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785章  你被慕少吃豆腐了

    爱情永远都是心不由己的。

    想忘掉的忘不掉。

    想爱上的爱不上。

    多年之后,所有的感情依然原地踏步。

    苏浅愣了好久。

    而后回过神来,她将慕云靳的衣服通通塞进了垃圾桶,只拿了钱包跟手机下楼。

    她将慕云靳的钱包手机塞进了自己包里。

    “浅浅,怎么回事,杜易恒怎么走了,我看他很生气的样子。”

    温漓走过来,看着她担心的很。

    她已经收拾好了自己。

    倒是没什么异样。

    唯有那柔软的唇瓣,还是有些红肿。

    “没事。”

    苏浅摇了摇头,没有过于多解释。

    温暖也走了过来,拿了蛋糕给她,看着她红肿的唇,瞪大了眼睛,“浅浅,你,你被慕少吃豆腐了!”

    “怎么可能,没打死他就不错了。”

    苏浅心虚的很,眼神一直在闪躲。

    “可你这都肿了,也太明显了点。”

    温暖伸手点了点自己的唇暗示道。

    苏浅微微一怔,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唇瓣。

    蓦然想起刚刚那个吻,脸颊再次红了。

    温漓见此,拉着她坐到旁边,看着她道:“杜易恒肯定受不了这事,离开了是不是?”

    “不过他追了你四年,这样的事对他来说,确实很残忍。”

    温漓轻轻叹了口气,而后又道:“浅浅,你到底怎么想的,自从回国后,你遇到慕云靳的次数便越来越多。”

    “而且我知道你心里有他,不管面对谁,你都能游刃有余的对付,唯有面对他,你始终是慌乱的。”

    “我……”

    苏浅凝眉,眼中闪过一抹伤痛。

    四年前发生的那些,让她遍体鳞伤。

    如果不是因为孩子,她根本撑不下来。

    她现在也无意去追究四年前的真相。

    她只觉得跟他在一起有甜蜜,但同样也很累。

    “我不想回去重蹈覆辙。”

    “我曾经很用力的抓住这份感情,可结果还是没能如愿,所以我现在想明白了,我们之间大概就是有缘无分。”

    “而且我现在要照顾两个孩子,不想再跟他纠缠,我们两个纠缠来纠缠去,迟早会伤害到孩子。”

    她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

    但她没有失去理智。

    即便面对他,情绪崩塌。

    可理智依然存在。

    她没有要复合的意思。

    “那杜易恒呢,他是真不错,如果你想结婚,可以考虑考虑他。”

    “别提这事了,我暂时没什么打算。”

    苏浅喝了口酒,平复着自己的情绪。

    顾臻见她跟温漓聊的差不多了,才走过来,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苏小姐,我们…总裁呢?”

    怎么只有苏小姐一人下来啊。

    总裁不会被揍的起不来了吧。

    还是在房间里跪搓衣板呢?

    两人相逢,如果总裁诚心认错,大概真的会跪搓衣板。

    不然怎么挽回少奶奶的心。

    “哦,他累了,正在休息,要你先回去。”

    苏浅随口答了一句,神色自然。

    顾臻微微一怔,累了啊……

    刚刚他们两个在上面那么久,而且少奶奶唇这么肿。

    他们一定是在那个。

    所以总裁运动许久累了?

    “这是他的车钥匙,你开车回去,他跟我一辆车。”

    苏浅将慕云靳的车钥匙从包里拿出来丢给了顾臻。

    “好的苏小姐,我知道了。”

    顾臻拿了车钥匙,便离开了。

    这种宴会本来他就是跟着老板来参加的。

    现在老板在睡觉。

    他也没必要留下了。

    而且赶紧拿了车钥匙走人,以免少奶奶后悔。

    两人一辆车子,才能更好的发展感情啊。

    温漓一头雾水,“什么情况?”

    “浅浅,你不会,不会把慕云靳打死了,想要毁尸灭迹,所以才支开顾臻的吧。”

    依着她对苏浅的了解。

    即便她心里还有慕云靳,也不可能这么快原谅他,更别说坐一辆车了。

    “我只是拿了他的手机,把房门的锁弄坏了而已。”

    苏浅下楼的时候,把锁弄坏了。

    所以现在门锁上之后,就打不开了。

    里面外面都打不开,唯一的办法就是撬门。

    温漓:“……”

    拍卖晚宴进行的很顺利。

    苏浅捐了一副收藏的古画,又捐了一枚戒指。

    顺便还跟人谈了两个订单,收获颇丰。

    晚宴结束之后,她留下来帮温漓收拾。

    如今,已经十点半了。

    温漓抬头看了一眼楼上,问道:“你打算把他关到什么时候,超过二十四小时,人失踪了警方那边可要立案了。”

    “明天中午吧,对了,把线路切一下,空调就不要用了。”

    现在的天已经很冷了。

    酒店内没准备厚被子,因为有空调。

    如果切断电源,估计晚上会冻成狗。

    “啊,浅浅,你这么狠啊,万一冻死他怎么办,那可是你儿子的爸爸啊。”

    温暖瞪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

    “一晚上冻不死人,而且现在气温也没那么低。”

    蓝铭走过来接了一句,“再说了,穿着衣服睡不就完了,还能出什么事,让他冻一晚上,已经很便宜他了。”

    “如果是我就给他弄一屋子冰块,把他衣服都扒了,让他在里面呆上三天三夜,看他长不长记性。”

    几人正说着,负责打扫的清洁工忽然提着垃圾袋走下来,看着几人道:“蓝小姐,刚刚我在上面打扫,发现垃圾桶里有一套西装,是不是丢错了?”

    清洁工见那套西装还好的很,就这么丢垃圾桶,似乎不太对劲。

    “什么情况?”

    蓝铭转头不解的看了一眼,“哪个房间。”

    “203。”

    “今天楼上没有客人啊,只有慕云靳。”

    温漓凝眉,虽然准备了房间,不过今晚客人都走了,没什么意外。

    温暖率先反应过来,一脸惊愕的看着苏浅,瞪大了眼睛,“浅浅,天呐,你把慕少扒光了!”

    “瞎说什么呢,我没有。”

    “那这垃圾桶里的衣服是怎么回事?”

    苏浅:“……”

    “谁知道呢,兴许他自己不想要丢出来的。”

    “时间不早了,你们收拾吧,我回去了。”

    苏浅在温暖的逼问中,慌忙开车逃走。

    她回去的时候,两个孩子已经睡着了。

    酒酒跟念念还写了晚安的字条在桌子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