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798章  毫不客气的捅了儿子一刀

    空气……

    慕少一脸黑线。

    不想慕老爷子却笑着道:“没错,你爸爸不称职,的确只能当空气,你不喜欢他,太爷爷也讨厌他。”

    “太爷爷眼光真好。”

    酒酒出言夸赞。

    一个是爷爷,一个是儿子。

    慕少像是夹心饼干一样被夹在了里面。

    “太爷爷,你喜欢念念吗?”

    念念趴在沙发上,脚丫子搭在慕少腿上来回摆啊摆的。

    “太爷爷当然喜欢念念,念念是最乖的孩子。”

    “那爷爷奶奶喜欢念念吗?”

    念念又转头看向慕严跟叶澜。

    叶澜笑得合不拢嘴,“喜欢,喜欢,奶奶最喜欢咱们家念念了。”

    慕严没有吭声。

    念念顿时委屈道:“呀,爷爷不喜欢念念的,爷爷都不说话。”

    慕严被孙女弄的哭笑不得,忍不住摇头道:“念念真是个小人精,爷爷怎么会不喜欢你。”

    “咱们全家最喜欢你跟酒酒,最不喜欢你爸爸。”

    慕严毫不客气的捅了儿子一刀。

    慕少:“……”

    算了,他也就是空气般的存在了。

    念念来到新家兴奋的很。

    闹到十点半还不睡觉。

    酒酒自己洗了澡,换了衣服,走下楼看着还在客厅里缠着慕云靳搭积木的念念道:“念念,十点半了,已经很晚了,妈妈说过最晚不许超过十点睡觉,如今已经很晚了!”

    “可我还想再玩一会。”

    “念念,妈妈知道会生气的,我们要养成早睡早起的好习惯。”

    酒酒一本正经的训斥。

    念念撇了撇嘴,拍了拍手,“好吧,那我要睡觉了,哥哥你跟我们一起吗?”

    “才不要。”

    酒酒别过脸去哼了声。

    慕云靳带女儿上去洗澡换衣服。

    酒酒在原地站了一会,还是追了上去。

    见此,慕云靳回头笑看了她一眼,“不是不跟我们一起?”

    他现在发现儿子特别好玩。

    跟儿子在一起,有种棋逢对手的感觉。

    小家伙人虽然小,可能力却不小。

    偏偏他是当爹的,所以被欺负也只能忍着。

    “你欺负妹妹怎么办,你这么笨,能照顾好念念吗?”

    “万一妹妹睡不着怎么办,我可不放心你,笨蛋!”

    酒酒哼了一声,振振有词。

    慕云靳:“……”

    他也没觉得照顾孩子有什么难的。

    今天照顾了半天,感觉还不错。

    念念很乖。

    只是比较喜欢缠着他搭积木,讲故事而已。

    他刚刚认了女儿,耐心比较足,倒是没感觉到厌烦。

    然而,帮念念洗澡的时候,还是出了状况。

    “啊,好热,爸爸烫死了。”

    慕云靳兑洗澡水,兑了好久。

    但是孩子的皮肤太过娇嫩,他觉得合适。

    孩子却是很烫的,念念被烫的大叫一声。

    沐浴露都抹上了,水温却不对。

    慕云靳吓了一跳,猛地将女儿抱了出来,着急的去冲她身上的沐浴露。

    结果水好凉。

    一来一去,折腾的念念一个劲的撇嘴掉眼泪。

    等慕云靳把女儿从浴室抱出来的时候。

    小人儿眼睛红红的,一脸的不开心。

    胳膊上一片红肿。

    “念念对不起,爸爸现在去找药。”

    慕少完全慌了,着急的出去让佣人找药。

    叶澜听到动静,急忙上来瞧,看到念念皮肤一片红肿,又气又恼的,“不会带孩子就跟我说,你逞什么能,孩子这么小,真烫伤了怎么办?”

    酒酒则跑到楼下,拿了电话给苏浅打电话。

    苏浅并没睡着。

    第一次儿子女儿不在身边,心中空荡荡的不习惯的很。

    结果,酒酒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妈咪快来,妹妹被烫伤了,爸爸干的。”

    酒酒捧着电话告状。

    苏浅听说念念被烫伤了,差点没吓死,随便换了身衣服,大半夜的拿着车钥匙便跑了。

    她赶到的时候,叶澜正给念念上药。

    其实也没怎么烫着,就是胳膊上有一片红肿。

    念念还算坚强没有哭。

    只是之前差点吓死她。

    酒酒坐在一旁,托着腮道:“妹妹,疼吗,我给你吹吹好不好?”

    看到妹妹的胳膊红肿一片,酒酒都气的想打人了。

    慕云靳站在一旁,有些手足无措。

    甚至觉得自己根本插不上手。

    “念念。”

    苏浅大半夜的跟疯了似的冲进了慕家。

    她头发都没来得及梳,脚上穿的是拖鞋。

    大冷的天,只穿了一件薄外套。

    “念念,怎么了,烫哪里了,给妈妈看看。”

    苏浅不顾一切的冲进来,抱起了女儿左右检查。

    叶澜无奈看了儿子一眼。

    这下祸闯大了。

    “妈妈。”

    念念被折腾了大半晚上,早就没力气了。

    苏浅看了半天,只是胳膊有点红肿。

    可她还是心疼的很,抱着女儿一遍遍安慰道:“都是妈妈不好,妈妈就不该离开你的,都怪妈妈。”

    “妈妈,念念不疼,妈妈不要伤心。”

    念念乖巧的安慰苏浅。

    苏浅抱着女儿,抬头看了慕云靳一眼,眼神冷厉。

    慕少下意识的站好,等着挨训。

    他估计,这次会很惨。

    “你是猪吗?”

    果然,苏浅一开口便语出惊人。

    “你是猪你皮厚,你不觉得烫,念念那么小,皮肤那么嫩,能跟你铜墙铁壁般的猪皮一样吗?”

    “你有没有脑子,那么烫的水,烫坏了怎么办?”

    “我不要你对孩子多么好,我只希望你别再伤害孩子了。”

    慕少站在那,诚恳的认错,“是我的错。”

    酒酒忽然倒在床上,捂着肚子笑了起来。

    叶澜也忍不住一笑。

    旁边的两个佣人都憋着没敢笑。

    但表情还是异常滑稽。

    “妈妈,爸爸不是猪。”

    “他怎么不是猪,他一身猪皮比你厚,所以被烫也没感觉!”

    苏浅咬牙,冷眼看向慕云靳,又重复道:“你是不是猪皮!”

    慕少沉默片刻,最终妥协的点头,“是。”

    众人:“……”

    憋着,一定不能笑!

    见此,叶澜便带着佣人出去了。

    让他们小两口自己闹去吧。

    那两个佣人心中则是惊愕不已。

    少爷居然承认自己是猪……

    “妈妈,我困了。”

    念念乖巧的依偎在苏浅怀里,困的眼睛已经睁不开了。

    苏浅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表,已经十二点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