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689章  洛浅的决定

    洛浅没有吭声,神色依然难过。

    她知道实情是一回事,接受又是另外一回事。

    “到底怎么了,谁欺负你了,你跟我说,看我不打他的满地找牙。”

    苏莫轩见她很不开心,以为她受了委屈,扬言要帮她出气。

    那真是一种哥哥护着妹妹的感觉。

    洛浅心尖一颤,难受的很。

    这就是有哥哥的感觉吗?

    她小时候一直渴望有个哥哥,可以保护她,疼爱她。

    那样在她受欺负的时候,她就不怕了。

    可是她没有,每次出事,都是她自己面对,一个人前行。

    一直过去这么多年,她现在嫁人了,有了老公,找到了依靠。

    所以,有了哥哥又如何呢?

    一切都已经迟了。

    她感受不到任何喜悦。

    她站在那,静静的看着,沉默许久,轻轻的摇了摇头。

    苏莫轩感觉有些不对,便又问了一句,“有什么事,你可以跟我说说,你放心,只要能帮得上忙的,我肯定帮。”

    不管怎样,人家一小姑娘,可怜巴巴的。

    他若是见死不救,那有点说不过去啊,实在太不符合他的形象了。

    “没什么事,谢谢你。”

    洛浅深吸一口气,而后看着苏莫轩问道:“三少爷,你能出去一会吗,我想跟五少爷说几句话。”

    “你跟五弟”

    苏莫轩顿时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点了点头,“好。”

    很快,房间内只剩洛浅与苏远帆。

    洛浅走上前,在病床边坐下,伸手轻轻的帮苏远帆整理被角。

    她有些呆愣的看着还未苏醒的苏远帆。

    想着苏远帆留下的纸条,她心中骤然一酸。

    她抿了抿唇,轻声道:“你给我的纸条我看了,只要你能醒过来,我就发短信给你。”

    “所以,你不能一直睡下去,你要快快醒过来。”

    “你说,只要我发短信给你,你便立刻回,所以你作为哥哥,不能食言,不能欺骗我。”

    虽然她不想回家。

    可是她却还是希望苏远帆能早日醒过来。

    所以她特意来跟苏远帆说这番话,希望可以鼓励他早日醒来。

    即便不想回家,但她却没否认,这是她的家人,真正正有血缘关系的亲人。

    洛浅在病房内呆了半个小时,之后便直接开车回了家。

    她让人在工作室门口挂了牌子,暂停营业。

    她打算休息一阵子。

    她回了家,还不到下班的时间。

    慕云靳还在公司里忙。

    洛浅特意去市场挑了新鲜的菜,做了许多二人喜欢吃的小菜。

    晚上慕云靳回来,看到她回来这么早,难免有些诧异。

    “今个怎么这么早就忙完了?”

    他走过去,伸手将她抱在怀里,低头亲了一下。

    每次回来,他都习惯这样的动作。

    “云靳,这个月我不想工作了。”

    洛浅抬头看着他,淡淡一笑,“我想把所有订单都推了,休息一个月。”

    她脑子很乱,完全画不出设计稿。

    而且现在知道了亲生父母是谁,她竟然不知该怎么办。

    看着她异样的神色,慕云靳微微一愣,料想她肯定有心事,却什么也没问。

    “好,不想工作就不工作了,老公养你。”

    “正巧,过几日我要出差,这次跟我一起去。”

    慕云靳本来还在烦闷出差把她丢下不放心。

    每次出差,她都要出事。

    而且每次想顺便带她出去逛逛,她都不肯,这次倒是正好。

    “好。”

    洛浅点点头,倒是答应的痛快。

    慕云靳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子道:“天气渐渐变暖,春暖花开,正是好时候,我们努力努力,给我生个可爱的女儿。”

    “为什么是女儿,不应该是儿子吗,你可是家中的独子,爸妈他们都盼着孙子呢。”

    洛浅眨了眨眼睛,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上周又去检查了身体。

    医生说没什么问题,只是她压力太大。

    因此目前最重要的是缓解压力,情绪好些,才有助于怀孕。

    “女儿最好,我最喜欢女儿,我们家又不继承皇位,要儿子做什么?”

    慕少一心要个女儿,呵护如珍宝。

    毕竟他再过两年也该三十了。

    这个年纪的男人,对孩子的感觉特别强烈。

    想要体验一下做父亲的感觉。

    “吃饭吧,都是你喜欢吃的。”

    洛浅伸手接过他的西装外套放在了一旁。

    慕云靳神色微微一变。

    她突然提出来休息,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

    但很明显她不想说。

    所以他也不会多问。

    有的时候,夫妻之间是需要相互尊重的。

    苏睿从洛浅那走后,便没回苏家。

    他跑到自家旗下的酒吧,喝了个烂醉,借酒消愁。

    他没脸面对洛浅,这似乎是一个死局,无法解开。

    第三天,洛浅收拾好行礼,跟慕云靳离开了江城。

    慕云靳出差,顺便带她也去,办完事还可以带她出去逛逛。

    老爷子很开心,还嘱咐两人,一定要给他带个小孙子回来。

    洛浅刚走,魏山峰便扛不住,招了。

    魏潇潇一直没消息。

    苏晴也不来看他。

    他失望至极,大有鱼死破的意思,便跟警察说了一切。

    他从自己的婚姻说起,说了苏晴的身份,还有林妈的身份。

    “我,我就是来找妻女的,我做的这一切,都是我妻子跟我女儿指使的,我女儿怕苏家的人知道她不是苏家的孩子,便跟林青害了苏远帆,又怕苏远帆说出真相,这才让我去杀人的。”

    “我,我其实只是一枚棋子,要判刑也不能只判我啊。”

    魏山峰瞬间将事情推给了苏晴与林妈。

    负责审讯的人,冷漠的看了他一眼,问道:“你跟林青哪年结的婚,孩子当年是怎么换掉的,苏晴除了让你杀掉苏远帆之外,还让你做过什么?”

    他们其实已经查到档案,魏山峰跟林妈登记过。

    林妈那边还是死不承认。

    不过魏山峰如今肯承认,已经不需要林妈说什么了。

    只要魏山峰能提供证据,他们就可以把事情的真相还原出来。

    魏山峰是那种你不让我好过,我也绝不让你好过的小人。

    所以,听了警察的话,便毫不客气的将所有的事情全盘托出,包括苏晴让他杀洛浅的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