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788章  他是爸爸吗

    “我是妈妈的孩子!”

    酒酒抱着胳膊,小大人一般,“叔叔,你们家小胖太不讲礼貌了,麻烦您回去管教好,再送来学校!”

    “哟,你这小子口气挺大,你姓什么?”

    “叔叔,您是查户口的吗,这是个人**。”

    酒酒一本正经道。

    那人无奈一笑,也没再说什么,带儿子离开了。

    不过路上,还是打了个电话。

    慕云靳的手机刚拿到手中。

    顾臻顺便从慕家拿来的。

    “喂,三哥,你在外面是不是有私生子?”

    “滚。”

    结果,一句话换来的却是慕少的怒火。

    老七急忙解释,“是真的,刚刚在我儿子幼儿园,看到一孩子,跟你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三哥,是不是你逍遥的时候,忘记戴套了,所以弄出来一私生子?”

    “没有。”

    “没有?”

    “我没女人。”

    慕云靳沉默片刻开口道。

    除了苏浅以为,他真没女人。

    “那个欧阳聘婷呢,会不会是她?”

    “我跟她没发生关系。”

    “……”

    “不然你改天来看一下,真跟你长得太像了,你……”

    老七的话还没说完。

    慕云靳便把电话挂了。

    完全没把他的话当回事。

    慕少从未想过自己外面会有孩子。

    “念念不哭。”

    王小胖走后。

    懂事的酒酒给妹妹擦眼泪。

    念念扁了扁嘴,看着哥哥问道:“哥哥,我们为什么没有爸爸,爸爸跟妈咪为什么不在一起,别的小朋友的爸爸妈妈都是在一起的。”

    “爸爸对妈妈不好,他们当然不会在一起,干爸对妈妈好,以后我们让干爸给我们做爸爸。”

    酒酒人小鬼大,还拿了吃的来哄妹妹。

    苏浅路上堵车,来到地方的时候,已经晚了十五分钟。

    念念早就被哄好,正在幼儿园里玩滑梯。

    酒酒小大人般似的在一旁瞧着,还不时的开口提醒,“念念,别摔了,小心一点哦。”

    “酒酒,念念。”

    停下车子,苏浅便着急的往这跑。

    “妈妈。”

    两个孩子立刻冲了上去。

    “对不起宝贝,妈妈路上堵车来晚了。”

    苏浅有些歉疚,这周第一次来接孩子还迟到了。

    “老师,麻烦您了,耽误您回家了,真是抱歉。”

    苏浅尴尬的向老师道歉。

    老师笑着道:“没事,酒酒跟念念一向乖巧,带他们我们做老师的一直很省心。”

    两个孩子确实很懂事,虽然出身富庶,却从没什么少爷小姐的架子。

    苏浅接了两个宝贝回家。

    念念坐在后排座上不太开心。

    她还在想爸爸的事。

    “宝贝,怎么了,是不是在学校里有人欺负你?”

    苏浅一边开车,一边向后看了一眼。

    念念摇了摇头。

    哥哥说,这种事不能告诉妈妈。

    不然妈妈会伤心的。

    “妈妈,念念只是想她的兔子了,小兔子昨晚不舒服,没有吃东西。”

    酒酒出来解围。

    闻此,苏浅顿时笑了起来,“小兔子已经好了,早上四舅舅带它去看了医生。”

    “我的小兔子好啦。”

    听到小兔子的事,念念立刻将所有的烦恼抛光。

    看到女儿亮亮的眸子。

    苏浅总算放了心。

    她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两个小娃不开心。

    小孩子嘛,本来就该无忧无虑的。

    只是看到儿子跟女儿,她也会费力的去回想自己的童年。

    想来想去却什么都不记得了。

    或许,她本来就是个没有童年的人吧。

    回到家,佣人已经准备好了饭菜。

    中午家中人的少。

    苏夜辰几人基本都在外面忙不怎么回来。

    电视里在放一些八卦新闻。

    苏浅刚刚给两个孩子夹了菜。

    念念忽然指着电视道:“妈妈,妈妈,那个是爸爸吗?”

    苏浅微微一怔,急忙转过头去。

    却发现电视上在报道昨晚温氏举行慈善拍卖会的事。

    正好播到她跟慕云靳针锋相对,一脚踹过去的画面。

    新闻上为此配了很好的标题:前夫前妻狭路相逢,谁输谁赢?

    苏浅的筷子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媒体怎么会报道这个?

    拍卖会是温漓负责办的。

    虽然有媒体记者在场,但也应该只写一些好的,这种八卦怎么也出现了。

    “妈妈,他是爸爸吗,哥哥跟他长的好像。”

    念念直接丢下了筷子,跑到电视前,盯着里面的慕少瞧。

    一家人全部愣住。

    苏邵诚跟蓝芷也是一头雾水。

    昨晚发生的事,他们根本不知道。

    苏浅一时间竟然无法回答孩子的问题。

    这几年,她很避讳慕云靳任何照片出现在孩子面前。

    有关于慕云靳的新闻从不看。

    没想到,还是猝不及防。

    “妈妈,是爸爸欺负了你,所以你要打他吗?”

    念念跑过来,拽着她的衣服问,“妈妈,爸爸在哪里,念念可以去看他吗?”

    “念念。”

    苏浅心中有些难过,弯下腰来,摸了摸念念的头,“他不是爸爸,我们跟他没关系,所以不可以去看他。”

    “他真的不是爸爸吗?”

    念念水灵灵的眸子里,满是期待。

    苏浅难受的很,不知道该怎么跟女儿说。

    看到那个新闻的时候,念念是很兴奋的。

    那是爸爸,她见到爸爸了。

    “他肯定不是爸爸,如果是爸爸,不会欺负妈妈的。”

    酒酒从椅子上跳下来,跑过去将电视关掉。

    “你为什么要关掉电视,我要看爸爸!”

    念念却不依不饶起来,着急的跑过去开电视。

    但是电视打开之后,新闻已经过去了。

    念念傻傻的看着,一撇嘴哭了,“我要看爸爸,我想要爸爸,哥哥是坏蛋!”

    “念念。”

    苏浅一下陷入崩溃中。

    她伸手将女儿抱在怀里,安慰道:“他真的不是爸爸,有妈妈不好吗,妈妈很爱很爱你,会弥补所有的一切,我们不去找爸爸好吗?”

    念念还是个小孩子。

    自从回国,一直被王小胖说是没有爸爸的孩子。

    她迫切的想要找到爸爸。

    她窝在苏浅怀里,委屈的大哭。

    苏浅抱着孩子的手都在颤抖。

    她以为她可以的,可以弥补一切,做个好妈妈。

    可是直到女儿在她怀中大哭的时候。

    她才发现父亲这个角色,终究是任何人都不能替代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