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780章    他们俩是不是和好了

    “厕所?”

    叶澜脸色微微一变,“什么意思?”

    他们两个人怎么可能从厕所里出来?

    “好像苏小姐专门去男厕看总裁?”

    顾臻也不知当时什么情况。

    只听苏浅说自己去了男厕。

    “滚!”

    慕云靳瞬间黑了脸。

    顾臻:“”

    “别管他,继续说。”

    慕老爷子对此事显然很感兴趣,“他们俩是不是和好了,又在一起了,浅浅是不是打算回来了?”

    其实,慕老爷子也是偶然看到新闻,才知道苏浅回来了。

    关于苏氏千金回国发展的新闻不是很多。

    苏浅不太喜欢接受采访。

    老爷子也是偶然间才注意到的。

    “爷爷,您别多想,我们只是在西餐厅遇见,说了几句话而已。”

    慕云靳按了按发痛的额头。

    今天见到苏浅之后,他便一直心神不宁,心情烦躁的很。

    最后更是连工作都做不下去了,在酒吧里一杯又一杯。

    某些情景,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云靳,不要离开我”

    “不离婚,死都不要离婚,我不跟你离婚!”

    回忆起,苏浅与他离婚之前,歇斯底里的喊叫。

    他现在有些明白了。

    当初她的确很绝望。

    她最初死活不肯离婚,开始苦求他,后来便是跟他僵持,最后放下所有的尊严求他,什么办法都用尽了。

    他却执意离婚。

    是他强行将这段婚姻撕裂。

    “你这个没出息的,既然碰到了,怎么不把浅浅追回来,你不追,别人都在追,你再不追,机会都没有了!”

    “爷爷,这是我的个人私事,而且我不打算结婚,您能不干涉吗?”

    慕云靳皱眉,烦闷的很。

    “不能,谁让你是我孙子,我是你爷爷,我们慕家只认浅浅一个孙媳,你若是敢在外面胡来,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慕云靳:“”

    “爷爷,我上楼休息了。”

    他实在跟自己的爷爷说不通。

    这句话,慕老爷子几乎每隔几天就会说一次,他耳朵都长茧子了。

    老爷子在下面哀叹,“如果他们两个不离婚,说不准这会子孩子都会跑了。”

    “唉,老头子我年纪大了,也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看到小孙孙出生。”

    老爷子年纪的确不小了,想过四世同堂的日子。

    老人最喜欢的便是孩子。

    慕云靳脚步微微一顿,又想起今日的事。

    他还在想,他到底是听错了。

    还是苏浅确实有孩子了。

    那边,苏浅吃完了饭。

    酒酒在陪妹妹搭积木,两人很安静。

    杜易恒站在一旁跟苏浅说话。

    他有些尴尬,搓了搓手,“浅浅,今天的事情,真是抱歉,我保证以后不会了,对不起。”

    “没事。”

    苏浅摇了摇头,看着他无奈道:“杜易恒,你年纪也不小了,不要把所有的精力都浪费在我身上,你知道的,我有过一段不堪的过去,我结过婚,流过产,现在还有两个孩子,我是最不适合你的。”

    “你结过婚,流过产怎么了,我,我还有过很多女人。”

    杜易恒皱了皱眉,眼神微闪,“对我来说,过去不重要,适不适合只有自己说了算,而且酒酒跟念念他们一直把我当父亲,我也很喜欢他们,为什么我们就不能给彼此一个机会?”

    “杜易恒,你怎么这么固执呢?”

    苏浅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她跟他说过很多次,但是他没有一次能听进去的。

    “浅浅,我知道我很让你为难,但是让我放弃,我更为难,有些事不是我想控制就能控制的,就像你喜欢慕云靳,你以前喜欢他,现在也一样喜欢他,不是吗?”

    杜易恒盯着她的眼睛问道。

    一句话,将她堵的哑口无言。

    她的胸口有些闷,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她沉默片刻,别过脸去,不再看他。

    杜易恒意识到自己说话有些过。

    看到她闪躲的表情,他心中一寒,难受的很。

    他不该问的。

    他并不想正视这个问题。

    可非要去问。

    现在看她的表现,便知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她为什么不想结婚呢。

    因为她心里始终爱着那个人。

    无论那个人伤害他有多深,她爱的始终是那个人。

    而自己在她心里又算什么呢?

    四年的追逐,倾心相付。

    杜易恒自嘲一笑,两人都没说话。

    气氛僵硬的很。

    陪着妹妹搭积木的酒酒,时不时抬头看两人一眼,黑葡萄似的眸子微闪。

    “时候不早了,你跟孩子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

    许久之后,杜易恒打破沉默,转身离开。

    “我送你。”

    苏浅叹了口气送杜易恒下楼。

    如果今天没苏邵诚提起那事,或许两人不至于尴尬到这种程度。

    苏浅回来的时候。

    酒酒跟念念已经把积木收起来装好了。

    酒酒自己换了睡衣。

    苏浅放了洗澡水,给两个孩子洗澡。

    收拾完两个孩子,又收拾自己。

    折腾完上床的时候,已经十点半了。

    两个孩子在床上等她。

    她没让孩子分床,这几年一直自己照看着。

    “妈妈在中间,我在外面,我保护妈妈。”

    酒酒爬到了最外面。

    苏浅无奈,又把儿子捞了回来,点了点头儿子的鼻子道:“你是哥哥,要保护妹妹,在学校里也要保护好妹妹知道吗?”

    “酒酒也要保护妈妈。”

    酒酒伸手抓住妈妈的衣服,轻声问道:“妈妈,你为什么不喜欢干爸?”

    儿子问的太直接,苏浅微微一怔。

    见两个孩子都认真的看着她,忍不住一笑看着两人问道:“你们为什么这么喜欢干爸?”

    “干爸对念念好,念念想要什么干爸都给念念买,干爸还给念念讲故事。”

    “可是舅舅们外公外婆温漓温暖阿姨,他们也很疼念念,什么都买给念念,一样给念念讲故事啊。”

    “可念念想要个爸爸,他们都不能做爸爸。”

    念念水汪汪的眸子里满是渴望,嘟囔道:“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可是念念没有,王小胖还嘲笑念念!”

    闻此,苏浅的脸色猛地一变,着急道:“王小胖是谁,同班同学吗,他欺负你了,你怎么没跟妈咪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