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掀开被子,再往下看去,痕迹更多。

    昨晚他心中的确是有很多怒气的。

    因为她的呕吐与排斥,他确实有些失控。

    如今,却难免有些心疼。

    慕云靳穿好衣服,给她盖好被子下了楼。

    嘱咐风姨一会炖些补品给洛浅。

    佣人正在将昨晚剩下的菜往垃圾桶里到。

    慕云靳看了一眼,皱眉,“昨晚准备了这么多菜?”

    家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根本用不着准备这么多。r1

    “少爷,这都是少奶奶昨个亲手做的,因为您说要回来吃饭,所以少奶奶很开心,跟我打听了您爱吃的菜,做了许多,可后来”

    后面的话,风姨没说下去,慕云靳却明白了。

    后来因为那个安莹儿,她气的跑了出去。

    再后来跟自己闹了别扭,所以那些菜根本没上桌。

    他昨晚在书房忙到很晚,吃了些宵夜,却完全没想起来之前洛浅一直在等他,什么都没吃。

    而他在饿她肚子的情况下,又把人折腾了一晚上?

    慕少忽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满满的全是愧疚。

    “对了少爷,昨个少奶奶似乎不太舒服,胃口不好,吐了好几次。”

    风姨又补充了一句。

    想着少奶奶的一切,还是让少爷知道的好。

    “她不舒服,怎么没联系私人医生?”

    慕云靳的脸色瞬间变了,难看的很。

    原来她不是排斥自己,是之前就不舒服。

    “少爷,是,是少奶奶说不用看医生,所以我也就没打电话。”

    风姨有些犹豫的开口,看得出来少爷情绪很不好。

    慕云靳坐在沙发上,弯腰从茶几下面的抽屉里,拿了盒烟出来。

    他鲜少抽烟,但一抽烟便表示他心情极为不好。

    一抽就是一盒,直到顾臻的电话打来,他才丢了手里的烟。

    “总裁,时间快到了。”

    顾臻已经到外面了。

    “今天我不去公司了,你把事情安排好,所有的会议推掉。”

    慕云靳冷淡的说了一句,便挂掉了电话。

    站在外面的顾臻瞬间一脸懵逼。

    今天有三个重要的会议,还有两个合约要谈,全部推掉?

    洛浅昨晚被折腾的太惨,醒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中午十二点,还是被饿醒的,否则她可能还醒不过来。

    她动了动身子,浑身酸痛的很,尤其是那地方,感觉已经被撕裂了。

    这是他们第二次在一起,但却痛的她有了阴影,再不想来了。

    “禽兽。”

    洛浅坐起身子,疼的直皱眉。

    “嗯?”

    不想,一道声音骤然传来,意味不明,“禽兽?”

    慕云靳放下手中的文件,抬头看了她一眼,黑眸深邃,“昨晚是新婚夜,过分点似乎没错。”

    新婚夜难道不应该留下些纪念吗?

    虽然,慕少心里承认自己的确是孟浪了,但嘴上是死活不承认的。

    “你,你怎么在这。”

    洛浅忽然意识到自己什么都没穿,吓的忙拉紧被子,遮住了自己**的身体。

    “这是我家,我不在这,在哪?”

    一句话,瞬间堵住了洛浅所有的话。

    洛浅低了头,紧紧抓着被子,沉默不语。

    慕云靳起身,走了过去,伸手揭开了被子。

    “你做什么!”

    洛浅顿时唬了一跳,水眸里染了一丝惧意。

    “带你去洗澡,身子会舒服一些。”

    慕云靳不由分说,将被子直接掀一边去了。

    洛浅什么都没穿,身上满是痕迹,连她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她慌乱的想要找衣服,嘟囔道:“我,我自己来就好了。”

    “害怕什么,你身上哪我没看过?”

    慕云靳伸手,直接将她抱在了怀里,那柔软的触感,顿时让他心猿意马。

    他伸手,轻抚着她身上细细碎碎的痕迹,不由得唇角一勾,“浅浅,看到这些痕迹了没有,昨晚我很满意。”

    洛浅的脸颊顿时红了,忍不住拿脚踹他。

    他很满意,她很苦涩。

    慕云靳抱着她进了浴室,原本只是帮她清洗身体。

    结果最后,却成了鸳鸯浴,他刚刚穿好的衣服散落一地。

    等他抱着她出来的时候。

    她喘着粗气,贴在他身上,动都不想动一下。

    这个男人实在太不要脸了。

    明明她已经承受不住了,他居然还硬来了两次。

    洛浅顿时有小脾气了,被他放在床上,开始抱怨,“慕云靳,难道我真的只是你泄欲的工具吗?”

    慕云靳一愣,拿了旁边的衣服给她穿,一边穿一边皱眉道:“若你真是工具,我会麻烦的把你娶回来?”

    “洛浅,看着我的眼睛。”

    他的声音蓦地冷了下来。

    洛浅微微抬头,咬唇不语,看到他脸上的冷意,顿时有些怕。

    这个男人生起气来,永远都那么的可怕。

    “你听着,我娶你回来,是想让你做慕太太的,虽然我们没有举办婚礼,但是若你想要,我可以立刻筹备。”

    “等爷爷回来,我会带你认识慕家所有的人,正式公布你的身份,所以不要胡思乱想知道吗?”

    虽然娶她回来是个意外。

    但是,他没想着离婚什么的。

    对他而言,有一纸婚约,就可以免受爷爷的唠叨,而且她也很乖巧,是个合适的妻子人选。

    并且她交际范围窄,没什么麻烦,也没什么七大姑八大姨让他去应付,的确很好。

    洛浅闷着不说话,但心情却好了些。

    给她穿完了衣裳,慕云靳吩咐佣人端了杯温牛奶过来。

    喝完之后,带着她下楼,问道:“今个想去什么地方,我开车陪你。”

    “你不去公司吗?”

    洛浅不解的看着他。

    只是不等他回答,忽然一愣,随后抓了抓头发,着急道:“完了,我忘记上班了,也忘记请假了!”

    说完,她便忙着要走。

    慕云靳:“”

    “老板放你假。”

    “谁跟你说的,老板什么时候放我假了!”

    洛浅脑子完全糊涂了,又回到了以前工作的状态。

    风姨站在一旁看的哭笑不得,忍不住提醒道:“少奶奶,难道少爷不是老板吗?”

    洛浅顿时愣住,面色一僵。

    似乎真是这样的

    “你,你放我假了?”

    洛浅抬头,傻乎乎的问。

    她有时候很聪明,可有时候真的迷糊的让人无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