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嗯,新婚假。”

    慕云靳看着她迷糊的样子,心情顿时好了起来,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笑着开口。

    洛浅嘟了嘟嘴,脸上也漾出了一抹幸福的笑。

    这时候的她,才有个新婚的样子。

    “少爷,药。”

    风姨忽然想起了什么,拿了药跟水杯过来。

    虽然是对慕云靳说的,然而却递给了洛浅。

    洛浅低头看了一眼,瞬间呆住,是避孕药。

    她愣愣的看着手心里的药,咬了咬唇,接过水杯,把药吃了。

    慕云靳低头,轻声对她道:“昨晚忘记戴套了,下次我会准备,吃药伤身,不会再让你吃了。”

    再好的避孕药对身体也是有伤害的,因此慕大总裁还是非常体贴的。

    但洛浅的心情就没那么美妙了。

    为什么着急给她避孕药,是担心她怀孕吗?

    如果,如果哪天有意外呢,他会不会命令她去打掉孩子?

    想到这,洛浅忽然感觉浑身发凉。

    这事让她猛地清醒过来,她根本不该沉沦的。

    慕云靳是谁,慕氏集团的总裁,身价数不清,娶她不过是图个清静罢了。

    真有爱情吗?

    那么短的时间,怎么可能呢?

    不知是不是心中有气,洛浅愣了片刻,主动开口,“不用了,还是我吃药吧,免得坏了你的兴趣。”

    男人不都不喜欢戴套吗,影响感觉。

    慕云靳一愣,没有听出她语气的诧异,只当她跟自己撒娇,眸光深邃的笑看着她,“还是老婆为我着想。”

    不过,他还是遵守自己说的,不会让她吃药,免得真的伤了身体,调养都不好调养。

    他伸手揽住洛浅柔软的腰肢,带着她离开了别墅。

    难得慕大少亲自开车,平常可没人能享受这待遇。

    “想去哪?”

    路上,慕云靳又问了一句。

    洛浅无精打采,显然没有精神。

    “是不是还痛,去看医生?”

    慕云靳以为她是被自己折腾惨了,并未看到她眼底淡淡的失望。

    避孕药的事,终究像是一根刺扎进了她心里。

    听到他关心的声音,洛浅回过神来,思忖片刻,掩饰掉所有的忧和愁,摇了摇头,“没有,就是有些饿了。”

    从昨天下午到现在,她只喝了一杯牛奶。

    “嗯,先带你去餐厅。”

    洛浅以为又是那家西餐厅,或是高档的中餐厅。

    不想,慕大少有着极大的耐心,在堵车许久之后,终于带她到了地方。

    进去之后,洛浅便愣了,海蓝色的餐厅,湛蓝如玉,美得炫目。

    浪漫的音乐声缓缓流淌,闻之心醉。

    这是一处海底餐厅,是江城最有名的餐厅,最浪漫的场所。

    多少恋人在这排队吃饭,每天都是人满为患。

    今个却是出奇的安静,除了他们以外,没有任何人,连服务生都没见。

    洛浅转眸望去,但见周围水波粼粼,各色的鱼儿摆动着尾巴,欢快的游着。

    这样的美景,她从未见过,几乎要看呆了。

    她忍不住伸手,隔着玻璃触碰那些鱼儿。

    那些鱼儿似乎很喜欢她,全部都聚集在了她手指处,一个劲的冲着她摇尾巴。

    洛浅瞬间笑了,浅浅的酒窝一旋,那一笑宛如天上繁星,实在太过耀眼。

    慕云靳没忍住,双手揽着她的腰,低头吻了下去。

    先是浅浅一吻,在她的唇瓣处,轻轻研磨。

    但就是这样的研磨,从远处看上去,却是一副极美的画。

    这下,慕云靳不急了,一点一点,引诱青涩的她配合自己的动作。

    洛浅被他一腔温情所感染,终究学会回应,一时一点一点摸索。

    直到最后陷入深吻,无法自拔。

    身后快门声咔咔响个不停。

    洛浅完全沉浸在这场深吻里,脑子里完全都是浆糊,哪里还能注意到这些。

    直到一吻毕,有人走过来,弯腰递上一叠照片,“慕少,这是您要的。”

    “嗯。”

    慕云靳接了照片,示意那人可以离开了。

    顾臻已经赶到,就在外面站着,准备随时为bss付账。

    拍个照,居然也请江城最知名的摄影师来,总裁什么时候这么浪漫了?

    而且还包下了整个海底餐厅。

    顾臻飞速的算了一下,得,几百万没了

    “啊!”

    看到那些照片,洛浅顿时尖叫一声,脸红如煮虾。

    那些照片全是两人接吻的照片,就这么一小会,居然从各个角度拍摄了一百多张。

    而且每一张都拍的特别好看,洛浅看的心都醉了,完全忘记了之前的不愉快。

    “回去让风姨单独收拾个房间,专门贴我们的照片。”r1

    慕云靳笑着拍了拍她的头,指了指最中间的位置,“先去坐,等我一会。”

    “嗯。”

    洛浅抱着照片,一个劲的点头,完全已经沉浸在这种幸福中无法自拔。

    就在她坐下,低头看照片的时候,忽然听到脚步声传来。

    抬头便见慕云靳端着精致的饭菜走了过来。

    “你,你怎么”

    洛浅唬了一跳,急忙起身。

    他怎么做起服务生该做的事了?

    她欲要伸手去帮她。

    慕云靳却看着她,眸光深邃,“别动。”

    “昨天你辛苦半天等我回去,结果全部浪费了,所以这算是补偿。”

    看到尽早倒掉的那些菜,慕少多少还是有些心疼的。

    他能想到小女人昨天在厨房是怎样一番忙碌以及期待的样子。

    因此,为了弥补洛浅,慕大少头一次做了服务生,亲自端菜夹菜喂菜。

    他一边夹东西给她吃,一边笑着问,“还生气?”

    洛浅急忙摇摇头。

    她现在哪里还有气,满满的甜蜜与幸福,理智早被狗吃了。

    在海底餐厅用完餐,慕云靳带她去了游乐场坐了摩天轮。

    那是她一直所期待的事。

    小时候,便羡慕同学可以去游乐场,羡慕洛姝雅有数不清的娃娃。

    而她在洛家,没有洋娃娃,没有生日蛋糕,只有做不完的活,洗不完的碗,擦不完的地。

    即便都做完了,还要成为洛家一家人出气的工具。

    家里有根鸡毛掸子,谁不顺心了便拿那鸡毛掸子打她。

    直到现在,她背上还有很多陈年疤痕,再也消除不了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