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737章  伤的彻底

    洛浅愣了愣,随后将离婚协议书撕的粉碎。

    她抬头,痛苦的目光看向了楼上的卧室。

    他就真的那么狠心吗?

    狠心到一点余地都不留给她。

    是,现在蓝家跟苏家解决了欧阳家。

    那个小三已经走了,蹦跶不起来了。

    欧阳企业因此受到重创,也不敢胡来。

    这个家看上去变得和谐起来。

    没有第三者插足。

    但是,她跟慕云靳之间还是冷冰冰的。

    没有第三者,也一样无法挽回,有的只是他的冷漠与绝情。

    而慕云靳刚刚换了衣服,准备洗澡。

    便接了欧阳聘婷的电话。

    她现在人不在江城被欧阳家接回去了,被打的挺惨。

    本来以欧阳家的无耻程度,是怎么也不肯放手的。

    但是因为蓝家苏家两家联手,害的他们损失惨重。

    他们也不得不妥协。

    当然,蓝家跟苏家现在已经收手。

    毕竟苏远帆他们也动手打了欧阳聘婷。

    真死扛起来,没什么好处。

    欧阳聘婷不相信慕云靳放弃她。

    就算蓝家苏家逼迫,只要慕云靳爱她就好。

    她明明应该成功的。

    她明明在他身上用了药。

    然而,慕云靳接了电话之后,只是冷声道:“你先好好休养,没事不要找我。”

    欧阳聘婷躺在床上,犹如吃了翔一样。

    什么叫没事不要找他?

    “慕云靳,是我救了你,为了救你,我还受了伤,而且你以前也是喜欢我的!”

    欧阳聘婷在电话里,冲着慕云靳怒吼。

    慕云靳皱了皱眉,想起这几日,让人去查的一些事。

    那艘邮轮出事的时候,是他跟洛浅出去旅游。

    至于怎么出事,不得而知。

    他掉入了海中,而后被欧阳家的人所救。

    但是后面的事情很奇怪。

    欧阳聘婷说为了救他,受了重伤。

    只是他现在仔细想起来,很多地方不对。

    而且那心中所谓的喜欢,好像越来越淡。

    直到现在,他忽然发现他压根不喜欢欧阳聘婷。

    所以,欧阳聘婷出事之后,他连管都没管。

    “我并没喜欢过你。”

    慕云靳声音冷淡,“有些事情,你心中清楚。”

    欧阳聘婷瞬间一愣,脸色有点难看。

    什么意思,什么叫做她心中应该清楚?

    难道慕云靳发现了什么?

    欧阳聘婷有些心虚,低声道:“你,你什么意思,我清楚什么。”

    闻此,慕云靳面色一冷。

    他就知道这里面有鬼,不然她不会这么心虚。

    慕云靳什么也没说,直接挂了电话。

    欧阳聘婷怔怔的看着手中的手机,没敢再打过去。

    她实在心虚,所以承受不住慕云靳的质问。

    “小姐,该吃药了。”

    “滚出去,全都给我滚!”

    欧阳聘婷愣了片刻,将手机狠狠的丢了出去。

    她发疯的扯着自己的头发,爱而不得,实在痛苦。

    她做了那么多事,等了那么多年,什么手段都用了。

    原本以为这次会成功。

    谁知道,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欧阳聘婷像是疯了一样大吼大叫。

    慕云靳却全然不放在心上。

    他又回到了最初的状态,不近女色,对任何女人都没兴趣,包括洛浅。

    转眼,已是深夜。

    洛浅悄悄的用备用钥匙打开了卧室的门。

    她穿着睡衣,小心翼翼的走进去。

    屋内没有开灯,黑黑的。

    但她还是准确无误的走到了床边。

    这里她实在太熟悉了,曾经最甜蜜的地方。

    她抿了抿唇,掀开被子,躺了下去。

    她伸手抱住他,靠上他的唇,欲要去吻他。

    怎料,他忽然将她从床上推了下去。

    洛浅被摔了个实在。

    卧室的灯被打开,慕云靳一脸冷色的看着她,“你做什么?”

    “老公。”

    洛浅快速的从地上爬起来,眼睛红红的看着他,“我真的离不开你,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

    “不然,不然我同意你接欧阳聘婷回来,我同意你跟她在一起,只要你不赶我走就好。”

    她真的疯了,卑微到尘埃里。

    她知道自己这模样很可耻。

    但是,她真的放不下。

    她知道,所有人都劝她。

    五个哥哥苦口婆心的希望她离开慕云靳。

    或许这个世上还有很多优秀的男人。

    但是,曾经在她最苦的时候,是慕云靳给了她光明与温暖。

    曾经在她无助的时候,是慕云靳给了她希望。

    多少的痛苦,多少的无奈,多少的险境,但是因为他,她每次都能安然无恙。

    她从小到大就是个独立自主的姑娘。

    不是她想独立,只是因为她不能不独立。

    没人爱她,帮她,她一切都要靠自己,哪怕拼的满身是血。

    直到遇到慕云靳,他给了她所有的温暖,给了她安全感,为她铸造最温暖的城堡。

    苏家几位哥哥,大概是理解不了她这种执念的。

    旁人也是无法理解的。

    不是因为爱太卑微,只是因为那个人,是曾经唯一温暖她的人。

    所以,她放不下,她妥协了,哪怕他找女人都没关系。

    然而,她如今已经走到了这一步,紧绷的那根弦,已经被压到了最后,早晚会断。

    她这样的苦求,没能换回他半分可怜。

    他冷眼看着她,满是厌恶,“你就这么下贱吗,半夜爬床勾引我,还同意让别的女人进门?”

    洛浅浑身一哆嗦,眼睛瞪得大大的,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他说她下贱?

    如果说之前她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

    那么这句话,无疑是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因为她的执念,不肯放开,他便认为她下贱。

    她想哭,可是哭不出来。

    想笑,也笑不出来。

    她一个劲的摇头,不敢相信的问,“你说什么?”

    “你再说一遍!”

    她冲着他吼,冲着他怒。

    他眉头紧皱,不耐烦道:“我最讨厌下贱的女人。”

    遇到她之前,他其实一直是这样的。

    很多女人往他身边靠,意图爬床。

    他极为讨厌这类女人。

    如今在他眼中,洛浅便是这样的。

    一句下贱,斩断多少情,同时也斩断了她心中一直倔强的那份执念。

    洛浅轻笑了两声,认真的看着他。

    她的目光,忽然变得清澈起来,犹如最初遇见他一样。

    看到她的目光,他忽然愣了愣,胸口又开始发闷,似乎错过了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