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回去的路上,想着以前的一切,洛浅忽然有些心酸,眼泪不知不觉的落了下来。

    “怎么哭了?”

    慕云靳被她的眼泪吓了一跳。

    好端端的怎么又哭了?

    洛浅回过神来,着急的去擦眼泪,“没,没什么,只是高兴的。”

    “就这两件事便高兴成这样?”

    慕云靳颇为不解,都是小事而已,就算高兴,也不至于如此吧。

    洛浅低头,轻声嘟囔,“除了纪奶奶跟小莫,从没人对我这么好过。”

    闻此,慕大少心情不错,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我是你老公,对你好难道不是应该的?”

    乍然听到老公这两个字,洛浅心尖一颤,心怦怦的跳了起来。

    就在此时,口袋里的手机轻轻颤动,打断了她的思绪。

    她急忙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她最好的朋友,陶小陶。

    似乎有些日子没跟陶小陶俩联系了。

    洛浅急忙按了接听键。

    慕云靳收回放在她身上的那只手,专心开车,然而耳朵却是灵敏的很,想听听是男是女。

    “浅浅,你个忘恩负义的混蛋!”

    那边,陶小陶高声一喊,震的洛浅差点把手机扔掉。

    慕云靳顿时皱起了眉头。

    虽然是个女的,但怎么这么白痴?

    “你都多久没联系我了,害我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到处找你。”

    “对不起小陶,我换了地方住,忘记告诉你了。”

    洛浅有些歉疚的说着。

    这几日,先是去赴宴,后又跟慕云靳结婚,昨个还碰到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

    她脑子已经完全糊涂了,实在是没心思跟老朋友叙旧。

    “算了,算了,电话里说不清楚,明天有空吗,我们去逛街,边逛边聊。”

    “可,可是我要上班。”

    洛浅有些犹豫。

    再不去上班,她的办公桌都要发霉了。

    “请假一天你会死啊,工资多少,我给你,我不管明日你一定要陪我出去,不然下次我再也不帮你对付那些极品男了!“

    陶小陶的嗓门一如既往的大,吼的洛浅耳朵疼。

    极品男?

    慕大少眯了眯眼,不等洛浅回答,忽然拿过她的手机,淡淡的说了一句,“嗯,她的假我准了,明天陪她逛逛。”

    洛浅:“”

    “准,准了,你是谁?”

    那边的陶小陶有些摸不着头脑。

    “好了好了小陶,我们明天老地方见,见面再说吧。”

    洛浅心中有些乱,根本解释不清楚,说了一句便挂了。

    “可是我,我”

    电话挂掉之后,洛浅可怜巴巴的看着慕云靳,很是为难。

    “明天想让我陪你?”

    慕云靳转头,深邃的目光在她脸上一扫。

    洛浅本能的点了点头。

    “明天有些事,可能抽不开身。”

    今日已经推掉很多事了,明天再推就真的应付不了。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洛浅回神,脸颊微红,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居然把内心的想法表达出来了,忙道:“我的意思是,我这两日都没有好好工作,我对工作还不太熟,再耽搁一天,怕又要出错了。”

    慕氏对员工的要求很高,策划部负责的内容也都很高端。

    她没怎么接触过这方面的工作,因此刚入手确实有些困难。

    好不容易熟悉一点了,怕因为自己的懒惰又糊涂了。

    “嗯?”

    慕云靳倒是颇为惊讶,“这份工作对你很重要?”

    如果她觉得吃力,也可以什么都不做,只做慕太太就好。

    “嗯,很重要。”

    洛浅的回答却是极为肯定,“我想在公司多学点东西。”

    她不想一辈子都依靠这个男人,更何况,她也不确定真能跟他一辈子。

    一辈子那么长,不是每对夫妻都可以。

    慕云靳收回目光,点了点头,“不懂的改日我教你。”

    洛浅赫然瞪大了眼睛。

    他,他说他亲自教她?

    慕大总裁亲自出手?

    “有问题,慕太太?”

    一句慕太太,叫的她心尖微颤。

    她轻轻摇头,低声道:“谢谢。”

    “谢谢倒不必了,亲我一下就好。”

    慕大总裁此刻显得有些无赖。

    “可你在开车。”

    “是你亲我。”

    “”

    最终,洛浅还是妥协了,侧头在他脸上轻轻的亲了下,随后便急忙坐了回去,眼睛却不时的偷瞄他。

    似乎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翌日,刚刚五点。

    洛浅便睁开了眼睛。

    慕云靳还睡着,大概是昨晚太累了,男人脸上仍旧带着丝丝疲惫。

    昨个回来之后,慕云靳忙着处理积压下的事情,一直忙到凌晨两点才睡。r1

    偏偏这个男人食髓知味,即便凌晨两点,还是压着她要了两回才作罢。

    洛浅浑身酸痛,却还是忍着要爬起来。

    她侧眸,看向他俊美的五官,呼吸一窒。

    这个男人,真的帅的不像话。

    想起昨晚,蓦地脸颊一红,却悄悄靠近他,在他唇上轻啄了一下。

    这种感觉美好又贪恋。

    她小心翼翼的挪开慕云靳压在她身上的手臂,轻声下了床。

    佣人们都已经开始忙活了。

    因为慕云靳有早起的习惯,所以佣人都是五点起来收拾。

    风姨正收拾桌子,瞧见她下来,颇为惊讶,“少奶奶,您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昨晚那么累,不应该多睡会?”

    看着风姨打量的目光,洛浅的脸颊不由得一红,总觉得这话有歧义。

    见此,风姨笑着上前,拉住她的手低声道:“少奶奶,少爷是家中独子,老太爷一直盼着要曾孙,所以你们可得抓紧点。”

    “可是”

    洛浅咬了咬唇,有些犹豫,“可是他不想要孩子。”

    昨天早上吃药,晚上他主动做了措施。

    风姨一愣,忽然想起还真是这么回事,不由得皱了下眉头。

    少奶奶这么好,少爷又喜欢,怎么还要准备避孕药呢?

    “我去厨房做些吃的给他。”

    洛浅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一再的告诫自己忘掉这些,只要记住他的好就够了。

    她之所以一大早起来,也是想给慕云靳做一些养胃的饭菜。

    听说他因为忙,经常不吃早餐,或者只是一杯牛奶完事。

    她心疼他,所以即便浑身酸痛,也要忍着起来。

    所以慕云靳准时醒来,下意识的往旁边摸了摸,却已经不见人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