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803章    别借着孩子的事情沾我便宜

    慕云靳跟苏浅带孩子去吃了西餐。

    念念难得吃了许多。

    走的时候,还点了饮料拿着。

    之后,慕云靳带着妻儿去江城最有名的游乐场。

    他打了电话给顾臻,让顾臻安排包场。

    “包什么场,就他们两个人玩会很没意思的。”

    苏浅皱眉,开口制止。

    去游乐场本来就是玩。

    如果没有其他小朋友,只怕两个孩子玩的也不尽兴。

    闻此,慕云靳先是一愣,而后点了点头,对着电话那边道:“听到少奶奶说的了吗,取消包场。”

    “知道了总裁。”

    顾臻老老实的答。

    少奶奶的话就是圣旨。

    苏浅白了慕云靳一眼,“别借着孩子的事情沾我便宜?”

    “我怎么沾你便宜了老婆?”

    慕少厚着脸皮问。

    “老婆。”

    念念窝在老爹怀里,笑嘻嘻喊。

    这会子完全忘记了刚刚的惊险。

    苏浅:“……”

    到了游乐场,外面有摆地摊卖衣服,还有卖小孩玩意的。

    这些小贩也是躲躲藏藏。

    按理说是不许在这卖东西的。

    “二十元一件,二十元一件,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二十元一件的地摊货。

    苏浅下了车,忍不住转头望去。

    她并不歧视买地摊货的人,她以前就是地摊前的常客。

    “这位女士,给孩子买件衣服吧,我们这的衣服……”

    卖衣服的男人,腰上挂着一个包,手里还捏着一些零钱。

    他见有人下车,急忙开口招呼。

    话还没说完,却是戛然而止。

    苏浅觉得有些奇怪,抬头忘却,微微一怔。

    这面容有些熟悉。

    男人憔悴的很,胡子拉碴,穿着一件灰色的外套,看上去破旧不堪。

    他的小摊上摆满了各种便宜的衣服。

    然而顾客却很少。

    没几个来游乐场的人,喜欢这这种小摊上买衣服,孩子也没耐心。

    男人冷不丁退后几步,眼中闪过一抹复杂。

    苏浅只觉得熟悉,却是认不出这人是谁了。

    “莫寒,怎么了?”

    旁边同样摆摊的女人走了过来。

    这声音却是熟悉的很。

    不必回头,便知道是谁。

    苏浅沉默片刻,轻轻转头。

    便见陶小陶穿着厚厚的外套,系着红色的围巾,走了过来。

    她恍然如梦。

    须臾反应过来,陆莫寒似乎出狱有段时间了。

    当年陆莫寒下药设计她,也险些害到温漓。

    所以,陆莫寒被判刑的时候。

    她真没有任何心软的意思。

    但现在看到陆莫寒跟陶小陶在一起,也实在惊讶。

    四年未见,陶小陶瘦了很多,也憔悴了很多。

    二十多岁的人,硬生生活成了三十多岁的模样。

    苏浅跟陶小陶站在一起,两闺蜜对比实在太明显。

    陶小陶看到她,倒是没什么尴尬的,平静的很,好像不认识她一眼。

    “棉花糖,爸爸我想吃棉花糖。”

    念念忽然看到了小摊上的棉花糖。

    “阿姨,棉花糖多少钱,我想买两个,我一个,哥哥一个。”

    念念懂礼貌的开口。

    陶小陶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眼神可怕的很。

    念念吓了一跳,急忙转头往慕云靳怀里缩。

    “棉花糖可配不上你们这种身份,不卖。”

    陶小陶冷冷的回应。

    念念吓的要死,也不敢要什么棉花糖了。

    苏浅凝眉,想说些什么。

    陶小陶却已经道:“能让一下吗,别挡着我们的摊位。”

    “你们不靠这个吃饭,我们可要靠这个吃饭,哪里像是你们这种有钱人,就会逍遥自在。”

    她的话,尖酸刻薄。

    苏浅皱了皱眉,最终还是没说什么,带着儿子女儿进游乐场去了。

    她听到陶小陶还在背后嘟囔,“说话啊,你怎么不说话啊,见到你心目中的女神,怎么又哑巴了?”

    “你以前不是很喜欢她吗,为了她连蹲局子都不怕了。”

    “怎么现在见到人了,却是不说话了?”

    “你说啊,你聋了还是哑巴了。”

    苏浅不想听陶小陶那些歇斯底里的话,加快了脚步,带着孩子进了游乐场。

    大概在陶小陶心目中。

    陆莫寒喜欢她这事,一直是她的错。

    即便她从未喜欢过陆莫寒,也没做出过任何让陆莫寒误会的事情。

    陶小陶还是觉得错的是她。

    这种神逻辑让人哭笑不得。

    苏浅跟孩子彻底消失不见。

    陆莫寒这才皱眉开了口,“你闹什么闹,再闹生意都没法做了。”

    “你还嫌我闹,刚刚你看到你的旧情人眼睛都直了。”

    陶小陶气的想砸摊子。

    可那是吃饭的家伙,砸了摊子便没饭可吃了。

    陶小陶一腔怒火无处发泄,最后还是狠狠的踹了陆莫寒一脚,怒道:“当初如果不是你瞎了眼看上她,咱们怎么会落到这一步。”

    “陶家败了,陆家也败了。”

    陶母因为她的事情生了场大病,最后身体不行,便一直没去上班。

    陶父虽然工作不错。

    可要支撑陶母的医药费,养活全家。

    所以也是很艰难。

    至于陆氏,早就垮了。

    家里人也是养尊处优惯了,将仅有的家底败光。

    而陆莫寒这种有前科的人,也找不到好的工作。

    所以只能靠摆摊为生。

    陆莫寒被陶小陶踹了一脚,倒也没恼,拿着手里的衣服,再次吆喝起来,“路过的瞧一瞧,看一看,二十元一件,您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只要二十元……”

    陶小陶转头看着吆喝的陆莫寒,心中闪过一抹酸楚。

    如果当初她没有将陆莫寒介绍给苏浅认识。

    也许两家就不会落到这一步了。

    游乐场内,苏浅站在一旁,看着两个孩子玩,心情并不是很好。

    她跟陶小陶姐妹十几年。

    如今陶小陶落魄成这样,她心里也不好受。

    “我会找个机会,让顾臻给他们安排一份体面的工作,不要担心了。”

    慕云靳伸手揽住她的肩,安慰了一句。

    苏浅不太自然的推开他,皱眉道:“别这样动手动脚的,我跟你已经没有关系了,被别人误会了怎么办?”

    这男人贴的倒是自然。

    不过,她知道当年的事,是欧阳聘婷搞的鬼之后,对他的怪意也少了许多。

    更何况,他的确是为了救自己才出事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