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687章  苏睿的痛苦

    “走吧,我们先去看看五弟。”

    苏夜辰等苏睿平静了些,跟他一起去了苏远帆的病房。

    苏远帆还在沉睡着,不知何时醒。

    苏夜辰拿着亲子鉴定走上前,看着沉睡中的弟弟道:“五弟,你不要担心,我们会接浅浅回来。”

    “我知道,你一定是为了这事,才险些丢了性命,所以我们会接小妹回来,而你也要快些醒来,不然浅浅回因此愧疚的。”

    他希望弟弟能听到他的话。

    这也算给苏远帆一个求生的意念吧。

    从医院里出来,苏睿看了苏夜辰一眼,问道:“大哥,你现在要告诉爸妈这事吗,爸或许还可以,我怕妈接受不了。”

    “这两天吧,上次抓的那个男人,已经开始吐口了,这两日就能有结果,到时候再告诉爸妈。”

    “而且我还要去看看浅浅的态度,我怕最接受不了的不是爸妈而是她。”

    魏山峰已经撑不住了。

    魏潇潇一死,没人传递消息给他。

    苏晴乱的很,也没去探望他。

    警察一再的审讯,他不知外面的情况。

    以为苏晴不想救他,魏潇潇也不再理他。

    所以,他有种鱼死破,大不了大家一起死的想法。

    因此不出三日,魏山峰必定招供。

    至于林妈,警察局传来消息。

    林妈嘴巴很硬,怎么审讯,半句实话都不说。

    林妈还上了测谎仪。

    也没用,虽然证明她说的是假话。

    但是她就是不肯招供,咬死了不说。

    警察询问她跟苏晴的关系,她都不会开口,比起魏山峰一个大男人来说,实在是强硬的很。

    “大哥,我”

    苏睿欲言又止,他微微低了头,再也不是那个意气风发的苏二哥。

    “大哥,我该怎么面对浅浅,我没有脸见她,我不配做她的哥哥。”

    苏睿不知如何去面对。

    心中的愧疚感愈发浓烈。

    他感觉自己根本就不配做这个哥哥。

    就算以后可以加倍弥补,但是他做过的那些事呢。

    “老二,事情已经发生了,无法挽回,浅浅她受了很多苦,所以以后我们更应该好好疼爱她,不再让她受任何委屈。”

    “走吧,我们先回去,晴儿这几日不安分的很,我怕她伤害浅浅。”

    苏夜辰担心苏晴狗急跳墙,所以一直派人监视着苏晴。

    苏晴的确着急的很,到处找人,想要买凶杀人。

    然而,没几个人是敢招惹慕家的。

    而且林妈给她留下的都是店铺。

    她还没卖出去,手头现金不多,对方都是要现金转账。

    店铺根本没用。

    因此,她的确一直在蹦跶,只是暂时没找到除去洛浅的办法罢了。

    “她还有脸吗?”

    听到这,苏睿终于忍不住怒了,“她霸占了我妹妹的位子二十一年,她还想怎样!”

    “因为她,我妹妹受尽苦楚,被那么多人欺负。”

    “不对,都是因为她,我妹妹才会被人欺负,她现在还想做什么!”

    苏睿忍受不了自己疼爱了二十一年的假妹妹,居然如此狠毒。

    狠毒到没有人性。

    苏睿的情绪很暴躁,根本没有办法控制。

    苏夜辰静静的看着他。

    等了很久,苏睿才算平静下来。

    他一言不发的离开了医院,没有回家。

    “找人看着老二。”

    苏夜辰有些担忧,让项灏派人盯着苏睿。

    他很担心苏睿这冲动的性子会闹出什么事了。

    这件事对苏睿来说,大概是生命中打击最大的事了。

    洛浅跟慕云靳回去之后,睡了一觉,下午照例去工作室工作。

    她的情绪恢复如常,看上去好像根本没经历之前的痛苦似的。

    其实,是因为她收到了江莫的短信。

    短信上只写了一行字:一切都好,勿念。

    江莫应当是到了某处,安定下来,给她发了短信。

    她打电话过去,是一个女孩接的。

    说刚刚有人借了她手机发短信。

    洛浅明白江莫不会再回来。

    此生,或许无缘相见。

    但江莫能看明白一切,不再跟杨沫沫往来,她已经很欣慰了。

    洛浅抛却一切,安心工作。

    所谓认女的风波,就此结束。

    贺家也不敢再蹦跶。

    洛浅开车到工作室的时候,发现门口一地的烟头。

    苏睿神色颓废的蹲在那抽烟,一颗又一颗。

    单单是地上的烟盒,就已经有七八盒了。

    洛浅:“”

    苏睿颓废的样子,还真将她吓了一跳。

    她眨了眨眼睛,弱弱的开口,“那个二少爷,我有得罪你吗?”

    至于把她工作室外搞的一团糟,满地的烟头烟盒,看上去实在凌乱不堪。

    她看的那叫一个难受,恨不得现在就清理干净。

    苏睿回过神来,站起来,抬头看着她。

    看着她清亮亮的眸子,他竟然有些慌乱,他急忙掐灭了烟,随手扔在了地上。

    他并非故意,只是太慌乱了,所以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洛浅无语凝噎的看着地上的烟头,抚了抚额问道:“二少爷,我哪得罪您了,您非要把我工作室外弄的乱七八糟的。”

    “抱歉,我,我不是故意的。”

    闻此,苏睿面上闪过一抹愧疚。

    他急忙低头去捡那些烟头。

    一向高贵的苏二少,竟然会做这种事,实在让人惊愕。

    “不用了,我自己打扫吧。”

    洛浅进去拿了扫把出来,结果刚刚弯下腰,就被苏睿抢了过来,“我自己丢的,我来!”

    说完,不容置疑的将烟头都扫了起来。

    而后还拿了拖把,把地挨个拖了一遍。

    如果被别人看到,一定很惊讶。

    苏家二少爷居然干这种活。

    洛浅也是看的一愣一愣的,压根不知道苏睿抽什么风。

    她愣了片刻,泡了杯咖啡给苏睿。

    等苏睿收拾完,便道:“二少爷,先坐下喝杯咖啡吧。”

    苏睿洗了手,走到桌前坐下,看着妹妹为自己亲手泡的咖啡,心情复杂难言。

    他抬头,怔怔的看着洛浅那张与母亲熟悉的脸,欲言又止。

    他仔细想了想,这二十多年,他们几个对苏晴那么疼爱,然而在苏晴身上却从没得到回报。

    苏晴甚至连一杯普通的咖啡都没给他泡过。

    那是因为苏晴觉得一切的疼爱理所当然。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