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738章  这一刻,她死心了

    “我知道了。”

    洛浅沉默许久,最后轻轻的点了点头,而后转身离去。

    她为他关上了门。

    她走下楼,抬头看了一眼他的卧室。

    随后,离开了别墅,一滴清泪,从眼角滑落。

    这一刻,她死心了。

    心有的时候是最强大的,但有的时候也是最脆弱的。

    一旦死了心,绝了情,便再也回不来了。

    她一个人漫无目的走在大街上,披散着头发,穿着睡衣。

    走出了别墅区,不知道该往哪去。

    她的模样真的狼狈至极。

    在她走后,慕云靳忽然开始头疼起来。

    他的脑袋很空,似乎遗失了什么。

    他皱眉,在卧室里愣了一会,随后换了衣服,拿着车钥匙下了楼,开车去找她。

    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但就是想去找她,担心她一个人会出事。

    毕竟,他们还没离婚,她还是他的妻子。

    洛浅一个人走在街上,走了很久,不看红绿灯,横穿马路。

    忽然一辆黑色的宾利冲了过来。

    灯光照的她炫目。

    她猛然停在了路中间。

    急促的刹车声响起。

    车子差一点就撞上了她。

    车内的人,忍不住怒骂,“不长眼呢你!”

    杜易恒坐在车里,疲惫的闭着眼睛养神。

    突如其来的事故,让他猛然惊醒。

    司机还在怒骂,“傻子吗,还不快滚开!”

    司机暗叹倒霉,遇到这么一个傻子。

    差点被撞也不躲开,他怎么开车!

    杜易恒不耐烦的开口,“你不会绕过去吗?”

    这点小事肚兜办不好,真是蠢。

    “是少爷,我这就绕过去。”

    司机脸色微微一变,急忙发动了车子。

    洛浅还失魂落魄的站在路中间。

    车子经过她的身边,杜易恒不经意的向外瞥了一眼,虽然只是一个背影,却知道是她。

    “倒回去。”

    杜易恒皱眉开口。

    司机:“”

    “我让你倒回去,你聋了!”

    “”

    司机吓的急忙往回倒。

    少爷今天这脾气可是够厉害。

    洛浅已经转头向别处走去。

    杜易恒急忙下了车,一个箭步冲过去,拽住她,“大晚上的在路上瞎逛,也不看车,不要命了!”

    洛浅愣了愣,抬头看着他,眼神空洞。

    杜易恒吓了一跳,今天见她的时候,虽然狼狈,还没这样。

    现在却觉得,她好像失去了灵魂一般,整个人透出来的是死寂。

    “怎么了?”

    杜易恒放轻了声音,生怕吓到她。

    她现在真的像个易碎的娃娃。

    “先去我那。”

    他伸手拉住她。

    她麻木的跟他走。

    司机开车去了杜易恒的别墅。

    杜易恒让佣人做了宵夜给她。

    宵夜做出来的时候。

    她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杜易恒没敢吵醒她,坐在旁边抽烟,让佣人拿了毯子来给她盖上。

    她似乎真的很累,沉沉的睡着,面色苍白。

    杜易恒皱眉,看她这个样子,怕是又跟慕云靳吵了。

    时间好像静止了一般,他一直守着她。

    洛浅睡了大概两个小时,醒了过来。

    此时,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杜易恒抽了两盒烟,屋子里满是烟味,呛的她直咳嗽。

    “你饿了吗,我让人去给你拿夜宵。”

    之前做的夜宵一直在保温着。

    洛浅回过神来,看了他一眼,轻轻的点了点头。

    杜易恒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还知道吃东西,不至于变成傻子。

    佣人已经睡了。

    杜易恒也没叫他们起来,自己去厨房端了夜宵,专门做了春卷。

    杜二少虽然看上去脾气很冲,但其实待人,还是很宽容的。

    “炸春卷,你尝尝,我跟你说,我小时候特别喜欢吃这个,所以有阵子吃成了小胖子。”

    杜易恒把春卷端到她面前,还会说笑话逗她。

    洛浅吃了一口,很甜。

    睡了一觉起来,她眼里没有泪,心里也没有苦。

    “你吃吗?”

    洛浅忽然抬头看着他,语气很轻。

    杜易恒愣了愣,惊讶的很。

    感觉好像没认识过她一样。

    她居然这么平静,还邀请他吃宵夜。

    不过,不吃白不吃,反正做的也多。

    “吃,你等着我,我去拿双筷子!”

    杜易恒飞速的跑到房间拿了双筷子,跟她一起吃春卷。

    洛浅慢慢的吃着,看上去没有什么伤心的意思。

    似乎白天那个还撕心裂肺的女子,已经完全变了模样。

    “好吃吗?”

    杜易恒看着她问道。

    她点了点头,“好吃。”

    她很温柔,然而美丽的眸中,仿佛对生活,已经没了期望,一片死寂。

    吃完宵夜,她洗了手,洗了脸,把自己收拾了下。

    杜易恒这没有她能穿的衣服。

    所以,她穿的还是跑出来的时候,那身睡衣。

    她把头发用头绳扎了起来,简单的马尾辫。

    虽然憔悴,可她毕竟年轻。

    所以这样走出去,谁也看不出她已经结婚了。

    “我这没女装,女佣的衣服,你也不合适,我明天让人给你买两套?”

    杜易恒试着征求她的意见。

    毕竟这种事,不能直接做。

    虽然是朋友关系,可他也怕别人误会,怕她心里不舒服。

    “谢谢你。”

    洛浅一脸坦然的看着他。

    杜易恒又是一愣。

    这,这不会是跟那些电视剧里演的似的被夺舍了吧。

    “你这有空房间吗,我想睡一会。”

    困意再次袭来,洛浅感觉自己最近很喜欢犯困。

    她明明才刚刚醒来。

    “已经叫佣人收拾好了,楼上第二间。”

    “谢谢。”

    洛浅上楼睡觉。

    杜二少却睡不着了,在客厅里来回转圈。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不会得精神分裂症了吧。

    不然怎么这么反常?

    慕云靳开车在外面找了很久,没找到洛浅的影子。

    他停在大街上,看着空无一人的街道,感觉自己的心也是空的。

    他到底错过了什么,忘记了什么?

    洛浅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了。

    她打了个哈欠下楼。

    杜易恒没去公司。

    有佣人拿了衣服过来,“洛小姐,这是您的衣服。”

    “谢谢,先帮我放楼上去吧。”

    洛浅礼貌的道谢。

    “浅浅,下来吃早餐,我亲自切的火腿。”

    杜二少见她下楼,急忙对她招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