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闪婚蜜爱:慕少的心尖萌妻最新章节!

    第721章  被撕碎的照片

    “浅浅,怎么样了?”

    叶澜着急的去看洛浅,看她吐成那样,实在心疼。

    洛浅吐了好久,方才好点,她轻轻的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

    但是想起刚刚听到的声音,便又想要吐了。

    就在这时,只听哐当哐当几声声响传来。

    洛浅预感到不好,匆忙跑了出去。

    正如她所料,外面发生的事,再次直戳她心窝。

    走廊上,躺着许多照片。

    镜框都碎了,照片孤零零的躺在地上。

    甚至还有被撕烂的照片。

    那是卧室里她跟慕云靳的合照。

    现在全被丢了出来不说。

    她喜欢的那几张,还被撕烂了。

    “我的照片。”

    洛浅奔过去,看着那些照片,几乎崩溃。

    她低头,不顾那些凌乱的碎片,着急的去捡照片。

    一不小心划破了手,鲜血顺着手指流下来。

    她却浑不在意。

    她捡起自己最爱的那几张照片。

    她的那一部分,全被撕烂了。

    看到这一幕,她再也忍不住,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为什么这样对她?

    为什么要撕她的照片。

    为什么要毁掉她最珍视的东西。

    “浅浅。”

    看到她这般,叶澜甚至无力劝慰。

    她还有什么好说的?

    儿子弄回来一狐狸精。

    而且还是特别无耻的那种。

    这也就罢了,关键是慕云靳护着欧阳聘婷。

    有他护着,家里人能怎么办?

    慕云靳还在洗澡,对外面的事充耳不闻。

    他甚至没注意到洛浅绝望的哭声。

    欧阳聘婷躲在里面笑颜如花,眼眸半眯,冷哼一声嘟囔道:“洛浅啊,洛浅,想跟我欧阳聘婷斗,你以为你是谁,小贱种!”

    苏家还没公开洛浅的身份。

    所以没人知道她其实是苏家的女儿。

    而这些人则最喜欢拿她的身份说事。

    似乎就因为她是孤儿,便好像犯了什么不可原谅的大错似的。

    这还不算完。

    欧阳聘婷快速的脱了衣服,随手拿了一块浴巾裹住身体。

    故意露出胸部位置,她下手在自己身上狠狠掐了几把。

    然后又从包里拿出一个小小的工具,在身上倒腾了一会。

    这么一收拾,她身上青青紫紫的,看上去遍布爱痕,都是草莓印。

    她拿下发卡,散开头发,一副刚刚被疼爱过的样子。

    之后,她一手捏着浴巾,避免滑落,一手打开了门,皱眉道:“洛浅,云靳丢出你的照片,已经很说明问题了,你怎么还在这?”

    “我们正在做最喜欢的事,你能不能不要打扰我们?”

    最喜欢的事……

    这位欧阳小姐的行事作风,也是没谁了。

    洛浅抬眸,泪流不止,看到她浑身青紫的痕迹,更是如遭雷劈。

    “我杀了你!”

    在欧阳聘婷一再的刺激下,洛浅终于疯了。

    她猛地站起来,扑了上去。

    欧阳聘婷眸光一闪,快速的后退,猛地关上了门。

    只是洛浅已经扑了过去。

    所以门夹住了她的手,疼的冷汗淋漓。

    “啊!”

    她没忍住,痛喊一声。

    十指连心,何等的残忍。

    而此时,在浴室内洗澡的慕云靳,动作猛地一顿,眼中闪过一抹复杂。

    他的头又疼起来,而且胸口也痛。

    好像被撕烂了一般。

    为什么听到那个女人的叫声,他会这么痛苦?

    “浅浅。”

    叶澜吓了一跳,急忙伸手将洛浅拽了回来。

    “不自量力。”

    欧阳聘婷看着洛浅被夹坏了的手,冷笑一声,关上了门。

    “你刚刚在做什么?”

    她唇角边的笑,还没来得及散去。

    转身,高大的身影已经笼罩了她。

    慕云靳皱眉看着欧阳聘婷,脸色微冷。

    他还没洗完澡,胡乱擦了擦,便穿上衣服出来了,头发还在滴水。

    他不知为什么,就是心里乱糟糟的。

    洛浅还在外面哭。

    他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记忆中,她是个让他很厌恶的女人。

    然而,每次斥责她,又觉得难受。

    尤其是现在听到她哭。

    他的记忆有些混乱。

    他欲要出去看看。

    见此,欧阳聘婷急忙拉住了他的手。

    那熟悉的香气再次袭来。

    他的脑子更是不清不楚。

    “云靳,我们休息吧。”

    她着急的将慕云靳拉到床边,而后解开了自己的浴巾。

    浴巾滑落,玲珑有致的身体顿时一丝不挂的显露出来。

    “云靳,你看我们……”

    欧阳聘婷笑着抬头,欲要勾引慕少。

    怎料,她还没看到什么。

    她的衣服便落在了头上。

    “把衣服穿上。”

    慕云靳别过脸去,压根没看。

    他记忆中是对欧阳聘婷有感觉的。

    然而,不知为什么,欧阳聘婷一主动,他就恶心,烦闷的很。

    两人最多也就牵牵手,别的是没有过的。

    他当日被冲击**及,在水下昏厥,醒来之后,第一眼见到的就是欧阳聘婷。

    他受了伤,这些日子一直在养伤。

    他们住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岛上。

    当时他不能说话,受伤严重,没敢联系家人。

    事实上,有些事他是不记得的。

    所以他根本不知道他的失踪,到底给家人造成了什么样的冲击。

    但是所有的人他都记得很清楚。

    只是一些零碎的片段不清楚罢了。

    尤其是关于洛浅的。

    他记忆中的洛浅,让他特别厌恶,甚至敌对。

    所以他才会遵循记忆说出那些话。

    然而,他的内心又很烦躁很奇怪。

    “云靳,可是我们……”

    “聘婷,在我们结婚之前,我不会碰你,也希望你能遵循约定。”

    慕云靳并未看她,声音微冷。

    事实上,他带欧阳聘婷回来,还有一些原因。

    总之情况很复杂。

    他记忆中很喜欢这个女人。

    可是却又觉得不对劲。

    他感觉自己根本不像自己。

    但是其中的疑惑,他又想不通,只能先带欧阳聘婷回来。

    她才是解惑的关键。

    欧阳聘婷脸色冷了冷,乖乖的穿上了衣服。

    在小岛上,她用尽了手段,都没让慕云靳碰她。

    甚至连下药那种卑鄙的手段都用了。

    结果还是没能成功。

    所以,她怎么可能不嫉妒曾经得到慕云靳全部的爱的洛浅。

    洛浅蹲在门外,伤心的大哭,十指全部肿了起来,恐怖的很。

    她没听到里面两个人在说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