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690章  魏山峰招供

    “这件事,还有没有人知道,可有留下什么证据?”

    “有,那个安莹儿手里有录音,她拿录音威胁我女儿,所以很多事这个安莹儿也有份参与。”

    “还一个叫杨沫沫的,她也策划了许多事。”

    魏山峰将人都咬了出来。

    他所说的每句话,都被记录下来。

    警察审问完魏山峰,立刻提审了林妈。

    林妈戴着手铐,神情漠然的坐在那,看都不看一眼。

    她是真的很坚强,什么都不怕,什么都不说,嘴硬得很。

    “林青,你可认识魏山峰?”

    警察开门见山的问。

    林妈摇了摇头,“不认识。”

    “那苏晴跟你什么关系?”

    “主仆关系,我是苏家的佣人。”

    “是吗?”

    “二十五年前你嫁给了魏山峰,二十二年前,你身怀有孕到了,二十一年前你生了一个女儿,你的雇主,也就是苏家夫人恰巧也生了个女儿,你借着探望送东西的由头,调换了两个女婴,并将其中一个丢到了圣晨门口的垃圾桶里,是不是?”

    警察严肃的看了林妈一眼,一字一句的问。

    林妈身子一抖,她最怕的就是这个。

    她以为她咬死了不说,就不会有人发现。

    她在用最后的力气去保住自己的女儿。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生的不是女儿,是儿子,而且儿子已经夭折了,刚生下来就死了,你们简直在胡说八道!”

    林妈气恼的怒喊。

    审讯她的人,相视一眼,心中了然。

    这是林妈被抓进来之后,第一次如此歇斯底里。

    可见他们的问话确实戳中了她痛点。

    “这是当时医院的记录,我们调了原始档案出来,你确实生的是一个女婴,并没夭折,你的女儿比苏家小姐大三天。”

    警察调出了当年医院的记录。

    只是那时候医院还不是特别发达,病房内没有监控。

    所以没能记录下来林妈偷换女婴的罪证。

    只是苏夜辰那边已经将亲子鉴定结果交过来了。

    现在只是审问林妈,让她交代她的罪行罢了。

    洛浅与苏晴的身份是不会再出差错了。

    “反正,反正我女儿是死了,我没女儿,我如果有女儿,能不好好养大吗?”

    林妈心虚的低了头。

    警察笑道:“你不已经把你的女儿好好养大了吗,让她冒充苏家女儿,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而真正的苏家小姐,却因为你的狠毒,流落在外,苦了二十多年。”

    这件案子,连警察都觉得林妈太过狠毒。

    苏晴已经享受了那么多。

    可林妈居然还想杀死洛浅。

    如此贪心狠毒,实在叫人诧异。

    “我没有,小姐就是小姐,跟我有什么关系,不要以为你们是警察,就可以乱说,苏家可不是好惹的。”

    林妈愤怒的瞪着审讯她的人,开口威胁。

    她已经快急疯了。

    警察拿出了亲子鉴定的复印件,“这是苏家人做的亲子鉴定,亲子鉴定证明,苏晴不是苏家的人,洛浅才是苏家的女儿,鉴定真实有效,所以你还是老实招了吧。”

    “而且魏山峰已经招认,你再狡辩也没有。”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你们这群蠢货,你们调查错了,不是这样的!”

    林妈听说魏山峰已经招认,又看到了那份亲子鉴定,顿时疯狂起来,失去了理智。

    她猛地站起来,怒拍着桌子,大声喊道:“洛浅不是苏家小姐,苏晴才是,洛浅只是个贱婊子,她才不是苏家的人,她那副贱的要死的模样,哪里有资格享受这一切,她没有!”

    “你们弄错了,全错了,你们这群饭桶,废物!”

    林妈开始辱骂审讯的人,她的目光一直盯着那两份亲子鉴定看。

    她几乎疯了。

    最后,林妈还是什么都没说,被带了下去。

    她似乎因为这事有些精神失常,甚至还踢打狱警。

    反倒是招供了魏山峰,因为不用再被提审,清净的很。

    就在此时,苏晴出了家门。

    她悄悄的收拾了行李,打了车赶往车站,离开了江城。

    “阿兰,阿兰。”

    蓝芷着急的声音从房内传来。

    阿兰急急忙忙放下手中的活跑过去,“夫人,怎么了?”

    “今天谁打扫的房间,这是怎么回事?”

    蓝芷指了指空空如也的梳妆盒,神色严肃。

    她刚刚打开梳妆盒,打算把前天买的耳坠放进去。

    谁知道,打开梳妆盒一看,空空如也,别说首饰了,什么都没有了,简直空的比脸还要干净。

    “夫人,我,我没拿啊,早上我打扫的时候,什么都没动。”

    阿兰一见空了的梳妆盒,瞬间哭了。

    梳妆盒里的首饰并不多,然而价值连城。

    就是把她卖一百次,她也赔不起啊。

    “夫人,我真的没动,我在苏家也做了一阵子了,一直老老实实做自己的事,从不敢动这些歪念头啊。”

    阿兰急的满头是汗,夫人的房间内又没**,万一首饰真找不到,她岂不要背锅。

    蓝芷皱了皱眉,无奈道:“我只是问问你,没拿便是没拿,你着急什么?”

    “我问你,今日还有谁进过我的房间?”

    昨个她梳头的时候,里面的东西还原封不动好好的。

    结果今个就不见了,应该就是她出去这两个小时发生的事。

    “小姐,只有小姐在您出门后进来过。”

    苏晴是光明正大的进来的。

    她进哪里都没问题,佣人不会多问,也不敢多问。

    闻此,蓝芷的眉头就皱的更厉害了。

    她女儿怎么可能拿东西。

    正在这时,苏邵诚也发现书房里丢了东西。

    他的一些珍藏品,居然全部消失不见。

    这会子正在发脾气。

    苏夜辰苏睿几个都不在。

    苏睿离开了江城,不知去了哪里散心。

    而苏莫轩跟苏焱却都被苏夜辰叫去了警察局。

    “大哥,到底有什么事,是不是那个魏山峰招供他为什么害五弟了?”

    “是啊,大哥,你一大早把我们叫过来,那人肯定是招供了,到底是谁幕后主使,看我不扒了他的皮。”

    兄弟两人还不知发生了什么,猜测的倒是不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