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面对安莹儿的大哭大闹。

    慕云靳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皱着眉头,声音冰冷的开口询问,“你是谁?”

    洛浅微微一愣。

    他不认识这位安小姐?

    正在哭闹的安莹儿听了这话,瞬间不哭了,急忙抬头,可怜兮兮的看向慕云靳,眸子里写满了委屈。

    “云靳哥哥,你还跟小时候一样,那么喜欢跟莹儿开玩笑。”

    她坐在地上不肯起来,反而伸出纤纤玉臂,眨着水灵灵的眸子撒娇道:“云靳哥哥,你快抱莹儿起来好不好?”

    听到她这话,洛浅就更恶心了,窝在慕云靳怀里,挣扎起来。

    “别动。”

    慕云靳皱眉,双臂收紧,低声警告。

    这个笨蛋,不顾一切的跑出去,差点被撞死,居然只是为了这么一个女人,真是蠢!

    安莹儿看到慕云靳呵护洛浅的动作,眼中闪过浓浓的妒火。

    “云靳哥哥,是爷爷让我来找你的。”r1

    安莹儿省略了一个慕字,直接改成爷爷了。

    “爷爷说要为云靳哥哥挑选结婚对象,而我是最适合的那个,所以特意让我过来找云靳哥哥,还给了我地址。”

    安莹儿从地上站了起来,搓着双手,娇羞道:“为了见云靳哥哥,我激动的行李都没来得及拿呢,不过稍后会有人送过来,我住哪个房间?”

    她擦了擦眼泪,抬头看向慕云靳,刚刚还委屈不已,这会子却已经是笑颜如花,“云靳哥哥,你可以带我去看看我的房间吗,还是说我们住在一起?”

    她双颊染红,娇羞起来的样子,的确很勾人。

    “放我下来!”

    洛浅这次是真的怒了,小脸惨白,美丽的眸子里含满了怒气。

    不过她这宜喜宜嗔的神情,却让慕云靳心中一动,低头一个吻印在了那张柔软的唇上。

    清香的气息,依然让人着迷。

    客厅内所有人都愣住了,瞬间安静下来,落针可闻。

    连洛浅都傻了。

    还有外人在呢,他居然吻自己。

    她不安的挣扎着。

    慕云靳也没太过分,吻了一会,尝到了滋味,便放开了她。

    随后,眼神冰冷的看向安莹儿,眉头皱起,“看到没有,明白结果了?”

    安莹儿还傻愣着。

    “滚!”

    慕云靳一声厉喝传来,抱着洛浅上了楼。

    安莹儿愣了一会,看着楼上的房门紧紧关上。

    气的她狠狠的跺了跺脚,拿着自己的包便离开了。

    而楼上,两人正上演着一场激烈的大戏。

    慕云靳将洛浅放在床上,俯身压了上来,狠狠的吻住她的唇,肆无忌惮的占有独属自己的味道,这一吻似乎带了不小的怒气。

    然而,洛浅却并不配合,手脚都在挣扎,却被他压的死死的。

    最后,忍不住下了口,狠狠的咬了一口,血色蔓延。

    浓烈的血腥味,瞬间充斥在整个口腔内。

    “该死!”

    慕云靳气的大骂一声,放开了她。

    “洛浅,你在跟我闹什么!”

    他烦躁的冲着她怒吼,“我娶你回来,可不是要你跟我无理取闹的。”

    “作为慕太太,你应该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不该做些什么。”

    看着洛浅不服输的眸子,他怒火中烧,冷冷的开口道:“伺候好我,是你做妻子的本分。”

    “行夫妻之事,也是我们作为正常夫妻该有的。”

    更何况,今晚还是他的新婚夜。

    他想要,她没理由不给。

    说完这话,慕云靳再次欺身而上,吻上了她白嫩的脖颈。

    这一吻,便又是无法抑制,想要狠狠地占有她。

    对这女人的占有欲,连他都觉得不可思议。

    然而,就在他去扯她的衣服,欲要品尝她的美好时,她却狠狠的推开了他。

    洛浅只觉之前那股子恶心感,又上来了,推开慕云靳之后,便跑了洗手间吐个不停。

    见此,慕云靳瞬间愣住,神色冷的厉害。

    她这是嫌弃自己?

    甚至嫌弃到恶心的地步?

    自己对那女人根本没有印象好不好。

    难道就因为一个陌生的女人,她便这样排斥自己?

    什么乖巧听话,都是骗人的!

    想到这,慕云靳所有的好心情,全部被破坏,扔下洛浅,冷着脸离开了屋子。

    洛浅吐完之后,发现卧室内已经没人了。

    她赤着脚,呆呆的站在那,愣了很久,最后无声的笑了。

    其实,自己根本没资格责怪他不是吗?

    他帮了自己多次,而自己应他的要求领证结婚,也不过是帮他应付慕老爷子的逼婚罢了。

    严格来说,这跟契约夫妻没什么区别。

    所以自己真的没什么资格生气。

    想通了这一点的洛浅,反而不悲伤了,恢复了一如既往的理智。

    她换了件衣服,冲了个澡,拿起床头桌上的书来看。

    她现在要利用一切业余时间,将课程自学完,不然担心考试不过要挂科。

    直到最后,看着书逐渐睡去,连书本掉在了地上也不知。

    不知过去了多久,洛浅忽然感觉身上有股重量压了下来。

    接着,便感觉到唇边一热,温热的触感,瞬间让她清醒过来。

    洛浅吓的睁开了眼睛,本能的去伸手推那人。

    “别动。”

    低沉的声音忽然传来,带着几分**的味道。

    她听他在她耳边低声说,“新婚夜,就想让我吃素?”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她推拒的双手,瞬间收了回去。

    慕云靳腾出一只手,剥开她凌乱的碎发,深邃的黑眸,一瞬不动的盯着她,薄唇微启,“浅浅,知道身为妻子的任务是什么吗?”

    听他喊自己的名字,声音低沉性感,洛浅眼中蒙上一丝水雾,傻乎乎的看着他,不知道怎么答。

    他盯着,忽然勾唇一笑,“身为妻子的任务,就是让我满足。”

    言罢,他低头,剥开她的衣服,一切尽在不言中。

    第二日,慕云靳准时醒来。

    虽然昨晚折腾了大半晚上,但慕少明显体力好的很,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倒是洛浅显然被折腾他坏了,窝在他臂弯里,睡的格外的沉。

    他掀开被子,欲要下床,却瞥见她娇嫩的肌肤上,到处都是青紫的痕迹,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昨晚他有这么用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