”

    他伸手,温和的帮她拂去垂下的碎发,“我一定会将丢失的记忆找回来,不管用什么办法,我肯定能找回来。”

    “所以,你能不能给我一次弥补的机会?”

    他是不记得了。

    可是她回国之后。

    他见到她,那种心动的感觉,却是骗不了人的。

    以前他爱她,他忘记了。

    可回国之后,他依然爱上了她。

    这四年,那么多女人,他连看一眼都觉得厌恶。

    所以,他们之间的缘分是斩不断的。

    “慕云靳。”

    苏浅沉默片刻,叹了口气,“我不是不原谅你,我只是觉得我也没什么可怪你的,所以不需要原谅。”

    “但是我并不想回到过去,我觉得我一个人带着孩子很好,婚姻可有可无。”

    “我们在这个世上,能做的事情很多,并不一定非要找个人结婚不是吗?”

    “至于酒酒跟念念,你可以随时来看他们,他们喜欢的话,也可以去慕家住一阵子。”

    “但是他们不会改姓,至于其他的也没什么了。”

    她的话说的很明白。

    孩子可以看父亲。

    但是,第一不能改姓,第二不会复婚。

    “浅浅,你……”

    慕云靳的话还没说出口。

    苏浅的手机便响了起来,是杜易恒打来的。

    第一次,她没接。

    第二次,她也没接。

    杜易恒一直打了七八次,坚持不懈。

    苏浅凝眉,到底忍不住接了电话,

    “浅浅,你在哪?”

    杜易恒的声音有些沙哑。

    “我在外面吃饭。”

    “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想跟你谈谈。”

    杜易恒的语气有些着急。

    “我可能回去的很晚,有什么事改天吧。”

    苏浅感觉他的语气不太对劲,皱眉道:“你生病了吗,好好休息。”

    “浅浅,今晚不行吗,我在你们家门口等你可以吗?”

    电话那头,杜易恒抱着酒**,胃里烧灼的很。

    他脸色很难看,握着手机跟苏浅打电话,心中抱着些许希望。

    他有很多话想跟苏浅说。

    “杜易恒,你到底怎么了?”

    苏浅迟疑的问了一句。

    “浅浅,我很想见你一面。”

    “我……”

    “我老婆没空,有什么事明天跟我说。”

    慕少沉了脸,抢过苏浅的电话说完直接关了机。

    他将手机放在了自己身后,并未还给苏浅。

    苏浅:“……”

    “慕云靳,谁让你抢我手机,接我电话的!”

    她还没吃什么。

    看到这一幕,顿时气的丢掉了筷子。

    “浅浅,吃饭。”

    慕云靳重新拿了筷子给她。

    “慕云靳,你不要这么独断专行好不好?”

    苏浅对他一再干涉自己的举动很是心烦,“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你没权利干涉我做什么,而且就算我们有关系,也应该要彼此尊重好吗,你这样显得很幼稚。”

    “念念,酒酒,别吃了,妈妈回家给你们做披萨。”

    苏浅为此事气恼不已,拉着两个孩子便走。

    酒酒很听话,一下跳下了座位,“妈妈做的披萨最好吃,只吃妈妈做的披萨。”

    “那爸爸呢,爸爸也跟我们回去吃吗?”

    念念回头看了一眼慕云靳问道。

    “你爸爸是个智障,我们不跟智障一起吃饭。”

    苏浅弯腰抱起了念念,一只手牵着酒酒离开。

    走到门口,打了车,直接回了苏家。

    然而,手机却落在了慕云靳呢。

    餐厅内服务员一个个都惊愕的看着。

    慕少可是江城诸多少女的梦中情人。

    不想现在追个女人却追不到手,婚求了,也下跪了,还是无济于事。

    “滚!”

    慕云靳皱眉,对着那几个服务员怒喝一声,而后拿了苏浅的手机离开了餐厅。

    为什么媳妇就不肯原谅他呢。

    回去的路上,他打了电话给顾臻。

    “总裁,怎么了……”

    顾臻心累,这么晚了还打电话给他。

    他只是个助理,不是媳妇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