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772章  再见故人

    “你家着火了,都熏成熊猫眼了。”

    温暖一边叉牛排,一边惊讶的看着那个女人。

    瞧这妆化的,简直吓死人了。

    “你家才着火了,我这叫时尚,土老帽。”

    女人不屑的哼了一声。

    温漓淡淡的看了那人一眼,冷笑道:“手上拎的包不错。”

    “那是,这是今年最新款。”

    女人得意的很。

    “可惜是高仿,二十万的包,一万块就能买的了。”

    苏浅喝了口果汁,小口吃着牛排,姿态优雅。

    她一眼便看出了那是高仿货。

    贵为苏家小姐,浅滩老板,这点眼力劲都没有,这些年就真的白混了。

    “洛浅,别以为你成了苏家小姐就看不起人,我这包可是从专柜买来的!”

    女人歇斯底里的冲着苏浅喊。

    苏浅听到这声音,总算想起这人是谁来了。

    她美眸半眯,淡淡的笑了笑,“洛姝雅,几年过去了,品位还是这么差,其实名牌不名牌并不重要,穿戴舒服即可,但是你这着了火的妆,眼睛都快看不出来,到底走的什么时尚风。”

    “还是说,觉得你做的那些事没脸见人,所以化成鬼,也就没人认识你了?”

    她倒是没想到,刚回来不久。

    居然能遇到洛姝雅。

    苏远帆本来还吵着要找洛家人,好好将他们将他们教训一顿。

    不要说洛万成对苏浅有养育之恩。

    他完全是跟圣晨的人合谋,夺了苏浅身上的八十万。

    然后又将她当做奴仆使用。

    如果没有洛万成,苏浅的日子未必就过的那么惨。

    苏浅神色淡淡的讥讽几句。

    洛姝雅还是那个脾气,听了这几句话便受不了了。

    抓起桌上的杯子便要动手。

    “哎呀,你胆子好大。”

    温暖塞了快牛排进嘴里,然后眨了眨眼睛惊讶道:“连苏家五位哥哥宠着的小公主都敢欺负,你不怕苏家五位少爷赶过来,把你扔到锅里煮了?”

    温暖的模样有些滑稽。

    温漓笑道:“煮了太残忍了,顶多是打个半死,让她在床上躺几个月吧,毕竟除了苏家大少爷以外,那几位可都有暴力倾向呢。”

    洛浅只是淡淡的笑着,并不说话。

    沉淀了几年,她的性子似乎温润了许多。

    然而,温润中透着一股子凌厉,让人不敢逼近。

    她再也不是当年那个被人随意欺辱的小姑娘了。

    “拽什么拽,不就苏家小姐吗,当年如果不是我爸收养你,你早就饿死了,忘恩负义的女人!”

    看着苏浅身上万千光华,洛姝雅气的要死。

    尤其是苏浅脖子上的项链。

    前不久出来的最新款,值此一件。

    很早就做了宣传,价值百万以上。

    她爱极了那款项链,早就磨着好几个金主买。

    然而,也不是谁都出手这么阔绰的,而且需要预定。

    苏浅轻而易举的拿到了项链。

    苏二少一早就订了。

    没人敢跟苏二少抢。

    “看什么呐,别人的项链又不是你的,盯出个窟窿也没用。”

    温暖不耐烦的皱眉,“快走,快走,碍着我们吃饭了!”

    “洛浅,你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洛姝雅不知道又要闹什么幺蛾子。

    岂料,苏浅头都没抬,“我不想与你说话。”

    “洛浅!”

    “洛姝雅身后那位老板,麻烦管好你的女人,不要打扰别人吃饭好吗?”

    苏浅终于抬起了头,目光却放在了洛姝雅身后的男人身上。

    那男人四十多岁的年纪,秃顶,大腹便便,脖子里戴着金链子,典型的暴发户。

    洛姝雅的名声早就烂完了。

    那些真正的富家公子,根本不屑理会她。

    所以她傍的金主,大多都是这种暴发户,并非真正的豪门。

    那人起先还没反应过来。

    只觉得眼前的女人熟悉,现在听他们的对话,才想起来是谁。

    原来是那位鼎鼎大名的苏小姐。

    男人脸色微微一变,在洛姝雅开口之前,将她猛地拽到了一旁,怒道:“你这什么态度,连苏小姐你都敢得罪,不就是出来卖的婊子吗,真当自己是什么东西了!”

    “什么,我……”

    洛姝雅脸色猛地一变,眉头紧紧皱起。

    该死的,这到底是谁的男人。

    “你什么你,快点向苏小姐道歉!”

    男人凶恶的斥责着洛姝雅。

    “我不,我凭什么要向她道歉!”

    洛姝雅咬牙切齿的怒吼。

    她才是最高贵的。

    以前都是她欺负苏浅的份。

    她欺负了苏浅二十年,打了无数次。

    现在凭什么让她道歉!

    洛姝雅不服,死活不道歉。

    男人冷笑一声,看着她道:“你欠我多少钱知道吗,说好要陪我三个月,现在还剩一个月。”

    “如果你不肯向苏小姐道歉,那么我那些兄弟,很乐意玩剩下一个月。”

    闻此,洛姝雅浑身一哆嗦。

    面对男人凶恶的目光,她也不得不妥协。

    “对不起苏小姐,是我错了。”

    洛姝雅咬牙切齿的走向前,嘟囔了一句,声音跟蚊子似的。

    “咦,这里有蚊子啊,嗡嗡嗡的。”

    温暖眨了眨眼睛,很是奇怪的开口,故意奚落洛姝雅。

    “对不起!”

    洛姝雅咬牙,又说了一句。

    苏浅淡淡一笑,“啊,你说什么啊,声音太小,我听不到。”

    洛姝雅:“……”

    “洛浅,你别太过分!”

    苏浅挑眉看着她,不急不恼。

    然而,就是那淡漠的样子,却让洛姝雅感到害怕。

    以前的苏浅,她是不怕的。

    虽然两人经常打架。

    苏浅向来极力反抗。

    但是她不怕。

    而现在的苏浅明明那么温和,却比以前的那个苏浅可怕许多。

    洛姝雅觉得自己如果不道歉,八成会被这个女人弄死。

    她沉默片刻,最终大声道:“苏小姐,是我错了,对不起,还请您原谅。”

    “好了,勉强就这样吧,退下吧。”

    苏浅对她挥了挥手。

    退下吧……

    洛姝雅差点没气的一口血吐出来。

    这是什么意思。

    将她当做佣人,还是当做什么了!

    气死她了,简直气死她了!

    她早晚弄死这个小贱人!

    洛姝雅道完歉之后,便跟男人去别的桌上吃饭了。

    温漓忍不住笑道:“对付这种人啊,就该这样,千万别手软,不然还不知道她要怎么无耻下去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