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710章  浅浅,你真的不打算回家吗

    苏睿知道,洛浅最在乎的是慕云靳。

    她能在山中周转这么多天,支持她撑下去的也不过是慕云靳罢了。

    因此,苏睿实在不敢说慕云靳出了事。

    不然的话,只怕她根本走不出这座大山。

    他一路走来,深知走出这里要用多大的意志力。

    毕竟她走错了路,而且他们的食物也不多。

    这跟那些村民出山不一样。

    他们的路要长很多。

    “嗯。”

    闻此,洛浅的情绪有所恢复,她点了点头,认真道:“我一定要走出去,他找不到我,肯定会着急的,我会努力的撑下去。”

    她伸手摸了摸脖子里的吊坠,轻声呢喃:“老公,你一定要等我,我会很快回去的,我不会出事的,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团聚的。”

    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很多的日子要过。

    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不能放弃。

    吃完东西,兄妹两人便沉默下来。

    洛浅体力不足,要歇一会才能走。

    她不知跟苏睿说什么,只是低着头摆弄着自己的指甲,尴尬的很。

    苏睿却有很多话要跟她说。

    只是不知怎么开口。

    他现在每说句什么,都会认真的思考下。

    生怕说错什么,惹妹妹不高兴。

    他那种小心翼翼的心里,看上去幼稚可笑。

    其实仔细想想,这不过是一个哥哥的担忧与愧疚罢了。

    “浅浅,你…恨我吗?”

    苏睿思忖许久,总算开了口。

    她一定是恨她的吧。

    几个哥哥,大哥对她最好。

    老三老四老五他们跟她没多少交集。

    只有自己为了苏晴动手打过她。

    那一幕,他始终忘不掉。

    现在恨不得直接把这双爪子给剁了。

    当时怎么就那么手欠,竟然对亲妹妹动手。

    洛浅抬头看了他一眼。

    她许久没见到他了。

    自从那次离开,就再没见过他。

    现在看到他,人瘦了也黑了,憔悴的很。

    似乎再也不是那个意气风发的苏家二少爷了。

    他在山里找了她这么多天。

    她实在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撑下来的。

    他甚至没去动那些食物。

    洛浅不是傻子,一些事情苏睿是瞒不住的。

    她心里其实还是很温暖的。

    苏睿也看着她,目光里满是担忧。

    他感觉她是恨她的。

    可又怕她真的说出来。

    洛浅抿了抿唇,淡淡一笑,“没有恨你。”

    “我从没想过恨苏家的任何人,除了苏晴之外,我比较讨厌,其余人我没什么意见。”

    “我们都有各自的生活,没必要去怨恨谁。”

    听到前半句,他还算开心。

    可是听到后半句,又满是心酸。

    她的意思很明显,要跟苏家撇清关系。

    “浅浅,你真的不打算回家吗?”

    “当年的事情,的确是全家人的疏忽,所以爸妈他们都很愧疚。”

    “以前的事情,终归是改变不了了,你不能给我们一个补偿的机会吗?”

    哪怕只要一个机会就好。

    然而,苏睿最担心的是,她不给任何机会。

    她若是有条件,有要求,事情还好办。

    最怕的是她无欲无求,那么就算他们想补偿她也是没办法的。

    洛浅轻轻的摇了摇头,淡淡一笑,“没什么需要补偿的,其实我们分开二十多年,早就不是一家人了。”

    “我对苏总裁跟苏夫人没什么怨恨的,是他们给了我生命,如果没有他们,也不会有我的存在。”

    “至于我在孤儿院长大这件事,那是一个意外,怨恨不了任何人,更何况,其实我们的人生,不应该要别人负责,所以他们生了我,没有养我,也不算什么。”

    “而且二十一年我们都没在一起,根本不会有什么亲情,所以我没必要回去,能让我知道爸爸妈妈是谁也挺好的。”

    “这也算圆了我一个心愿,知道我爸妈还活着,知道他们不是因为我是女孩,或者别的什么原因抛弃我,我已经很满足了。”

    她的情绪看上去很平静。

    其实,身世这事已经缠绕她很久了。

    时间久了,她也觉得厌烦。

    而且她跟苏家人没有相处过,所以回家的心思很淡。

    她只想跟慕云靳过好属于他们夫妻的小日子,仅此就足够了。

    她顿了顿,眼眸含笑的看着苏睿,认真道:“二哥,谢谢你能救我,我很感激。”

    “但是,以后我不会回苏家,也希望你能忘掉我这个妹妹。”

    她很认真的喊了他一声二哥。

    但是她想以后都不会了。

    “浅浅。”

    苏睿脸色倏然一变,有些着急,“浅浅,不是这样的,虽然我们二十一年都没在一起,但你是我妹妹,是爸妈的女儿,这一点是改变不了的。”

    “全家人都盼着你回去。”

    然而,他们的经历跟洛浅的经历不同。

    洛浅在这么多年的风雨中,已经成长起来。

    所以,她不要家人,一样可以过日子。

    当一个人坚强久了。

    她就真的变得无坚可摧了。

    洛浅没再说话,别过了脸去,用沉默来应对这个话题。

    大概也没有人能一下接受这种事。

    尤其是洛浅,她这二十一年吃了这么多苦,都没见过家人的面。

    现在见到了,她还需要吗?

    苏睿也沉默了,心痛的难受。

    他早就料到这个结果的。

    他早就料到妹妹不会认他。

    他们家人对她何曾有半点关心。

    换成是他,他也不会认。

    兄妹二人再次陷入了尴尬。

    虽然是在野外,可苏睿却觉得这里的气息好压抑,压抑的他喘不过气来。

    而此时,在某处不知名的海岛上,正发生着诡异的一幕。

    海岛上有一座欧式别墅,豪华的很。

    别墅外站着几个黑衣保镖,神色严肃的守着。

    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乘船上了岸,被请进了别墅。

    他们跟着管家模样的人,左拐右拐,到了一间奢华的房间内。

    房间里只有两个人。

    一个躺在床上昏迷着。

    一个拿着红酒正慢慢的品。

    “人到了?”

    “是的。”

    “嗯,进来吧。”

    那人喝了口红酒,转头看向进来的几人问道:“你们新研发的这药靠谱么,若是不靠谱,不如直接毁了他的记忆,免得麻烦。”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