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安慧皱起了眉头,眼底闪过一抹厌恶,但当着别人的面,还是不好说什么,只是无奈的嘟囔了一句,“早先已经跟你说了,只是来跟易恒见个面而已,就算你爱慕易恒,也不至于如此紧张,都忘记房间号了。”

    洛浅还没反应过来,安慧已经将她拽了过来,对一同出来的中年女人道:“杜太太,这就是我们家浅浅,马上就要过二十周岁的生日了。”

    “浅浅,这是杜太太,还不快打招呼。”

    “杜太太,您好,我是洛浅,之前去了洗手间,迟到几分钟,实在不好意思。”

    为了圆满的完成这次任务,洛浅也少不了收起心中的怒气与委屈,眉眼弯弯的冲着杜太太笑道。

    “倒是个好名字,人也清秀。”

    刚刚一直皱着眉头的杜太太,在上下打量了洛浅几眼后,总算神色有所缓和。

    女孩还不错,没有浓妆艳抹,看上去也乖巧。

    只是她对洛浅的迟到,还是有些不满。

    “才二十,大学还没毕业吗,怎么不上学了?”

    虽然二十是法定的结婚年龄,但现在结婚都晚,而且学还没上完,也不可能那么早结婚。

    杜太太仔细打听着洛浅的情况。

    洛浅有些紧张,手心渐渐出了汗。

    老实说,这是她第一次来相亲。

    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等人挑拣的货物一样。

    “杜太太,是这样的,公司不是遇到危机了吗,这孩子懂事,也没跟我们说,竟然自己偷偷退了学,回来帮她爸爸,让她回去上学,她还死活不肯,你说现在的孩子还真是”

    安慧很是自然的接过了话茬。

    洛浅忍不住嘴角一抽。

    这理由未免太牵强了。

    她是不想上下去吗,她是太穷了,学费都付不起了,只能退学。

    不过说出去,未必会有人相信。

    洛家再怎么落魄,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怎么可能让她上不起学?

    “妈。”

    正当安慧在极力的卖女儿的时候,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

    虽然只是一声,可明显带了些不耐烦的味道。

    这声音似乎有些耳熟。

    洛浅回头看去,站在面前的是一穿褐色西装的男人,大概一米七八的个头,五官冷硬,带了几分狂傲不羁的味道。

    他虽然穿着西装,可双手插在裤兜里,眉头皱成一个川字,不耐烦的意思,非常明显。

    熟悉的眉眼,让洛浅忍不住一愣。

    “是你!”

    杜易恒仔细打量了洛浅一眼,瞬间就乐了,这不是表妹的那个同学?

    洛浅凝眉,眼底浮现出一抹厌恶,被杜易恒敏锐的捕捉。

    “妈,这就是你给我介绍的那个女孩?”

    杜易恒插着裤兜,吹了一声口哨,走向了自己的母亲。

    看着儿子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杜太太无奈摇头,“是啊,这是洛家大小姐,你洛阿姨的女儿浅浅。”

    “你们认识?”

    “认识。”

    杜易恒笑道:“她跟小表妹是同学,以前见过。”

    当然他没说的是,当时他看上还是学生的洛浅,开价一百万,要买她的初夜,被洛浅扇了一巴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