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777章  是我做的还不够好吗

    听着杜易恒悲凉的语气。

    看着他近乎恳求的样子。

    苏浅心中一痛。

    她知道,该说对不起的人是她。

    她耽搁了他整整四年。

    他也快三十了,理应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

    苏浅沉默片刻,看着他,认真道:“杜易恒,别犯傻,你会找到最好的。”

    “可在我心中,你才是最好的。”

    “浅浅,为什么不肯给我一次机会,是我这四年来做的还不够好吗?”

    杜易恒的情绪忽然变得激动起来。

    他转头,神色痛苦的看着她。

    须臾,低头便想亲她。

    “杜易恒,你做什么!”

    苏浅脸色一变,猛地伸手将她推开。

    就在这时,刺耳的喇叭声响起。

    车的左侧,出现了一辆车,速度很快,眼瞧着两辆车便要撞在一起。

    杜易恒一脚踩在了刹车上。

    对方也踩了刹车,两辆车堪堪停住,差点便撞在一起。

    “杜易恒,下车!”

    车外,传来一声厉喝。

    车门打开,苏睿拖着杜易恒便要下车愤怒的很。

    杜易恒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欧式建筑,才回过神来。

    他们居然已经到苏家了。

    苏睿正巧回来,看到杜易恒的车子不对劲。

    便注意了一下,发现里面两人似乎在动手。

    苏二少顿时怒了!

    这几年他对杜易恒也算放下了成见。

    但是这不代表杜易恒就可以用强。

    眼瞧着,苏睿将人拖下去,肯定要动手。

    苏浅吓了一跳,急忙下了车,拦住了苏睿,“二哥,没事,没事,都是误会,我们在开玩笑呢。”

    “误会?”

    苏睿皱眉,一脸疑惑的看着妹妹。

    苏浅狠狠的点头,“真的是误会,根本没什么事,不要在这闹,被念念他们看到了怎么办?”

    提起孩子,苏睿总算住了手,皱眉看着杜易恒道:“别欺负我妹妹,别挑战我底线,只要有一次,你就不用再进我们苏家了。”

    杜易恒站在那,没有说什么,脑中一片空白。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刚刚怎么就鬼迷心窍下手了?

    四年的时间都等了,还差这一会半会吗?

    他很是懊恼,甚至不敢抬头去看苏浅。

    “妈咪。”

    念念跑了出来。

    下午,苏睿才把念念送回来。

    念念一下扑在妈妈怀里,在妈妈脸上亲了两口,“妈咪,好想你哦。”

    “乖宝宝,妈妈也想你。”

    看到女儿,苏浅心情好了许多。

    “妈妈,你说给念念买东西的。”

    念念眨了眨眼睛。

    苏浅顿时一怔。

    完了,今天下午忙忘记了。

    她什么都没买。

    她有些愧疚的看着女儿期待的眼神,正要解释。

    杜易恒已经打开车门,提了礼物出来。

    “喏,念念,妈妈给你买的礼物在这。”

    “哇,我的礼物。”

    念念开心的扑了过去,而后看着杜易恒道:“干爸,你没给念念买礼物吗?”

    “干爸今天出来的急,忘记了,下次给你补上好不好,干爸跟你道歉。”

    杜易恒弯腰抱起念念笑道。

    “好吧,下次不要忘记咯。”

    念念是个听话的小公主。

    苏浅有些尴尬的看了杜易恒一眼。

    他又替她背锅。

    只是想起刚刚车上那一幕。

    她还是不自在的很。

    刚刚她真的吓傻了。

    杜易恒虽然从没隐藏过他自己的心思。

    然而,他也从没做过什么过激的事情。

    如此失控,这还是第一次。

    杜易恒抱着念念进了院子。

    苏浅走在后面,脸色有些差。

    “他是不是欺负你了?”

    苏睿皱眉,低声问了一句。

    “没有。”

    苏浅摇头。

    “浅浅,他若是敢欺负你,就跟二哥说,你不能委屈你自己。”

    “二哥,真没有,对了酒酒呢,怎么不见酒酒?”

    苏浅及时转移话题。

    苏睿正想说,那小子一下午都在玩具屋里摆弄玩具。

    忽然一条花蛇从半空中划过,丢在了洛浅身上。

    “啊啊啊!”

    洛浅最怕这玩意,吓的大叫三声,双腿发软,一下便跌在了地上。

    苏睿愣了愣,低头看了一眼地上逼真的玩具蛇。

    他转头看了一眼某个角落,怒道:“苏景霆,你给老子滚出来!”

    躲在花坛后面的酒酒,听到二舅舅连自己的大名都喊出来了,料定不好,转头就溜。

    苏睿正想追。

    苏浅忽然从地上爬起来,踩着高跟鞋便飞奔过去,“苏酒酒,你给我过来,你居然敢拿假蛇耍我!”

    浅浅菇凉怒了。

    这小混蛋又来这一招!

    她不要这个儿子了,她要卖了卖了卖了!

    根据与儿子多年作战经验。

    苏浅还是很快抓住了儿子,拧着耳朵往屋里走。

    她刚刚差点吓死。

    “苏酒酒,你什么意思,是不想在这个家呆了,让我把你赶出去是吧,你快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

    “妈咪,耳朵,耳朵啊,掉下来了。”

    酒酒狼哭鬼叫般的嚎叫着,“妈咪,我,我其实是想吓二舅舅来着,我没想吓您啊。”

    “吓谁也不行,一天到晚就知道恶作剧,我明天就把你卖了!”

    苏浅发了脾气,拎着儿子进了客厅。

    众人没人敢求情。

    每次她教训酒酒,几乎都没人敢说什么。

    不然会被她一块骂。

    念念见哥哥又闯了祸,顿时笑了起来,嘟囔道:“哥哥大坏蛋,又去吓妈咪,以后妈咪都不喜欢你了,只喜欢我!”

    “妈咪,别拧了,我错了,错了,下次不敢了。”

    酒酒也是个小人精,说道歉便道歉。

    “好了,浅浅,别发脾气了,再拧耳朵真掉了。”

    蓝芷看不下去了,总算开口为外孙说话。

    不过起初,是没人吭声的。

    看着酒酒被教训的差不多了,才会出言阻止。

    苏家管教孩子,宠爱有,但是绝不溺爱。

    所以酒酒做错事,每次都会在得到教训之后被劝阻。

    苏浅放开酒酒,皱眉看着他道:“苏景霆,你去认别人做妈妈吧,我不想理你了。”

    酒酒:“……”

    他歪了歪头,见妈妈是真的生气了,顿时怕了,急忙上前拉住妈妈的手,嘟嘴道:“妈妈,是酒酒的错,酒酒不该吓妈妈的,妈妈工作一天那么辛苦,酒酒还这么不乖,是酒酒不好。”

    说着,还可怜巴巴的伸出了小手道:“妈妈打酒酒板子吧,酒酒知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