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784章  你怎么那么变态

    慕少很快脱下了裤子。

    苏浅双手抱在胸前,怒道:“你敢胡来,我就让你断子绝孙!”

    慕少将脱下的裤子扔给她,“不是说要帮我洗衣服吗,拿回去洗了,回头我去浅滩找你拿。”

    苏浅:“……”

    “你让我帮你洗裤子!”

    “你弄脏了我的裤子,必须负责。”

    “……”

    “就一个鞋印,擦擦就完了,你怎么那么变态!”

    “我有洁癖。”

    他忽然低头逼近她,“这你应该知道的。”

    苏浅低头瞧了一眼。

    他只穿了内裤,而且还……

    总之,这一幕实在暧昧。

    “慕云靳,想发情,找别的女人去发,我不陪你玩,流氓!”

    苏浅急忙收回目光,脸颊滚烫。

    这货实在太流氓了,不忍直视。

    慕云靳也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变化。

    他有些尴尬,轻咳几声,脱掉外套衬衫,只穿着一条内裤,拿着浴巾进去洗澡了。

    楼上的房间,准备的都很全。

    也是防备有客人喝多了,无法离开,在这休息。

    所以在这住一晚上也没什么。

    等他进了浴室。

    苏浅才从床上起来。

    她揉了揉腰,眉头紧皱。

    刚刚差点没被硌死。

    她沉默片刻,伸手捧住脸,呼吸急促,脸颊烫烫的。

    时至今日,她还是无法很坦然的面对他。

    曾经以为的勇敢,早在他出现的那一刻,全部消散。

    她有些怨恨自己的懦弱。

    想当初,离婚的时候,撕心裂肺。

    用尽了多少力气,才能颤抖着接过那张离婚证。

    现在为什么还要跟他有交集?

    都怪那个该死的男人!

    苏浅咬牙。

    就在这时,正在洗澡的慕少开口道:“我的衣服你拿去洗,让顾臻帮我送套衣服过来。”

    苏浅:“……”

    这货把她当保姆了吧。

    她凭什么给他洗衣服,凭什么帮他传话!

    她正要气恼的离去,忽然想到了什么,眼眸一转,笑着道:“哦,我一会让顾臻给你送过来。”

    她起身,麻利的将慕少的衣服,全部抱走。

    之后,又看了一眼他放在桌上的钱包手机车钥匙,也通通拿走。

    苏浅将东西拿走之后,开始研究房间的锁,拿了挖耳勺来不知在鼓弄什么。

    杜易恒是跟蓝铭一起来的。

    路上打了好几次电话都没打通。

    他以为苏浅忙着应酬没听到。

    到了地方,才发现哪有苏浅的影子。

    “浅浅不是说来吗,人呢?”

    蓝铭也没看到自家小表妹。

    温暖接口,“蓝二哥,浅浅被慕少拽上去换裤子了。”

    蓝铭:“……”

    杜易恒:“……”

    “换…裤子?”

    蓝二少一脸懵逼。

    确定是去换裤子?

    “真的,那个慕少太,太流氓了,居然拉着浅浅去脱裤子。”

    温暖又开启了吃货模式,一边吃,一边嘟囔。

    温漓:“……”

    就知道这家伙的嘴会惹事。

    “别误会,别误会,我们总裁没有要耍流氓的意思。”

    见此,顾臻急忙站出来,为自家总裁解释,“是这样的,我们总裁衣服脏了,所以想换一身,让苏小姐帮忙洗一下,对,就是这么回事!”

    闻此,杜易恒的脸色更是难看无比,“他慕云靳算什么东西,凭什么要浅浅为他洗衣服!”

    说完,杜易恒便上了楼。

    蓝铭无奈看了温漓一眼,“不是说不请慕家人吗?”

    请了慕家人,肯定是要惹祸的。

    而且这事如果被他奶奶知道,那肯定玩完了。

    “人又不是我请的。”

    温漓皱眉,冷眼看向顾臻揶揄道:“你们总裁本事倒是不小,脸皮也厚,顺了别人的请柬来参加拍卖会。”

    “慕少不是不喜欢这种场合吗,今天是特地给我们蓝家面子吗?”

    “温小姐,总裁他只是想念少奶奶,所以想来看看,还希望您理解一下。”

    “才不是。”

    温暖接口,嘴巴里还塞着蛋糕,气鼓鼓的瞪着顾臻,“你们总裁就是专业耍流氓的!”

    顾臻:“……”

    得,总裁的人设,再次崩塌。

    苏浅摆弄那锁,摆弄了十几分钟,总算摆弄好。

    她轻轻的笑了一声,转身要走。

    却闻有人喊她,“浅浅。”

    苏浅脸色一变,转眸正对上杜易恒讶异的目光。

    她怀里还抱着慕云靳的衣服。

    头发散乱没来得及整理,唇也有些肿。

    这一幕,看上去实在是暧昧至极。

    时间仿佛瞬间停了。

    杜易恒如遭雷劈,脸色难看到极点。

    难道,难道自己只迟到了一小会。

    他们就那个了?

    “杜易恒,你,你别,我,其实,不是……”

    苏浅着急的想要解释,却又无从解释。

    她脑子很乱。

    而且她也不太想要解释。

    她并不想耽搁杜易恒。

    索性最后什么也不说,站在那无声的沉默着。

    “浅浅,为什么?”

    杜易恒回过神来,一脸心痛的看着她。

    为什么要这样?

    就算她心里还有慕云靳,难道就一点机会也不给他?

    至少给他们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

    难道一点机会都不肯给他,直接判他死刑吗?

    苏浅把头埋的更低了。

    须臾,轻声开口,“对不起。”

    闻此,杜易恒瞬间笑了。

    很是讥讽的笑。

    他需要的不是对不起!

    “浅浅,慕云靳那么伤害你,你却还这么爱他,是我始终不够好对吗?”

    “所以四年了,你一点机会都不肯给我。”

    他追逐了她四年,那么用心的去爱。

    可却得不到她半点回应。

    现在她回国才多久,便跟慕云靳重新在一起了。

    他受不住这个打击!

    苏浅还是什么都没说。

    她知道自己很残忍。

    但是如果不让杜易恒死心。

    那岂不对他伤害更深?

    她到底是不能嫁给他的。

    她早就对婚姻厌倦了。

    曾经那一场爱恋,让她身心俱疲。

    为了守住那场婚姻,她已经用尽了力气。

    所以现在她已经没什么勇气,也没什么心思再去应付了。

    杜易恒深深的看了她两眼,而后转身离去。

    苏浅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中满是愧疚。

    这四年,他一直默默陪着她。

    甚至为了她放弃国内的生意。

    她也曾经努力的试着去爱上他。

    可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