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688章    能不能叫我一声二哥

    苏晴觉得所有人都应该疼爱她。

    别人可以对她好,至于她对别人怎样从没想过。

    所以苏睿几个哥哥做的实在是累。

    苏睿捧着那杯咖啡喝了一口。

    洛浅加的糖不是很多,但是他特别喜欢这个味道。

    “二少爷,你有事吗?”

    洛浅一脸疑惑的看着苏睿,眉头轻轻皱了下。

    “浅浅,你能不能”

    听到那句二少爷,苏睿觉得异常扎心,他面色微微一变,低声道:“你能不能不要叫我二少爷?”

    “那我喊你什么,名字不太好吧?”

    洛浅尴尬的一笑,感觉有点莫名其妙。

    “你能不能叫我一声二哥。”

    苏睿神色认真的看着她,眼中闪过一抹愧疚。

    他的语气里甚至带了恳求的意思。

    骄傲尊贵的苏二少爷大概也只有在妹妹的事情上妥协了。

    洛浅瞬间怔住,美丽的眸中,满是疑惑。

    她心里有些排斥这个,抿了抿唇,轻轻的摇头道:“我没有哥哥。”

    我没有哥哥

    轻飘飘的几个字,如同一把利刃,瞬间刺进了苏睿心中。

    他瞬间陷入了沉默,这几个字给他的打击很大。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洛浅的意思很明白,她没哥哥,也不想认哥哥。

    苏睿想她其实什么都知道了吧。

    就算没有证据,但是他跟大哥这么异常,她肯定有所差距。

    而且这种事情,越是遮掩,越是遮掩不住。

    正如苏睿所料,其实洛浅心中早就有所察觉。

    不然当初贺家夫妇出现的时候,她也不会那么笃定对方不是她的父母。

    正是因为有所察觉,所以她果断拒绝了苏夜辰重新做鉴定的请求。

    “浅浅,对不起。”

    苏睿有千言万语想要说,然而此刻却都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唯有一句对不起,重达千斤。

    对不起,没能早认出她。

    对不起,连她什么时候丢的都不知道。

    对不起,在她遭受苦难的时候,做哥哥的没有陪在她身边。

    对不起,曾经为了一个狠毒的女人,却对她动手。

    多少的对不起,多少的心酸,终究只成了这一句话。

    苏睿叹了口气,喝了那杯咖啡。

    洛浅摇了摇头,“二少爷,没事的话,就请您离开吧,我还要工作。”

    她已经在下逐客令了。

    “好,你先忙。”

    “这是我的手机号,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

    苏睿将他的名片递给了洛浅。

    洛浅没有接,垂着眸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见此,苏睿只好将名片放在了桌上,轻声道:“浅浅,对不起。”

    他一连说了两次对不起,而后转身离去,很快逃离了洛浅的视线。

    他是真的没脸说出接她回去的话。

    他有什么资格说那些话?

    他连哥哥都不配做!

    洛浅看着他迅速离开的背影,怔怔的站在那,不知所措。

    须臾,她拿起了那张名片,看着上面苏睿两个字,神色复杂。

    对不起

    想着苏睿反复道歉,听着他无比歉疚的语气。

    她忍不住闭了闭眼睛,看似平静,其实心中早已惊涛拍岸。

    她想,她已经知道为什么了。

    她攥紧了手中的名片,本想丢进垃圾桶,可最后还是留了下来。

    她呆呆的坐在桌前,什么也做不下去,只是一直愣神。

    最后,她将目光放在了苏远帆送给她的那个娃娃身上。

    她拿过娃娃,轻轻的摆弄着。

    忽然想起苏远帆说,这个娃娃有好几个小盒子,可以放自己的小秘密。

    她随手拿过一张纸,不知写了什么,打开了其中一个小盒子,放了进去。

    之后,她又打开了其它的盒子,神色恍惚的摆弄着。

    直到她打开最后一个盒子的时候,发现里面放着一张纸条。

    她愣了愣,面色微微一变。

    这纸条是哪来的?

    难道是苏远帆留给她的?

    她的手有些颤抖,还是拿了纸条出来,轻轻打开。

    纸条上写着几句话:浅浅,我是五哥,对不起,一直把你丢了这么多年。

    浅浅,你肩头有一个胎记,那是你从出生就有的,所以不要怀疑你的身份。

    你不是没有父母的孩子,你是我们苏家的姑娘。

    浅浅,如果你想回家,按照纸条上的号码,发个短信给我,五哥接你回家好不好?

    浅浅,对不起

    最后一句话,仍然是对不起。

    虽然只是简单的几句话,可足以看出苏远帆当时是怎样的心情,既沉重又喜悦。

    苏远帆很喜欢她做自己的妹妹。

    洛浅看到这张纸条,终于证实了自己的想法。

    苏晴百般针对她,不是为别的。

    为的只是一个身份,那个被互换了的身份。

    洛浅忍不住,捂住嘴巴哭了起来,泪如雨下。

    看着纸条上的字,她没有感动,没有欣喜,只有委屈。

    为什么他们现在才知道真相?

    当年到底是谁将她扔进了垃圾桶?

    她在外面流落了二十多年,为什么都没有人找她?

    明明亲生父母就在眼前,可却没有给予她半分关爱。

    她一直背负着野种的骂名生活了这么多年。

    二十一年,整整二十一年,家人没有来找她,现在再来认她有用吗?

    不管当年的真相如何,是谁丢了她。

    苏家却没一个人发现,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亲情吗?

    洛浅开始一直哭,最后反倒笑了起来,不知是讥讽还是什么。

    守在外面的保镖忍不住向里瞧了瞧,见她一会哭,一会笑的,着实吓到了。

    还以为她成了神经病,最后有个保镖大着胆子进来问了一句,“少奶奶,您怎么了,要不我通知少爷吧。”

    万一成神经病,可就麻烦了。

    “我没事,出去!”

    洛浅忽然怒喝一声。

    保镖急忙退了出去。

    少奶奶待他们一向很好,这还是第一次发火。

    洛浅沉默了许久,最后擦干眼泪去了医院。

    苏莫轩在医院里守着苏远帆,看到她眼睛红红的进来,还有些莫名其妙,不解道:“你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

    虽然他还不知道真相,但是他对洛浅的感觉一直很好。

    更何况,洛浅救了苏夜辰,在他心中一直都是恩人一般的存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